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感化中共,難聽過管浩鳴

2020/6/1 — 20:01

管浩鳴

管浩鳴

7.21 事件 10 個月,香港迎來一國一制,攬炒 End Game Mode 啟動,吃了半生安樂飯,到底也要面對土共的到來。特朗普連環出招,同代的人很多還未能消化,有人惶恐、有人害怕、有人希望盡快離開,亦有很多淡然處之,繼續裝睡。畢竟,2047 從來只是一條大眾眼中的死線,要來的怎樣也要來。要走,世界何處才是吾家?1997 前問過的問題,終於也要面對。

很多中國人自認是優秀民族,但中國人認命、恐懼權貴、國家自掃門前雪的奴性,成就了數千年封建與極權。推崇犬儒教學,強調尊師重道,面對錯誤與扭曲價值,也礙於傳統,對上一代的過錯噤若寒蟬。這樣的奴性,壯大了土共的野蠻,撕毀中英聯合聲明、強行以基本法附件三立國安法,親共派的保皇黨說三道四是常識,「偉大」的信仰代理人管浩鳴「苦口婆心」,叫大家要感動中共,不要反抗,過去多年,我們經常說某人的說話難聽過粗口,今天終於找到新名詞,就是難聽過管浩鳴。

感動中共猶如感動成崑

廣告

看過金庸老師《倚天屠龍記》就明白中國人犬儒,在少林寺一役,謝遜面對害死全家十三口的師傅成崑,決鬥也要先讓成崑三招,面對極邪惡的師傅,淫妻殺兒的仇人也這樣犬儒,謝遜是眼盲還是心盲?一個殺人放火、姦淫擄掠、無惡不作,壞事做盡的人,我們還要感化他?還要讓他三招?建黨一百年來,猶如成崑一樣做盡壞事,挑動仇恨,迫害青年。面對成崑般的邪惡軸心,作為信徒要感化它,猶如放棄信仰與放棄治療。今天所謂的教師組織與親共派議員和港共官員,在一個極權迫害人民的政權也指鹿為馬,香港人實在忍夠了。口裡說支持中國,做真中國人,事實是艾未未、劉曉波、李旺陽等不是成為階下囚就是被迫提早結束生命,這是甚麼的中國?是甚麼的中國人?做中國人就可以迫害異見的中國人,這是甚麼邏輯?

世代抗命一戰

廣告

過去一年來,香港人渡過了二次大戰以來,最艱苦的日子。艱苦不在於流離失所,或飢寒交迫,香港人最難過是每日都度日如年般,面對極權謊話、黑警威脅生命安全、善良的人被打壓、年青人被不義極權葬送前程甚至寶貴的生命。法治、教育、治安、生活完全赤化,在這失範的社會,早已在一國一制下生活。一年來香港人用盡所有方法抗共,展現了堅毅的精神面貌,下一代年青人教曉我們,面對極權只有捲起衫袖戰鬥到底。英國首相邱吉爾曾說過:「在戰爭與屈辱面前,你選擇了屈辱!可是,屈辱過後,你仍得面對戰爭!(Britain and France had to choose between war and dishonour. They chose dishonour. They will have war.)」1989 年六四屠城後,大家學習張伯倫 30 年,面對赤共以綏靖的態度紙醉金迷,有些移民外國在民主國家支持赤共極權,你有權選擇綏靖,香港人也有權選擇頑抗極權。

漠視法理、破壞規則、專橫暴戾,就是中共的縮影。在運動場上,「紫楊」(編按:孫楊)為取得勝利無所不用其極,藥檢失敗只是他沒有足夠運氣。為培養國家英雄,不顧公平競技原則,在乒乓球隊經常要選手讓球,讓另一中國選手勝出。何智麗與陳靜皆不滿中國的讓球制度,脫離了中國,分別代表日本與台灣出賽。1994 年亞運,入籍日本的小山智麗(嫁日本人後隨夫姓)殺退喬紅與鄧亞萍,奪得亞運金牌,被鬧漢奸多年。還記得先母在世時也說過,小山智麗為甚麼要代表日本打自己國家,我回答:「如果你個仔本來考第一,老師唔准你攞 100 分,比第二個同學攞 100 分,然後俾佢考第一,你投訴唔處理,仲踢埋出校。之後學界問答比賽幫第二間學校擊敗原本學校攞冠軍,咁你覺得你個仔係咪漢奸?」

在扭曲的造假社會價值,就像馬保國的五連鞭一樣裝兇作勢,自我麻醉說了當真的文化,加上千年累月的奴性,赤共極權以為香港也可以用同樣的方法管治。殊不知香港學生的學歷,是經過中國會考、A-Level、DSE 的冼禮,在相對公平的制度下培養。在殖民地政府管治下,我們學識了真正的世界觀與普世價值。面對赤共,50 後可以做順民、60 後可以忍你、70 後最多出少句聲,在互聯網世代成長的 80 後同 90 後,點忍你班大陸惡棍?有誰不想打機?有誰不想去蘭桂坊蒲?有誰不想飲紅酒聽膽機?可是在做中國人與做人之間,絕對沒有選擇困難症。沒有尊嚴做人,你戴勞力士與粗金鏈,用高貴手袋,也掩蓋不了你的無知的惡毒。就算用錢買假學歷進入立法會,最終也會被人搗破大話而無地自容。

怯就輸一世

這兩星期,身邊不斷有朋友勸我移民,有些叫我剷去社交媒體的留言與文章。誠然,極權的白色恐怖手段是令人恐懼,每人都有恐懼的權利,要戰勝恐懼,首先要獨自面對恐懼。在未來的歲月,的確會繼續活在艱難中,到底大家想選擇艱難而樂觀,還是安逸而絕望的生活?大家還想像上一代一樣,到處逃難與定期移民的生活?每一個香港人都是這個城市持份者,除了自己,沒有人有權要我們離開。抛掉幻想吧,香港沒有可能重回昔日銷金窩日子,裝睡了 35 年,再沒有低頭的理由,面對極權,怯就輸一世!未來一年預留假日,繼續上街吧!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