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慶父不死,魯難未已 — 疫症絕不可能腰斬反送中運動

2020/1/28 — 20:04

中共成立全國疫症領導小組,李克強任組長。之前各種中央領導小組,都是由習近平一人獨攬大權,這次破例交給李克強,有評論說習近平怕死,李克強不怕死,這是太想當然了。

習近平不肯當疫症處理領導小組組長,是因為這一次疫症大事不妙,預後很糟,如果他當組長,又不能很快搞掂,甚至搞到天怒人怨,那對他「定於一尊」的地位大大不利。既然要定於一尊,一尊當然要能逢凶化吉,得萬民歡呼,可惜疫症發展下去,很大機會越搞越大鑊,那他這個組長怎麼當?全中國十四億人都把怒火發到他身上去,他怎麼偉大得起來?

一尊不能當,太低層級的當又不像話,於是李克強就要迎難而上了。

廣告

問題不是誰當組長,問題是整個中共的體制已失靈。武漢市長在記者會上說,他們要披露疫情,要得到授權才可以,意思便是說,不是他們瞞報,而是上面不讓披露。「上面」是哪一個層級,只有他們自己才知道。但從春節團拜會上習近平發表講話,一句不提武漢疫症來看,一定是中央層級的領導人,為維護習的威望,制造全國歡天喜地的假象,攔下疫症消息。那究竟是誰的錯?是武漢市長,還是湖北省長,還是中央辦公廳,還是政治局某個當家的常委,也只有他們自己才知道了。

內地網上有短文瘋傳,說是武漢給世界做出貢獻,第一是香港遊行示威活動已經徹底停止,社會秩序逐步恢復正常;二是法國黃衫運動持續六十多周,也因一個武漢女人去了法國也宣佈中止了。第三是中東戰爭降溫,第四是教育部屢禁不止的全國課外補習學校也停了。

廣告

看到這種低能到極點的五毛文章,只覺得中國人都這麼愚蠢,難怪災難永遠都斷不了。災難埋身,呼天搶地,災難未走,又在自嗨。東家受難,西家袖手,西家受難,東家旁觀,沒有人明白,災難是體制的專權與民眾的愚蠢共同造成的。

香港反送中運動會不會因為疫症蔓延而銷聲匿跡?如果林鄭打這樣的主意,那她未免高興得太早了。不必說五大訴求仍未到手,就是林鄭未清算、黑警未制裁這兩件事,香港人都不可能會放棄,因為他們欠下的血債太多太重。自反送中以來,多少香港年輕人被捕被傷害,被失蹤被自殺,很多年輕人傷殘,一生被毀,很多年輕人被迫流亡,前程盡毀。黑警依舊凶殘,政府依舊獨裁,香港人怎麼吞得下這口氣?疫症是短期的事,香港人爭的是子孫後代命運自主,兩者輕重不可同日而語,期望香港人放棄抗爭,真係發夢都冇咁早。

再說,中共未垮台,即使去了林鄭,黑警被制裁,中共還是會用他那一套壓迫人民的手法來對付香港人。古語說:慶父未死,魯難不已,香港人要真正徹底翻身,只有堅持到中共垮台的那一天 — 幸好,看來這一天越來越近了。

鬥爭的方式,會因應形勢的變化而調整,鬥爭的規模,也會以時起時伏的規律進行,這都是正常的社會抗爭模式。最要緊的是我們都不會忘記,血海深仇一日不報,一日都不能安枕,臥薪嚐膽、睚眦必報。

疫症沒有那麼快平息,專家估計到四五月見頂,之後才會慢慢平伏,但經此一役,死傷那麼多,成千上萬的人終生留下殘疾,社會創傷幾時才能復原?原本千瘡百孔的經濟,受疫症打擊,幾近崩盤,又如何重振?湖北人在疫症中受盡外地人的歧視,滿肚子怨恨,各省市地方為求自保,本位主義會普遍上升,如此隔膜如何修補?消費死寂,失業大軍浩浩蕩蕩,如何善後?中央處置失當,權威大受挫折,政令不行,地方怠政,如何整頓?「厲害了我的國」吹上天,一朝夢破,民族凝聚力又何從談起?

麻煩不會因疫症消失而減少,反而會藉疫症而互相激發。這隻疫症黑天鵝,飛來飛去,只怕凶多吉少。那些以為香港人的抗爭會中止而幸災樂禍的白癡大陸人,還是擔心自己的未來好一點。

現在說什麼都多餘,最要緊是對林鄭施加壓力,即時強制實行對大陸封城。政府公佈大陸人帶症來香港,治療費用全免,這個政策一出,等於鼓勵更多潛在病人蜂湧闖關,她是擔心香港不早日成為疫埠嗎?此人惡貫滿盈,難怪連車公廟的籤詩,都話明她會受報應。

生死關頭,香港人仍然無法確實掌握自己的命運,我們的安全完全控制在一個如此有黨性無人性的女人身上,單憑這件事,香港人就應該明白,沒有民主,什麼都是空話。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