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意圖抹去雙十,還講什麼一個中國?

2020/10/11 — 10:43

10 月 10 日,將軍澳厚德邨一個單位的窗戶掛著青天白日滿地紅旗。(立場新聞圖片)

10 月 10 日,將軍澳厚德邨一個單位的窗戶掛著青天白日滿地紅旗。(立場新聞圖片)

《民國革命關誰事》

雙十革命豈白忙,江山仍似舊時邦。
共和理想頻入夢,封建幽靈迭登場。
圖延帝統惟妄願,信促民主矢志強。
北極朝廷雖不改,典範有成在彼鄉。

口口聲聲說香港人的自由與民主超越殖民地時代,但事實否定不了。九七年之前的雙十國慶,香港人仍然可以高掛青天白日滿地紅旗,不同的組織仍然可以組織各類活動來紀念辛亥革命,紀念推翻封建帝制這個如此具有標誌性的歷史事件。九七之後,已經多了很多禁忌,自我約制,各界也冷處理。這其實已經很不理想。這不是自由與民主的淪落還是怎麼?

廣告

九七主權移交以來,雙十國慶在香港的盛況已經不再,是不是表示 1911 年的辛亥革命及領導革命的孫中山先生的革命事業不再值得中國人繼續懷記?又是否民國革命倡議的民主共和精神不再值得追求?特區政府幾時打算取消那條孫中山史蹟徑?何必繼續虛偽?反正都已經撕爛面皮光明正大地無恥了!

到今年,在各種因素影響下,香港社會對雙十國慶噤若寒蟬,標誌著香港墮落到要如同被另一種封建專制控制着的中國大陸一樣背叛這段歷史。

廣告

不但已經再沒有任何紀念雙十的活動,如果根據當前香港那些教育官僚的標準,假若有老師繼續在課堂上講辛亥革命、講武昌起義、講話黃花崗七十二烈士、講秋瑾,可能都會被視為政治不正確。但如果沒有這一系列的政治事件,就沒有辛亥革命以後那一段短時期讓各種觀念碰撞,讓各種意識形態百家爭鳴的歲月。那麼,1919年的五四運動、新文化運動、或者 1921 年成立的中國共產黨,及其推動的所謂社會主義革命,可能都不會出現了。

問題是歷史沒有如果,歷史只有一系列已發生的事實與伴隨這些事實的記憶與分析,永遠不能抹去。這也好讓後人可以從這些事實中吸收教訓。歷史事件當然可以評價,也可以從不同的角度來分析。對已經存在的事實作出詮釋,是人群社會思想及觀念自由的最基本要求,沒有人可以禁制得了。千多年前的封建帝王唐太宗,也懂得說「以史為鑒,能知興替」。今天是什麼世代了?竟然要扭曲歷史,想抹去歷史事實!

就算今天修改了教科書,扭曲了歷史事實,一時間或許可以蒙蔽着少數人或年輕世代,但歷史的紀錄長存於各類言論空間與平台,根本無從抹去。今天的禁制,今天的扭曲,只會令來世更清楚看清現在這個當權集團的虛弱、虛偽與無恥。

無論如何,沒有人可以迴避歷史的審判。任何意圖去隱藏、去扭曲、去禁制討論,或者企圖以單一的結論來否定所有其他分析角度,只是證明了今天掌握政治話語權的人或集團,連正視昭昭在案的事實也不敢。

九七主權移交之前,有人會於 10 月 1 日紀念及慶祝所謂新中國的成立;另外又有人於 10 月 10 日紀念及慶祝中華民國的成立。這說明了兩個事件都是中國社會及歷史的重要轉折。如果口口聲聲講只有「一個中國」,這「一個中國」就包含着這兩段前後又連貫的歷史。如果要把更早於所謂解放中國的民國革命從自己國家的歷史中抹去,還憑什麼理據要對台灣叫陣?1949 年的那個所謂立國,是天跌落嚟的?還是樹上生的?

嚴格講,今天的北京政權從來沒有在台灣地區行使過主權或治權;台灣地區也從來沒有鬧過社會主義革命。今天台灣在延續的歷史傳統,是源於辛亥革命及由中國國民黨作為主體的民國歷史及其延續。台灣也從這個延續中發展出一套具有現代文明元素的民主政治體系。這個過程與今天北京那一個政權有什麼關係嗎?

不能說沒有!因為正正就是在中華大地的那一個政體及其經驗,讓台灣人民及他們的中華民國政府從中得到啟示,知道不能重蹈這個覆轍。中共政權在中國大陸的作為及治國的事實與史實,正是推動台灣民主發展的反面教材。

對於所謂新中國成立以來的一些歷史事件,例如文化大革命,也包括在文革以前的一些政治運動,就連中共自己都已經作出了評價及判斷。這種評價及判斷其實與台灣及國際社會的評價與判斷,在大方向上基本相同!

既然如此,大可以把所謂新中國的那段歷史,與台灣的那一段歷史,視作中國人社會在推翻了封建專制的帝制之後,在某個歷史階段因為各種理由而分途,同時又各自發展的歷史脈絡。唯有如此,北京當局今天講得仿似義正詞嚴的所謂「一個中國」才有意義。

現在的做法,一方面是掩飾自己代表的那一個歷史脈絡的進程中的不足、不去正視種種錯誤與罪行;更意圖掩飾這一段由中共控制的歷史脈絡對民國革命的背叛,而且更似是對他們自己倡議的所謂社會主義革命的背叛。另一方面就意圖矮化及否定台灣在 1949 年之後走出的另一條中國人歷史發展的脈絡。事實是台灣的那一段歷史同樣有不足,同樣有錯誤,同樣有罪惡,也同樣有成就。如果能夠以這種平常心來看待歷史,如果能以尊重歷史事實的態度來正視中國大陸及台灣的兩段分割而平衡的歷史發展,把它們視作發源於同一個歷史源頭,那中共今天所講的「一個中國」才會顯得更有說服力。

今天大家看見的,究竟是誰首先否定「一個中國」?如果連 1911 年的民國革命都要從歷史中隱去抹走,今天所講的一個中國究竟還有什麼共同的淵源?

這同一個淵源,在某個歷史階段分成兩個分割平衡的進程和脈落。台灣那一邊,到今天成就了中國人歷史上一個最文明、最民主的政體。這一點可能真的會令到某種人很不爽。如果要承認中共管治下的中國大陸,與台灣是兩個平衡的、同屬於中國人社會的歷史發展脈絡,那今天台灣成就的政治及歷史事實,對除了展示肌肉之外便再沒有其他歷史與文化資源的那一邊就真的太殘酷了。歷史是殘酷的,事實是殘酷的。但只圖施加暴力、權威、及威嚇,就可以摧毁歷史及事實嗎?不讓大家去紀念,那個傳統,那個歷史發展經驗,那個政治及社會的成就,其歷史與事實便不再存在嗎?

在香港,一向都把這兩種不同的歷史脈絡放在我們的歷史記憶中,放在我們這個社會的歷史實踐中,年年都可以分頭紀念,分別慶祝。就連殖民地這個身份,在殖民地政府管治下,也不曾把這一種同時乘載兩重歷史身份的獨特社會人格否定禁制。反而是到了今時今日,那一個最喜歡把「一個中國」掛在口邊兇人的主權政府,要把香港這一個共同歷史的載體扼殺!

想深一層,這種作為只是再一次顯示今天香港人面對的這個政體的虛偽性。一時就說自己是孫中山國民革命的繼承者,但就連記念他領導的那個革命及雙十節都不許;一時又說自己推動或領導了五四運動,但除了五四運動比中共成立還要更早之外,今天在紀念五四的時候,總是要把五四倡議的「德先生」當作沒有講過。又要人人都跟它一齊「堅持」只許由它去定義的所謂「一個中國」,但又要否定作為這「一個中國」必須包含的那些歷史元素!不是很矛盾嗎?

其實無他,全部都是拿來主義,全部都是有名無實!口號叫得越響,就越不想大家重提內裏包含的實質與含意!大家只能跟隨那些特區高官及共幹,呼叫空洞的口號!或者如教育局長之流的官員,講一些毫無廉恥的假話!孫中山黃興等人如果翻生,都不可能會承認這一種被代表!又如果他們真的翻生,他們可能都不會願意讓控制住大陸與香港的政權去紀念雙十,講俗啲,真係唔好佗衰佢,他們肯定情願去擁抱台灣。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