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愚民樂

2020/4/1 — 9:30

我以為我見過世面……

我親身經歷過 1981 年中環聖誕凌晨的騷亂,當然年紀小只覺得有點兒驚而已。

我看到過 1989 年的驚嚇場面,半個人半個頭半截肢體在坦克車後面出現,電視機前的我除了目瞪口呆就是眼睜睜的流淚。

廣告

我經歷過 1997 年的迷茫忐忑,對前景的撲朔迷離,但我對香港有信心,或者說,我對香港人有信心。

我遇上了 2003 年的沙士,香港面臨前所未有的疫症威脅,人心惶惶的一年,那一年我首次創業,開業了疫症亦爆發了,然後非常幸運地,我和很多香港人一樣,走過了跨過了。

廣告

我體驗了 2014 年的雨傘運動,但那個時候,我對戴耀廷的什麼用愛與和佔領中環壓根兒不認同,更不認同全港九的堵路行動,我支持警察公正執法,當時好像還未有黃藍之分,如果有的話,我應該是藍絲,撐警那一種,因為我認為警察代表公義代表正氣代表市民的守護盾。

我感受了 2019 年天翻地覆的動蕩,7.21 令我徹頭徹尾的改變顏色,之後的所有事情令我對香港愛之深痛之切,對香港人的身份感到失落之餘亦引以為傲,對很多人及「朋友」嗤之以鼻。

我與所有香港人一樣無奈要面對 2020 年這個超級世紀疫症,整個地球都被波及了,不分中西膚色種族都要隔離,工作停頓了,項目延後了,經濟停頓了,何時何日回復正常,所有人都想知但所有人都不知道,唯一知道的是大蕭條,應該走不了。

更甚的是社會黑白不分。善良的人,越來越退讓客氣;無用之人,越來越猖狂胡為。強力部門出了嚴重問題,卻可合理化,凡事虛應隻手遮天,而市民卻彷彿無可奈何,要做一群順從的愚民,被迫享受被管制被虛擬的的太平盛世快樂?

四月一日愚人節,你要享受愚民樂,還是要堅持之前大半年的堅持?

蘇東坡半百生子,感慨平生曰:「但願生兒愚且魯,無災無難到公卿」,幸好,我爸不是蘇東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