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愛這個城市還有你

2019/12/2 — 18:42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来香港已十几年,披着爱国爱港皮的反贼。

落笔前在纠结是用简体字还是繁体字,想到国内朋友提醒我香港说普通话会被打,而一嘴带口音普通话的我,在手足间自由的穿行,可从来没被打过啊。想到这儿,用简体字。

好久没写过东西了,有点乱。

廣告

1. 香港人痴线!

第一次看到“和理非非”这四个字,当了解到第二个非,是非粗口,就想真特么痴线!!!!

廣告

612 那天被催泪弹胡椒水整的全身通红的学生仔,退到了 IFC,对着苹果店桥下抽烟的人说,这里不能食烟,违法的(原话不是这样,粤语字不会打),尼玛,说食烟违法,你们这帮后生可是顶着暴动罪出来的啊!!痴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边打着催泪弹这边在做垃圾分类,仙人搞火影跑,铺天盖地的连侬墙,说人链就人链,说唱歌就唱歌,你说香港人不痴线????

警暴愈演愈烈后,滥捕滥暴,手足们毫不畏惧,挺身而出,素未谋面但却能性命相托。一幕一幕的闪过,家长开车去机场接人,开摩托去理工桥下救人。黑警围理工打援,手足们一波一波的争夺阵地,一次一次被打退,又一次一次的前进,直到后半夜黑警暴力升级,上实弹,拿汽车高速冲人群,水炮车不喷人,喷地下的玻璃碎片,让四溅的玻璃片去伤手足,手足们就这样被捕被打散。这么危险的事情,香港人去做,你说香港人不痴线??!!

然后区议会选举后,卖酒的朋友说香槟卖嗮!痴线!!还有昨天感恩节晚会上,摆了一个手持文宣的 V 煞公仔,香港人为了拍照,竟然排起了长队,香港人,真·痴线!!!

记得梁天琦讲的就是不教条,你认同和平游行和平集会,就继续去做,你认同不交税,就继续去做,你认同勇武抗争,就继续去做。只要能推翻这个政权,就继续去做(大概是,原话没查)。

于是有了现在的光复香港,时代革命;不割席不篤灰,兄弟登山各自努力。

感谢痴线的香港人,挺住了那么大的压力,身体力行的实践全新抗争理论。香港人加油!香港人反抗!香港人报仇!香港人痴线!!

2.真正连接香港人的是痛苦

这是梁继平的阐述,同时他说「痛苦反而令你活得更加真實:這份政治主體性,是對港人尊嚴的體認,是今次運動最深遠的特質,亦將形塑未來的反抗。」「只要我們一日堅守這份想像他人痛苦、甘願彼此的心,『香港人』這個共同體就不受地域或歷史時間的束縛。」

记得 14 年雨伞,多少个夜晚在金钟旺角闲逛;记得围攻政总,被打出来那次,中了胡椒水;记得散场前的嘉年华;也记得之后各种的消沉,打击本土,禁止参选,选上也是DQ,揽炒之母上台,肆无忌惮的强推各种政策。昙花一现的就是梁天琦横空出世,但也在 18 年被暴动罪六年刑期。

到了今年,哪怕 6.9 号百万人上街,母亲大人依然要强推法案。然后 612 了,大家回来了,与身边的手足们一起,激动到喊!

71 后来又冲进去立法会救人的小女生说的那段话;国泰 CEO 被 辞职,整个国泰城一片哭声;乡黑元朗恐袭;黑警一次次的突破底线,闯地铁站、闯商场、闯私人屋苑、再到闯大学;以上种种都会让我不时气愤、难过、流泪。

上下学路上,看着前面手足被捕、被抓、被伤、被侮辱,而我胆细如鼠,远远的站在后面,甚至扭头就跑。在连撬砖都算暴动罪的香港,我知道,你们是替我挡子弹的。我心如刀割。

我算不算香港人?我不知道。我是拿了香港永居,工作,成家,享受着香港的自由,也去投票。我粤语很差,识听吾识讲,粤语字也不会打,上学上班还是跟大陆的混在一起,讲普通话。

但我想我跟香港人一样体会到这个城市的痛苦。按照梁继平的表述,我应该算吧。

3.撕裂

我是不是香港人,先不继续了,但我肯定是傻逼大陆人。

香港抗争开始没多久,国内推友就接二连三的被喝茶,老婆刚生孩子的推友因几年前的言论也找茬儿被捕。身边的国内朋友也不少被篤灰,被小粉红人肉。还有朋友过关被小黑屋。这种恐惧是实实在在的,我可能会被喝茶,可能会上门找我的父母,我的工作会随时失去。于是不再跟朋友去吵,关了所有社交媒体,每一次过关都会害怕警报响起。

这次也彻彻底底体会到了撕裂,失去了太多太多曾经的朋友。曾经很好很好的朋友,一起来香港读书,一块去维园六四晚会的,竟然这次对着示威者喊出了 no mercy。曾经要好的同事,客户基本上一言不合直接翻脸。投票那天,朋友圈那一帮在香港拿永居的大陆人,要用手上一票做改变,要不是看他们跟民建联的合影,我还以为他们突然支持真普选了。

不可否认,党国在过去这么多年,成功的把大家整错乱了:

大一统深入人心,明明是人权大于主权,缺一刻也不能分割;

对稳定的盲信,经济增长这事,明明是共产党把用计划经济带向崩溃,恢复市场以及后来美国带中国进入世界贸易体系,才有了经济腾飞,这被解构成是党的成功领导,有了稳定,才有了经济腾飞;

体制垄断了一切,垄断了建设性的话语权,反过来批评抗争者只有破坏性,来污名化抗争者是为破坏而破坏;

而明明是暴政导致了大家反抗,对体制暴力视而不见,对警队失控滥捕烂打视而不见,却谴责反抗暴力;

……类似的错乱,有太多太多,有一点没想明白,就会掉入到党国建构的理论体系里面。We have to be very strong, if we want to do something very "wrong".

当然,也有看清楚了还支持的,那是心坏了!兔主席就是尼玛坏逼!

还有那些在朋友圈发,什么放弃幻想面对现实不破不立大破大立。只能祝你们,你和你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

4.你

走在路上,在想只要在一个城市,总以为说不定就会在路边相遇,哪怕见不到面也会心安的。但可能都要离开香港,去不同地方,想到这里,就好难过。

见到戴黑口罩的,一起傻笑,看到个小孩戴了黄色塑料安全帽,一起傻笑,看见有个商店,店名是七,一起傻笑。即使十年过去了,灵魂还是那么的互通。

既然存在着香港警察秉公执法的那条平行宇宙,那应该会有我和你在一起了的那条吧。

最后,香港,给了我太多太多。我很开心能与这个城市一起痛苦,一起泪流,难过到喊,开心到喊,痴线到喊,也感谢香港让我遇到了你。

请对这个城市狠狠爱,对你爱的人狠狠爱。

光复香港!时代革命!

(這是本臉書專頁和 Twitter「中流青年」聯合發起的樹洞撐香港計畫,歡迎給樹洞投稿,聊聊內地生的心聲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