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愛國不是義務,愛黨只是尋租

2020/10/1 — 12:18

圖片來源:RTHK 影片報道截圖

圖片來源:RTHK 影片報道截圖

《只許向黨叫春》

孔雀求偶莫開屏,貓兒叫春禁開聲,
求親未許三生願,尋芳不玩一夜情。
良辰美景無繾綣,花前月下勿溫馨,
濃情蜜意憑調控,山盟海誓依規程。
睇戲食飯要跟隊,拍拖約會似當兵,
正月十五行街市,二月十四訪軍營。
精神肉體皆黨有,元氣靈魂被抽丁,
假裝愛國唯聽令,真誠愛黨咪詐型。

共產黨的霸道可以說是曠古絕今。竟然夠膽講「愛國係義務,不是選擇」。而他們所講的所謂「愛國」,大家都知道係咩事。今時今日,就連那些政權的或者所謂國家的象徵,例如國旗國歌,都難以得到香港很多人的尊重。因為大家已經把這些帶有象徵含意的器物,視作暴政的代號。這樣的所謂愛國義務,真係講都多餘,聽到都笑死!

廣告

搞到如此田地,幾十年來北京當局的錯誤政策及胡作非為,確是罪魁禍首。今天莫說是要叫年輕一代愛國愛黨,連叫他們保留一點禮貌或起碼的尊重都好困難!莫說是年輕一代,就算是我們這一輩其實都越嚟越心淡。

我與大部份出生於60年代的人一樣,自細在殖民地管治及殖民地教育下長大。但當時沒有人強迫我們愛英國,也沒有人強迫我們愛中國。但我們自自然然就會覺得自己係中國人。我讀的小學是一間英文小學,沒有販買什麼愛國情懷,但小學一年班開始就已經有中國歷史科。自細就知道秋瑾、孫中山、陸皓東、左宗棠、太平天國、黃花崗七十二烈士、黑旗將軍劉永福、成吉思汗那些故事。自細都話自己係中國人。六七暴動,左仔成為過街老鼠,但沒有令我們那一代人淡化自己的中國人身份。

廣告

當時因為鍾意睇足球,所以經常睇香港時報,台灣資本的報紙,日日宣傳「打倒共匪、光復大陸」!但那些宣傳同時也鞏固了我們的中國人身份認同。而且當時也一樣經常接觸到左報。日日排隊等巴士的時候,巴士站旁邊的佈告版都貼滿新晚報、文匯、大公那些報紙,因為當時的巴士工會都係左派工會。

文革雖然搞到天翻地覆,但我們父母一輩,很多都有大陸聯繫,就算我父母不是來自大陸,但身邊很多人都有大陸親友,見到他們如何支援國內親友,自己都有份承擔感。總之各種因素加埋,造就了我們那一代的大中華膠。

我中學時代已經自己搵毛澤東那三十幾首詩詞念晒(依家唔止呢個數)。念到他那幾句「想秦王漢武,略輸文采。唐宗宋祖,稍遜風騷。一代天驕,成吉思汗,只識彎弓射大鵰。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簡直當咗佢係偶像。後來華國鋒做咗領導人,我在學校也多了個花名,就叫「華主席」!可想而知,直頭係膠到過晒火位。

80年代初入中文大學,當時的氣氛,仍然有十分濃厚的國粹氣息。學生會也講「放認關爭」,第二句就已經係「認識祖國」。當時大陸剛剛改革開放不多久,我們不少人幻想可以為第五個現代化盡一點力,可以推動國內社會及政治發展。香港前途回歸談判,我哋跳出來支持「民主回歸」,毫無懸念,也得到當時中共領導層回應。年年暑假孭住背囊往大陸跑,短則一兩個禮拜,通常個多兩個月,見到大陸雖然窮,但覺得有希望,也相信社會在走向開放。回想自己那時的心態,也覺得自己實在純潔得太可愛,幼稚得太可憐!

其他都唔講啦,只是這些,今時今日中共還可以為香港人引起些微的正面聯想嗎?如果以為過去幾十年的胡作非為可以一筆抹去,過去多年對香港人作出過的承諾可以完全推翻而不會有後果,又以為今時今日對香港人的打壓可以令香港人屈服,就真係痴心妄想。

現實就是如果意圖用強力逼人抹去負面的記憶,忘記這幾拾年來的種種惡行,只會令負面記憶更加深刻地烙印在大家的腦海中,六四事件便是一例。不肯認錯,只會更加難以令人走出悲情。國民黨對在台灣的「二.二八事件」否定了半個世紀,最後還是不得不認錯。今天是什麼世代,可以強迫遺忘?還妄想可以強迫去愛?

在大陸那一套洗腦工程,打算用幾多十年在香港完成任務?可以斷言,永遠不會成功!全港幾萬個老師,都會跟共產黨的指揮棒講大話?我對香港的教育工作者仍然很有信心!有幾多個父母會歡迎自己的子女被洗腦?共幹高官也把家人仔女送走,不能走不會走的會撓起雙手任由自己的子女變傻仔變奴材?幾十年的罪孽及惡行,已經沉澱在香港大部份人的腦海當中,未來幾代都會向下一代滲透相關的意念及訊息,根本沒有辦法阻止。何況今天是一個資訊社會、互聯網社會。

這一個社會自然生來的記憶機制,根本不會崩潰,國安法或者可以在一段時間之內令人難以走出來抗爭,但也同時只會加深記憶,增加敵意,也令抗逆的情緒更難消退。只要惡行不被遺忘,憑什麼叫人愛?而且以愛黨當愛國這一套,根本就連現在那些愛黨嘍囉都只是假裝。今天香港那些人的所謂愛國,只是集體做假,只是公然尋租,只是分配利益!而且這場以愛黨為愛國的假戲實在太爛,爛到令人反感、令人氣憤、令人不忍卒睹。只會令人對真愛黨假愛國這種把戲更加反感!

要再製造我們那一代人的那種大中華膠情意結,已經完全沒有可能。而且,過去的大中華膠大部分都已經自我溶解。仍然存在的,要不是假裝來尋租,就肯定是腦袋有問題,可幸這種病人只屬極少數!

想「令人民愛國」,首先就要「令國家變得可愛」。特區政府及北京當局在香港人的眼中,卻是越來越可恥,越來越不可愛。以為可以控制人的感情,把愛什麼變成義務,真係太公翻生都話你落伍。如果唔想貓兒叫春,還可以把牠們閹割掉,但今天北京當局連控制住無端端會發情的癲狗何已完都做唔到,又可以如何改造大大話話達五百萬人的逆權意志。

一個充滿中世紀封建情緒的政治集團,以為可以用這些山賊土匪手段來操控這一個曾經一度是國際金融中心的城市,有點像鄧小平要搞桃麗巴頓,任務實在太艱巨,只能成為 Mission Impossible。「愛黨是義務,不是選擇,是正道」?講呢啲?這樣的笑話看來起碼可以令香港人笑足50年不變!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