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20/6/12 - 19:03

【惡法日誌】我沒有站出來,只是別人在後退

攝於 2019 年 6 月 12 日,金鐘(作者攝)

攝於 2019 年 6 月 12 日,金鐘(作者攝)

六月十二日 晴、入夏以來最高溫、風暴從東南方靠近

「我並沒有站出來,只是放棄信念的人不斷在後退。」新公務員工會主席顏武周遭被免去署任,政府開始算帳,他回應了這一句。 

哈維爾在《無權者的力量》一文中有句話:一個人變成「異見分子」,並非自己選擇,並非無端端有一天他突然要投身這不尋常的事業,他只是因為個人責任的感召,被推到「異見分子」的境地;他的抱負不見容於現存體制,變成了突出的一員;他一開始時,只是嘗試盡其責任,最後被標記為體制的敵人。

廣告

那些不輕言後退的人,就成為時代選中的孩子。

「我並沒有站出來,只是放棄信念的人不斷在後退。」

我相信,後退的人沒有放棄,他們只是在找尋自己的身位。

我相信,後退的人縱使有家累、有羈絆,不選擇直接抗衡,但留得青山在,待在體制裏,忍辱負重,將會在關鍵時刻發揮影響力。

我相信,《公務員守則》中公務員要對在任行政長官的所謂「忠誠」,不是盲從附和,不是在辦公室放一張同老闆的合照就叫忠誠;若真的忠誠,可以直諫,可以叫你收手,不讓你帶領香港掉下深淵。

我們每個人,終將要表忠、示愛,無論公務員,或是中小學教育,都要為國家安全、國家認同、國民教育服務。

一個國家,本應體制服務人民,現在是人民服務體制。

越來越多高官,辦公室背後放的,是領導人合照;他們向權力忠誠,而不是向人民忠誠。

白俄羅斯記者亞歷塞維奇在《二手時代》中,探索「前蘇聯人」在自由與安逸中的抉擇,她寫道:「人總是面臨選擇:要自由,還是要生活富足安定?選擇自由總是與痛苦相伴,選擇幸福卻往往失去自由。大多數人都是選擇走第二條路。」

我相信,這時勢,每個人終將走到你的人生交叉點,是進,是退,那不是一次兩次的政治表態,而是一生的抉擇。 

林鄭辦公室背後的表忠照片(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林鄭辦公室背後的表忠照片(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曾國衛辦公室背後的表忠照片(《紫荊》雜誌影片截圖)

曾國衛辦公室背後的表忠照片(《紫荊》雜誌影片截圖)

【惡法日誌.之四】

 

相關文章:
公務員,請不要辜負你的高薪厚祿
「公務員政治中立」從來都是語言偽術
【惡法日誌】你不能相信的三個詞彙

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