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20/6/15 - 22:32

【惡法日誌】狼與狗

作者網誌圖片

作者網誌圖片

六月十五日 晴 天上的雲,真的像催淚煙

愛狗的朋友,不好意思,這篇文,又冒犯了。

香港衰亡的過程,是一群人由野性的狼變作溫順的狗的過程。

廣告

這些人,每天看新聞都見到,他們形態各有不同。

有些,披著羊皮已久,黨安法關鍵時刻,露出真身;有些,在主人身邊溫純乖巧,主人一個眼神,他們化身戰狼;有些,無時無刻亂吠,自以為識時務者為忠犬。

第四種,默默跟在主人身後,野性盡失,有時無精打采,有時搖頭擺尾,只為了搵餐食。

首三種,適宜遠距離觀賞,留意其際遇、性格、心結、癖好,分析其被降服的過程。這是時代的通識課。

留神第四種狗,那是很多人的宿命,凝視牠們,也就是凝視自己的深淵。

有幸,一直以來,職場上大開眼界,念念不忘,多年前在遠方遇到一頭狼。

這故事,重溫是為了警惕。

舊文重溫〈草原狼與看門狗〉

草原狼(coyote),你有一個令人嚮慕的野性名字。加州死亡谷的荒原上,你是我第一頭邂逅的狼,你蹲在路邊盯著我,我在車上瞧著你。

常有人問,狼與狗有什麼分別?看著你,狼大概就是狼一點的狗吧。草原狼的眼神也許有點兇,你不會伸長舌頭扮可愛,當然,我也不會上前摸摸你的頭、或為你搔搔背。人狼對望,我們互相尊重。

我的草原狼朋友,你蹲在這裡幹什麼?狼的領地,應是廣闊草原,金色的夕陽餘溫下,浩瀚黃土有點荒涼,蔓草看來乾枯瘦癟;但在荒原追趕落日,奔馳捕獵,是草原狼的命途;滾滾紅塵的公路邊,不是你的地方,你不應久留。草原狼,看著你不肯走開,我明白,你肚子餓了,要吃的。

與你對望著,我從你眼眸深處,看到千萬年前,荒野一隅,你有些先祖選擇了一條不歸路。在那很遙遠的從前,人們還沒有車子、沒有照相機、沒有餅乾;那時的人,最寶貴的智慧,是懂得生火,懂得打造石器作石斧與箭頭。所以,我們縱使沒有你們的獠牙利爪,也懂得捕獵。

那時候,原始部落的火堆旁,一頭餓著肚子的草原狼,在篝火旁的暗處探視,人們拋給牠一塊骨頭,牠高興地啃,慢慢地,牠選擇了一種較容易的生存方式;牠跟隨著火種、隨著主子的腳步,等待骨頭與剩肉。從此,這些草原狼不需在荒原勞碌奔走,牠得主人庇佑,保兩餐溫飽。

你選擇主人,主人亦選擇你,舒泰的生活要付出代價。農業社會伊始,人們逐漸把野狼馴養為狗。草原狼啊,你的祖先們,每位都有不同外形不同個性,有的性格暴戾、面目猙獰;有的溫順可愛,討人歡喜。主子當然喜歡愛搖尾巴的狗,那些甘願放棄尊嚴,隔著三丈遠嗅到主人氣味就歡天喜地、撲上去替主人銜鞋的,總能好好活下去;那些野性難馴的,也未必一無是處,只要懂得牧羊,或作門口狗,守著家門對外人狂吠,忠心服從,不會獠牙對內,也可以好好利用。

草原狼,你不會明白什麼是演化論,但所謂「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狗之演化亦雷同。由狼至狗,你的遠親,樣子由猙獰變得可愛、性格由暴戾變得溫馴,對主人恭恭敬敬,吐舌屈膝;對外則張牙舞爪,狼假虎威。這些變化,並非「天擇」,而是「人擇」,選擇者雖然不同,但機制相似。千百年來,人們根據自己的喜好,選擇樣子較可親、性格較溫和、唯主人是從的狼來飼養及配種,繁衍下來,一代比一代忠心服從,都是人們喜愛的樣子與性格。

草原狼啊,狗雖然豐衣足食,但被主人圈養,喪盡天性,實在可憐;忠心耿耿的狗,有奶便是娘,主子永遠是對的,對上奉迎,吐舌流口水;對外則惡相盡露,卻又愛惜自己,欺善怕惡。有些狗變成玩物,身不由己,更惹人憐,如沙皮狗,皺皮怪相,樣子魯鈍,狗不成狗,顏臉無存,一切只因主人喜愛;街上的芝娃娃,四腳穿著七彩冷襪,頭戴哪吒髮髻,這些狗,自以為高貴,甚得恩寵,感覺良好,卻不知自己是一個笑話。有些富貴人家,愛飼養純種狗,只能近親繁殖,結果多數體虛多病,羸弱難救。

草原狼,你明白了嗎?為了一口安樂茶飯,狗失去本性,身不由己。走上歪途,就從你乞求路過的人,丟一片火腿給你開始。

草原狼望著我,我望著草原狼,對不起,我不會給你食物,前路也許有點艱苦,但請你繼續在原野奔走,無拘無束地闖蕩,我不想你變成一頭狗。

(舊文重溫完)

【惡法日誌.之六】

 

相關文章:
還有一個狗故事,我真的不喜歡狗:狂吠不休的狗
有一個羊故事,也千萬不要做一頭羊:習慣了被馴養
 【惡法日誌】吳秋北的中國邏輯與美帝科學

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