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愧疚是星星,使你看到方向

2019/12/19 — 16:09

半年下來,很多人內心充滿愧疚。也許是因為倖存,很多人有第一手的雪崩經驗。在示威現場,電光火石,決定是否「落網」有時只是運氣,經常要眼睜睜看著其他人束手就擒;或者集體逃奔的時候,有人在後面跌倒,大腦瞬間的運算,你要停下幫助他,但可能雙雙被捕。你知道自己要轉頭自己逃命,感覺上就是吃了人肉。

冰天雪地要活下去,要吃別人的肉。下山之後人肉已經消化,但意識中的澀黑卻揮不走。和理非看直播有時也會愧疚,因為覺得自己沒有一起受苦,雖然明知道一起受苦,並不能減輕誰的苦杯。

愧疚怎麼辦呢?行山做運動只是逃避,因為愧疚植根於意識而不是心肺系統。經常有人問我要怎麼看「人血饅頭」 —— 香港的建國先賢犧牲的犧牲,戰敗的戰敗,留下來的東西政治空間或遺產,就是「人血饅頭」。世上的大多數都是過猶不及,有人吃的時候不知道自己在吃,而且心安理得。我之前說那篇AM的幸福文章,就是這種。他們太健康,太快想甩掉那層澀味,覺得任何食物有苦澀味就代表低質。

廣告

失控的正向能量是一種精神潔癖,覺得日常生活必然就要忘記痛楚,用一些欠缺深度的「幽默」或「正能量」來轉移自己視線。另一種人則同樣常見,也就是上過山、用過心的人,他們受愧疚困擾,因為倖存而負罪,覺得自己做不夠、犧牲不夠。愧疚者太愧疚,愧疚就會蠶食他們的力氣和精神。

我不知道先走一步的人怎麼想,但覺得如果有人犧牲,蒸製了饅頭,必須有人吃。那麼究竟是給金山銀礦的人吃,還是香港愛國者自己吃回來?我願意看見有愛國精神的新一代吃掉人血饅頭,好過給注定滅亡的脫節者吃 —— 他們在上一個世紀已經吃了很多,不差這些。如果血冷了,饅頭沒有人吃,而我們餓死首陽山,革命就後繼無人。
愧疚使人不會忘記,使人向前,使人知道自己是誰,使你不會變成心安理得的善男信女,使你吃饅頭的時候知道愛的根源,使你知道享受的東西充滿血汗;愧疚是星星,使你看到方向。

廣告

但又不能過多,過多的愧疚會絆倒人,使人產生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 會淘空你,最終你的能量會被剝奪到善男信女的程度。要如何拿捏力度,十分奧秘;外面的世界佛魔同體,賜智慧也有可能壓碎你。但就像一個國家的子民拿國家福利,要有一點點感恩,所以要有一點點愧疚;但有資源也不必辭讓,如果你作出過值得自豪的貢獻。本國資源要優先留給本國人,不要給外國人。

張敬軒還在樸素年代時有一首歌叫《Blessing》,歌詞是黃霑的遺作。黃霑是中國人這點不必懷疑,但那首歌的意境可好了,這樣感受就好:

投身山野間 教小小子認識星星

微笑執小手 說光晶晶

完全精英的眼睛 人間全賴有好英雄

豁出種種英勇 為人類造了美境

THEY ARE BLESSING OUR CHILDREN

THEY ARE BLESSING OUR NATIO

還令到我們擁抱了繽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