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惡法將至 我們要沉默或是反抗?

2020/6/4 — 16:59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文:宋仁宗 @ 香港白領(行政及文職)同行工會】

國安法之惡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從「在香港設立國安法」的這個念頭的出現開始,國安法就在香港的頭上從上而下一刀劈開香港。從上而下的意思是,國安法憑空出現在香港上空,並以凌駕香港的基本法之勢徹底地,完全地全面籠罩香港。而我們必須要認清事實,亦無謂說服自己要保持中立地告誡自己「只要我不犯法就無事」。我們需要面對現實,這是一條本住惡意而立的法,這條法令設立之目的就是完全衝住香港人抗爭而設立,扼殺我們於萌芽之中。換言之,無論你本身有沒有觸犯國安法,只要你是香港人,你便是帶罪之身,明白嗎?

我們如今所面對的是一場滅族的戰爭,到底應該選擇沉默或是反抗?

廣告

選擇沉默,我們將會得到甚麼?短暫的平安?很遺憾的是我們將連短暫的平安都不會享有,如果你曾有「短暫平安」的一絲霞想,不妨參考東突厥斯坦(新疆)的下場,一但中國共產黨政府認定這個地方有可能動搖它的政權穩定,它就會窮追猛打,千方百計將那個地方的人民置諸死地,而在新疆只要是維吾爾族人就有罪,中國政府是不會花時間查核他們的愛國意向。毫無疑問,香港會是下一個新疆。

而選擇沉默,我們將是主動放棄捍衛自己的土地及子孫兒女的機會,我們的土地會被踐踏,我們的兒女子孫將會被奴役,我們所建立,擁護,愛惜的所有社會價值都會被摧毀,香港將會徹底從歷史上消失。

廣告

如果我們仍然熱愛這片土地,反抗就是我們的唯一出路,無論香港獨立或是城邦自治,這是歷史進程裏面無可避免的問題,當然每個選擇戰鬥的香港人都需要表態又或是為相信的理念爭取。但首先我們需要重奪香港的主導權,至少我們應停止我們的主導權繼續流失。

一個國家最寶貴的是人民,也是由人民的運作令國家得以興盛。我們應重新審視我們作為人民對香港的影響力,我們工作令香港繁榮,法律,法治及人民奉公守法令社會得以安定,但當人治(rule by law)已經取代法治(rule of law),法律本身已成為政府的工具去傷害人民,當「奉公守法」的概念變得模糊不清,社會便不會再安定,所以帶頭破壞社會安定的是政府及國安法。

一個不安定的社會是不會繁榮的,國安法對自由的打壓大家都心裡有數,此一法令亦令香港的金融不再有信譽,外資紛紛離場,中國政府會抽乾香港政府剩餘的四千億儲備,香港的金融及經濟生態會面臨崩盤。這個時候即使做沉默的順民,我們只會面對更大的打壓,和更艱苦的生存環境,香港政府欲救無從,更莫論它根本不會救。香港的深層次矛盾會走向極點。

我們現在可以做的是醒覺,用大三罷的方式令更多人醒覺,停止再運作,向政府施壓及撕破「社會安定繁榮,運作良好」的假象,迅速再吸引全球的目光,再次為處於樽頸的抗爭注入新動力,逼使政府必須要回應人民的訴求,立即將人民的訴求「擺返上檯」大家三口六面講清楚 — 一場歷史性的大三罷,我必須要強調這個動作是最安全而最強力,重新加熱抗爭及推進歷史進程的方法,比我們星期日遊行一百次,上街叫一千句口號更有力。

13 世紀意大利詩人但丁講過一番說話「地獄裏面最熾熱的地方,是留給那些在出現重大道德危機時仍然保持中立的人。」我們不擔心沉默者會去到地獄裏面最熾熱的地方,我等所擔憂的是當我們都選擇沉默,造物者便索性將整個香港變成地獄裏面最熾熱的地方,我們的子孫後代就將會永遠受地獄之火的煎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