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20/7/1 - 8:56

【惡法日誌】七月一日,送你法律 AK47

七月一日 天晴,一場雨曬下,沒有彩虹

這幾星期,行人路已重新擠滿等巴士的打工一族,假日西貢堪比旺角觀塘,四處塞車塞人;瘟疫下的藍天,凝固着一種過於喧囂的寂靜。

靜得有點嚇人,時鐘秒針在跳,又一個大限降臨之時,也許在沉默中爆發,也許在沉默中消亡。

廣告

二十三年前「回歸」那天,外國記者大失所望,他們期待,午夜過後封鋪拉人取締非法組織。結果,特區開局只遇上金融風暴,政治尚算平順,令很多人曾經以為下一個大限是 2047。現在,借來的時間終須要歸還,不需望得太遠,今天就是 2047。

國安法所謂立法之強暴手法,大約可以想像,有如當年簽中英聯合聲明、或制訂基本法,聯合聲明談好了、基本法寫好了,但不告訴你,直到簽字一刻,搞一場大騷,仍然唔講你知。

粗略數算國安法條文字數,共9962字,神聖的基本法原文,不計附件,才15662字,即是說,一夜之間,僭建了 64%。條文之暴戾,一如法律AK47,原始、大殺傷力、隨時亂槍掃射,人人都中,唯一分別,是不會血腥,殿堂之上高雅地舉手,髒活留給香港警察。

是日,七一慶典,升起血色旗幟,攬炒大業自我實現。以國安之名,全方位奪權,再不怕吃相難看。既然承諾早已撕毀,再撕毀一百次已無分別;既然人心不歸,亦無謂假仁假義。

攬炒之極至,乃強插國安惡法的過程與手段。人大常委明知要趕急審議,但議程未到最後一刻始終秘而不宣;高官不知內容,卻群魔起舞叩頭表忠;時機也是神來之筆,選在七月一日前一小時,立刻於七一張牙舞爪,就當是「中央送大禮」,一場愛國教育,「二次回歸」云云。

特區紅人們一直假裝不明白,愛國與民族情懷不能用強權去「糾正」,想藉七一來一場震撼教育,結果就是種下仇恨、怨憤永不滅;以後的七一,不是回歸紀念日,是再殖民紀念日,是不能解的心結、是撕毀承諾的恥辱柱。

自由之城存活於強權的腳邊,不須悲嘆,這就是香港的宿命。

又記起,曾經寫過這段話:

「……我們每個人總會死,到那一天,我們的墓碑上,能寫下的東西不多,大概只有我們的名字、生卒之年、生活之地。我們的命運,被框限於這年代這土地,我們不能逃避,我們別無選擇,我們無路可退。」

【惡法日誌‧之二十】

【惡法日誌】法律只是一種儀式
【惡法日誌】最可笑的論據:人哋都有國安法

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