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20/7/3 - 9:34

【惡法日誌】香港結界

七月二日 陰晴不定

結界,應是佛家用語,乃僧侶修行的範圍;結界本來是好地方,有神功保護,魔障不侵。

第一次感受到「結界」,在很多年前一次深圳採訪。

廣告

攝影隊被公安抓捕,我們在派出所與公安糾纏,最後無奈地交出錄影帶才獲放行,之後直奔羅湖關口。還記得,就在越過羅湖橋一刻,空氣的味道不同、聲音的頻率不同、世界的顏色也不同,安寧、澄明,像氣泡、像踏入結界,一個令人舒泰的安全港,我們動作可以慢下來,遠離魔障,心跳平伏,開始懂得微笑。

我摸摸身上的錄影帶,心裏踏實;我們早已掉包,交出的只是空白錄影帶。

還有一次在東莞飛車,又是為了擺脫公安,直奔羅湖橋;又有一次要哀求港客為我們運送錄影帶過關。那一條邊界,定義了專制與自由、限定了魔爪的延伸;幾十年來,深圳的發展擠近結界的邊緣,香港邊境這一方,仍是綠野池塘,悠然自得,對北方的巨廈,不屑一顧。

「我哋真係好撚鍾意香港」。

這兩天,結界破滅,荒謬滿街。當法律變色龍都說,舉「香港獨立」標語應不會犯法,但露出真面目的特區黨委宣稱連「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都有港獨含意。鎮壓機器表現積極,水炮瞄準記者射擊,身上有「光復香港」貼紙都拉;他們急不及待舉紫旗,小頑童新玩具剛到手,興奮試用。

可以想像,不久的將來,有人在街上默站,高舉白紙數張,也會被指「心知肚明」;店鋪貼滿無字的連儂牆,會被指明示暗示都有罪;街上的人就算高舉「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你就是別有用心;再有人拿出「我哋真係好撚鍾意香港」標語,你都是分裂國家;人們站在街上呼吸,只要懷有堅定的眼神,鎮壓機器仍然會衝過來,指你「煽動」。

在香港,「結界」有另一個意思,就是行山迷路,誤入迷離境界、疑幻似真、撞邪遇魔、妖輩橫行,神鬼兩不分。

【惡法日誌.之二十一】

 

相關文章:
【惡法日誌】法律只是一種儀式
【惡法日誌】最可笑的論據:人哋都有國安法

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