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20/7/7 - 14:02

【惡法日誌】十一名香港掘墓人

7 月 6 日,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舉行首次會議,兼任國安委顧問的中聯辦主任駱惠寧列席。(政府新聞處圖片)

7 月 6 日,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舉行首次會議,兼任國安委顧問的中聯辦主任駱惠寧列席。(政府新聞處圖片)

七月七日 惡法日誌,追不上荒謬的速度

如果《港區國安法》是一隊坦克,輾碎基本法與一國兩制承諾;剛公布的《港區國安法》第四十三條實施細則,就等同士兵落地,踩着地面上血肉模糊的屍骸,以法律機關槍橫掃圍觀的人。

實施細則講什麼?簡單而言,就是特區政府以國安之名,再一次繞過立法會,訂立新法例,賦權警隊、便宜行事、鎮壓機器得到國家重點維護飼養,資源無限、法律武器源源不絕供應。

廣告

第四十三條授權國安委員會制訂警方調查權力之相關細則,沒有講過可以此為由,訂立新法例,並且有罰則,卻一切繞過立法會,刊憲就生效,我就是法律。

若用同一邏輯,第九、十條規定特區政府加強監督管理學校、社會團體、媒體、網絡等涉「國家安全的事宜」,也可以無端加一堆細則一堆罰則,直接規管。

《港區國安法》猶如一張沒有寫銀碼的支票,權貴們大筆一揮,就是法律、就是治人武器,警方可以無手令就搜查,可以充公財產,可以勒令互聯網公司刪帖交資料、可以勒令外國組織交代資料。

這種手段完全是大陸一套,中國法律特徵,很多時只有大原則,似一套政治綱領,賦予行政機關無限權力,再由行政機關撰寫「實施細則」,細則就變成法律,過程自把自為,人民逆來順受。

如此所謂法律,正常法官眼中,根本完全違反程序,沒可能有正當性;正因如此,國安法官要由特首委派,才能保證自己友乖乖判案。

法國電影《孤城淚》,描繪貧民區的警民衝突,傲慢的警察違規、濫權、亂開槍,卻永遠要維護自己的「尊嚴」:「我們從來都不認錯,我們永遠是對的。」「我們就是法律。」說得理直氣壯。

結果,惹來仇恨螺旋不能止息,《孤城淚》最後一幕,警民困獸大廝殺,電影以雨果於名著《孤星淚》中一句作結:「親愛的朋友,請謹記,世界上沒有劣種或惡人,只有壞的耕種者。」

這天,我們看見十一名壞的耕種者、十一名香港掘墓人。

【惡法日誌.之二十四】

 

相關文章:
【惡法日誌】摧毀即貫徹 攬炒即繁榮
【惡法日誌】羅冠聰.雲圖

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