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20/7/25 - 23:05

【惡法日誌】共產黨不是吃素之 DQ 大業

作者網誌圖片

作者網誌圖片

七月二十五日 DQ 戰開始,雖然一早預咗,但看見 DQ 主任的長篇問題,有如今天黃昏火燒雲,怒火中燒

任誰都知道,有了狠狠一道《港版國安法》,惡法陸續有來,日誌不會寫得完。

國安法如腫瘤,一惡生一惡,可見將來,有推遲選舉大法、有 BNO 大報復法;是日,選舉主任們開始連環發炮,用大同小異的偏執思想,問參選人大同小異的偏執問題,香港人開始領略國安法下的 DQ 新氣象。

廣告

每次聽到林鄭月娥說,立法會參選人會否被 DQ 由選舉主任決定,我就發笑。

整個 DQ 過程,DQ 主任的問題其實不重要,答案也不重要,大家要先明瞭關鍵要點:究竟誰決定誰去當「DQ 主任」?當然是官僚層級的大老闆甚或是林鄭及其背後的指揮棒話事,此乃牢牢掌握管治權的妙處:操人事任免生殺大權,而完全不需要向外界解釋。

特區政府為了籌備 DQ 萬無一失,罕有地改變往日由本區民政事務專員出任選舉主任的慣例,現時五名出任地區直選的「DQ 主任」,均在提名期前一個月換了人,全屬新委任,最新人選更從保安局和政制及內地事務局的助理秘書長調任,提名當天才上任,保證屬嫡系人馬、深明風向、忠誠而厚顏,自然 DQ 如意。這也是抓緊管治權的妙着:除了掌控人事,更能操控行事規則,也操控何時打破慣例。

林鄭月娥說,選舉主任根據客觀事實和證據去決定是否 DQ,是林鄭競選口號 we connect 同一級數的笑話。DQ 主任最新發出的問題就不細說了,免浪費各位時間;簡單而言,充滿了混合問題、不當的前設、主觀的假定、羅網滿布、陷阱處處、取態主觀,證據莫須有,一切從心出發。

權貴言行早已說明了,國安法下,「光復香港」是否違法、何謂「引發對國家的憎恨」、如何才算「勾結外國勢力」,界線模糊,任由掌權者詮釋。這也是掌控行政權的先天優勢:法規故意訂得含混,就能任由官僚解說。

玩人只嫌不夠盡,DQ 主任更訂下要參選人一天內回覆,盡用程序優勢;你不服嗎,可以司法覆核,有結果之時,已是兩三年後,又是行政權所享的時間優勢。

眾 DQ 主任棋子佈置穩當,各自就位,自然張弛有道,能放能收,DQ 還是不 DQ,到時看大棋盤大戰略,乾坤挪移。要操弄選舉結果,不需在票箱做手腳,只需操控誰來當 DQ 主任。要操弄異見者聽聽話話,只需大面積 DQ,後上的 Plan B Plan C,自然乖乖收口,市面就和諧,權貴就威風。

此乃千方百計確保操控上游制高點的原因,一如控制洪水,下游平原寬敞,逐個堤圍加固,耗時費力,而且疲於奔命,難有保證,出錯機會高。故大壩水庫均建於中上游,牢牢握住制高點,從源頭處控制水量與流通渠道,既能避險,又能適時滋潤自己友。

共產黨不是吃素的,組織的操弄與滲透,黨國最擅長,同樣的操控也出現於香港各種體系,例如司法系統。

法官的審案準則,大體上就是法律本身。無論法官多「獨立」,都是依法律原則與條文去審案;當政府強推惡法,當律政司強行檢控,政治案件送到法官大人座前,法官如何公正嚴明,也只能依惡法審判,難以逾越。本來普通法設陪審團,他們的判決不需要亦不能夠向任何人解釋,有「法外施恩」的空間;但國安法下,抓權者布下天羅地網堵塞「漏洞」,是否有陪審團,由律政司決定;是否檢控,亦是律政司的大權。一切未夠安心,再賦權由傀儡行政長官委派國安法官審案,結果就是,權貴不用操控法官如何判案,審判結果心想事成。

法國社會學家布迪厄談「審查」時說過,當今的社會操控,不需要直接威逼你做什麼不做什麼,而是透過社會組織的結構性控制,影響結果。例如要影響傳媒報道,不用戴着臂章的審查員指導你如何寫新聞,只要管控「表達的渠道與表達的形式」就可以,即是透過影響傳媒老闆去指派聽命的總編輯,自然能操控誰有發聲表達的機會、分配寶貴資源用在什麼地方、也能管控行事規則的製訂與詮釋,自然能影響新聞內容。

權貴們自詡玩弄組織程序得心應手,不過,香港司法遭全盤操控,還講什麼國際仲裁中心?言論自由受限,老大哥享無盡權力秘密監控,還剩什麼價值令國際媒體與資訊科技公司不捨香港、堅持捱貴租也要留下?商界專業界與公務員時刻要三省吾身政治正確,還說什麼一國兩制?

全面操控制高點,不用坦克亦有鎮壓實效,只是黨國食相猴擒,孤高傲慢,自信嚇人,讓全世界警覺,「命運共同體」如魔咒,民族復興夢驚心。

【惡法日誌.之三十八】

 

相關文章:
移民.難民.BNO
【惡法日誌】地獄之火與逃犯天堂

(文章原刊於《蘋果日報》論壇版,原題〈牢牢掌控上游最高點〉,此乃加長更新版。)
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