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想繼續攬炒?繼續選 35+ 個盧偉國幫到你!

2020/6/29 — 19:20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文:黃偉信(工程師、香港青年專業聯會創辦人)】

大家聽盧偉國不斷地批評泛民等於拉布,等於攬炒失業,加上其經民聯黨友梁美芬博士以悅耳歌聲獻唱一曲《點解要攬炒》,明顯地,經民聯的文宣緊跟中央總路線,就是洗腦地宣傳「泛民 = 事事反對 = 拉布 = 香港停擺 = 搞破壞」。

對於這個爛邏輯,我必須嚴正更正。立法會繼續攬炒的真正方程式是 — 立法會繼續由超過三十五名類似盧偉國這樣的議員把持,加上各委員會繼續由無能如盧偉國者出任主席,尸位素餐。

廣告

(一)拉布情況是否有如盧偉國所說嚴重?

就以我熟悉的工程審批為例,究竟立法會是否事事拉布、拖延?我們且看看部分在盧偉國口中評為拉布的「受害」項目,立法會用了多少時間審批。例如極具爭議性的「橫洲公屋基建工程」24 億港元撥款,工務小組委員會用了共 3.5 小時討論,財務委員會則用了共 5.5 小時。

廣告

另一例子是涵蓋多種不同工程項目的 225 億「基本工程儲備基金整體撥款 2020-21」項目,工務小組用了 4.5 小時討論,財委會用了 10 小時。平心而論,幾小時討論守護以億計公帑,是太長嗎?是拉布嗎?盧偉國在批評拉布時,也請基於事實和數據。更多的例子見下表。

(二)會議不暢順,最大的責任誰屬?主席!

盧偉國擔任了立法會工務小組委員會主席 6 年之久,表現如何?我給大家一個提示:委員會主席有權調動議程,與政府磋商哪個項目先行、哪個項目較多爭議應押後。權力之大,若委員會進程緩慢,盧偉國主席卻推卸責任,豈非笑話?

先勿論工務小組委員會《會議程序》其實已經於兩年前被修改,令主席享有更多權力剪布,包括限制議員提出臨時動議的數目。一個稱職的委員會主席,若果真心希望會議有成效,盡快批出更多利民的工程項目,他應該做的是在會議前就各項目與不同派別議員先行「摸底」,理解他們對項目的不同意見或疑問。若果發現某項目爭議性高或議員有太多質疑,主席應向政府提出要求調動議程,將爭議較少而有利民生的項目先行處理,容許更多時間讓行政立法在幕後先行磋商,處理或解釋議員的問題或擔憂,讓有爭議項目在會上審批時霸佔較少的會議時間。

說實話,我作為工程界選民,對當上工務小組委員會主席的盧偉國,是有很高期望的,希望他可以運用專業工程知識,擔任上述橋樑的角色。可是,盧偉國只關心他作為建制派的護航角色,既沒有政治能量和足夠信任與各方議員溝通,亦寧願將時間放在出席酒會飯局典禮(順帶一提,他可以放棄一些練習樂器的時間,專注多一點議會工作),明顯沒有發揮主席應有的協調角色。我甚至懷疑他的專業知識是否足夠勝任以上工作。

自己沒有能力、決心、時間把主席工作做好,卻諉過於人,我想請教各位工程界前輩,這是否專業人士應有的態度?

另外,盧偉國可能會覺得,是反對派千方百計令會議未能召開,令項目延遲。當然,有些事情是連主席也控制不了,例如本年 2 月因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而取消了 3 個工務小組會議,失去共 8 小時的會議時間,導致小組未能完成基本工程儲備基金的撥款審議。但大部分時間,主席可以決定會議時間、數目,而會議法定人數是主席加上七分之一的委員。開不了會的責任誰屬,顯然易見。

(三)會議緩慢的另一個重犯:政府

相信有收看立法會會議直播的人與我都有同感,就是會議充滿低質的討論。一方面議員提問或發言質素參差,另一方面官員的回答亦強差人意。很多時候,官員未能正面回答議員提問,或者未有準備議員要求的資料,而需要「書面回覆」、「會後補充」。這是會議進程緩慢的另一主因。

一個負責任的議員若果未能在會議上得到滿意的答覆,甚至政府連基本資料也欠奉,又如何考慮、如何決定投票意向?讓官員下次會議準備好些再來交代,是正常不過的做法。官員欠交功課,議員揹上罪名,合理嗎?除非盧偉國認為議員的責任是盲撐和投贊成票而已。

而官員態度散漫甚至傲慢的主因,是政府「數夠票就過」的心態。由於政府在大部分委員會中鐵票過半,對政府來說,委員會是例行公事,公帑予取予攜,會議問答都是一場無關痛癢的戲,無論能否滿足委員的提問也不會影響結果。

例如,工務小組在 2018 年審議觀塘海濱音樂噴泉及灣仔摩頓臺活動中心兩個「社區重點項目」時,面對極大反彈,甚至委員會曾經否決審批。然而政府竟然在否決不足一個月後原封不動將建議重新提交。試問這做法有多尊重立法會?

面對政府的橫蠻,部分議員唯有重複以不同角度發問,甚至以符合規程方式,提出中止待續、臨時動議等,凸顯對不同項目的不滿和質疑。例如議員在觀塘噴水池項目關心水質監管;在橫洲項目關心村民的補償協調和安置情況,亦提出臨時動議希望政府為復耕村民提供土地。這些有利民生的討論和需求受政府冷待,在盧偉國眼中卻是拉布攬炒,破壞香港,何其諷刺。

因此,造成今日所謂「攬炒」亂局的真正原因,是立法會充斥著有如盧偉國這類又懶惰、又保皇的議員,讓官員繼續當立法會為有求必應的提款機,而部分盡責任但為少數的議員,則唯有用盡各種方法爭取更利民的工程細節,或監察公帑沒有被亂用。情況當然不理想,而解決方法是用選票打破以上所說的政治僵局。

不過,我看見一些盧偉國的忠實支持者樂此不疲地分享他關於攬炒的文章,我只想說一句:想繼續攬炒?將 35 個以上盧偉國選上去吧!經民聯、盧偉國不但沒有政治決心和能力打破政治僵局,反而不斷為政府提出違反民意的政策護航,為社會對立升溫,似乎他們才是希望攬炒之火繼續燃燒。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