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惟願公平如大水滾滾

2020/4/29 — 15:02

莊世圖 Saito Chong 攝

莊世圖 Saito Chong 攝

【文:香港基督徒學會】

近日在台灣海峽的對岸,發生了一系列的事件,雖然遠在對岸,但卻與香港有非常密切的關係,亦甚有戲劇性和諷刺性。畢竟,嘗試用恐懼的方法和所謂的法律手段來阻止一間書店的開幕,到最後卻讓那書店躍登新聞頭聞和政論節目,書店開張時有立法院院長到場祝賀,總統贈送花籃,絡繹不絕的人到場「朝聖」,甚至出現書架上的書籍被一掃而光的景象,有什麼事情更能諷刺某國的極權政府以及他們的爪牙?

銅鑼灣書店,一間不一定很多香港人去過,但一定是很多香港人聽過的書店,經多番擾攘,終於在台灣重新上路,與這間書店相關的事件,絕對是香港人權及自由的喪鐘,書店股東和老闆「被送中」至今,仍未能回到自由世界,呼吸自由的空氣;書店店長只能從此流亡境外,有家歸不得,只能在他方繼續自己喜歡的書店事業,只是這次他身上帶有被中共迫害的書店店長之身份。不過,筆者在這篇文章想談的,暫時不是銅鑼灣書店事件與其相關人士的事,而是在台灣重新開幕的銅鑼灣書店所收到的一個花籃及賀詞,與筆者所聯想到的台灣故事。在新聞圖片上,有一個花籃的賀詞是不少人熟悉的聖經金句「惟願公平如大水滾滾,公義如江河滔滔。」(阿摩司書五章 24 節),下款印著「蔡英文」三個大字。筆者在看到這張新聞相片後,也有在自己的社群網站帳號轉貼相關新聞報導,有趣的是換來了一個問題:「這是真的嗎?」當下除了回答對方是真的之外,也在想為什麼會有人提出這個問題,其中一個可能的原因大概是蔡英文並非基督徒,為什麼會選擇一句聖經金句來作為賀詞?

廣告

2019 年 6 月 12 日攝於長老教會濟南教會

2019 年 6 月 12 日攝於長老教會濟南教會

廣告

「為什麼會選擇聖經金句?」這個問題,筆者猜想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基督宗教在台灣近代民主發展歷史中,擔任了重要的角色,所以在同樣是關係到人權自由和被威權甚或極權政府迫害的事件中,選用基督宗教的語句,更能以相近的經驗拉近港台社會的距離。不熟悉台灣政治與社會歷史脈絡的香港人或許不知道,由於很多歷史及政治的因素,作為一個宗教團體的長老教會本身經歷多年政治壓迫,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參考《從大中華到台灣國: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的國家認同及其論述轉換》一書,或參考台灣民主發展歷史的書籍,當中一定能在不同的歷史和社會事件中,找到長老教會牧師與信徒的參與,例如在 1979 年美麗島事件發生後,時任長老教會總會總幹事高俊明,就因為曾協助施明德逃亡,而被判有期徒刑七年,於 1980 年入獄,1984 年出獄。即使到了今天,長老教會仍然會對民主事件發聲,像是去年香港爆發反送中運動後,遠在台灣的長老教會亦有多次舉辦祈禱會及向在台香港人提供支援。

除此之外 ,雖然現在的台灣看來是亞洲最為民主與自由的地區,甚至在保障女性、身障人士及性小眾方面,更是擁有全亞洲最為先進的法規與制度,但在 1949 年至 1990 年期間,台灣並不是一個這麼先進和自由的地區,當時的國民黨政府是亞洲地區其中一個威權政府。在沒有言論自由,人人都可能是政府線眼,說錯一句話,看了一本書就可以被舉報,就能成為罪證,因而被送進監獄,遭受嚴刑迫供;又或被迫流亡海外,終其一生都不能回歸故土;甚至乾脆引來殺身之禍的白色恐怖時代裡,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既意外亦不意外地為台灣培育了一代又一代心繫台灣本土,願意擇善固執的知識份子與牧者,當中很多人與現在的台灣民主有密不可分的關係,甚至至今仍然影響台灣的民主發展。

因此,筆者猜想蔡英文的文膽或許在她決定要贈送花籃之後,也曾思考過用什麼的話語最為適切,既能配合銅鑼灣書店的重新開張,顯出送贈者的文化水平和身段,又能將整個銅鑼灣書店事件與台灣本地的歷史結合,結果便選擇了這句公平和公義的聖經金句,既表示了基督宗教與台灣民主發展的密切關係,也表達了港台人士在面對極權壓迫時的共同願望。畢竟「惟願公平如大水滾滾,公義如江河滔滔」,可能是很多香港基督徒自去年反送中運動發生後,每日都懇切祈禱的禱文內容,但這又何嘗不是許多台灣人一直以來所期盼之事?雖然在蔡英文自 2016 年上台後,開始推動「轉型正義」的工作,但是多年以來所積壓下來的威權餘毒尚未能完全清除,當年轟動的大案,如「陳文成命案」、「林家血案」(話說,銅鑼灣書店張開當日有到場祝賀的游錫堃當年曾被國民黨黨報影射是血案的嫌疑犯)等案件相關的檔案和資料可能早已被銷毀,更莫論其他相對沒那麼嚴重和被人所認知的案件。那些當年被威權政府迫害的人們,至今仍然沉冤待雪,其親屬甚至可能仍未能得到一個真相,湯德章、陳澄波、丁窈窕、高一生等,一個又一個受害者的名字,除了讓後來的台灣人感到唏噓,更讓更多人感到不公,因為很多不同的原因,當年的加害者仍可以逍遙法外,不需負上任何責任。

攝於國家人權博物館白色恐怖景美紀念園區

攝於國家人權博物館白色恐怖景美紀念園區

當然,台灣的轉型正義工作未能盡如人意,特別是與原住民相關的轉型正義更是受到台灣不少社會人士的責難,但蔡英文政府仍算是願意向前邁步,上任後成立的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仍然嘗試促進政治方面的轉型正義,近年有一定的成果,例如製作「臺灣轉型正義資料庫」、公佈林義雄宅血案調查報告、開放及解密多個政治案件的政府檔案、舉辦多場與人權相關的研討會與公開講座等等。有興趣的香港讀者,可以在 Facebook 上搜索「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的專頁,定期會有相關資訊發放,又或者可以在這次疫情過後,到台灣旅遊時到當地的「不義遺址」參觀,光是在香港人旅遊熱點台北市內,就有不少相關的遺址和園區,可以讓人更為深入了解台灣的民主發展歷史,也能豐富對台灣的認識。

此時此刻作為一個香港人,了解台灣的民主發展,其實不只是為了了解鄰近地方的歷史和社會脈絡,更是為了裝備自己和提早做好面對極權的心理準備,因為自習近平上台後,香港社會就已經開始慢慢步向極權,這毋須置疑,也毋須否定。香港社會和香港人其幸,也是不幸之處是在二戰後到冷戰期間,當整個亞洲許多地區都處於威權政府統治,政治運動主導人們生活的時代中,香港由於受到英國統治,反而成為亞洲的淨土,孕育出相對自由的東方之珠,並且讓人可以避過政治迫害,安身立命。在反送中運動爆發後,許多香港人認為不應該發生,不可能發生或是不相信已經發生了的事情,傳聞中的性侵犯、被自殺、警暴等事件,其實早在南韓、台灣、中國等地發生,甚至繼續發生。雖然這種說法看似悲觀,但筆者的確認為,香港人應該及早作好心理準備,在極權政府倒台之前,這些來自政權的暴力只會無日無之,侵害每一個只希望安居樂業的香港人,畢竟「覆巢之下無完卵」。其中一件目前香港人可以做到的事,就是參考其他曾經面對過極權的社會之經驗,作好心理準備,在面對任何壓迫的情況下,互相守望,保持初心,不放下道德倫理標準,嘗試不加害任何他者,常存信仰與盼望,這樣可能就能在面對極權壓迫的艱難境況中,保有一定的動力及溫柔,直到香港真正光復的那一天。

「惟願公平如大水滾滾,公義如江河滔滔。」也許正是因為當時先知阿摩司所處的社會,並沒有公義與公平,上主才會透過他說出這樣的話,但公平和公義並非只是從天而降的虛幻之物,也是人們可以透過爭取和堅持得來的成果,台灣由白色恐怖走到現在的民主開放,就是很好的例子,香港人不能只看到他人現今的美好結果,而幻想可以不用經歷他人走到今日之前的艱辛。改變「速食」的心態,繼續「踏上這無盡旅途」,既溫柔又強韌地面對可能到來的迫害和壓力,直到香港也能像其他曾經面對白色恐怖的社會,最後享受到自由和民主成果的一天,可能這才是真正的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香港基督徒學會簡介:
九七前,香港經歷巨大的轉變;有鑑於此,一百二十位教牧同工和信徒領袖於八八年六月以個人身分,發起成立「香港基督徒學會」,為香港教會提供一個更靈活的架構,以回應時代。

香港基督徒學會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