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憑什麼叫香港人擁護《基本法》?

2020/3/13 — 11:16

《基本法》第三章:居民的基本權利和義務
第二十八條

「香港居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
香港居民不受任意或非法逮捕、拘留、監禁。禁止任意或非法搜查居民的身體、剝奪或限制居民的人身自由。禁止對居民施行酷刑、任意或非法剝奪居民的生命。 」

唔係所有權利同自由都係絕對而不受限制,終審庭多次判決指出為咗某些合法目標,法律可限制個人權利及自由。不過有啲最根本嘅權利係不受任何法律限制(non-derogable),而第二十八條中「酷刑對待」、「非法剝奪居民生命」等正正係人民不可被剝奪嘅權利,亦即係話無任何人或法律能夠合法地 justify 剝奪別人生存的權利或向他人施加酷刑。即使係殺人犯,被捕受審都只能夠判終身監禁,就係對絕對人權的體現。

但係今時今日,香港所謂「法治」係咩「法治」?警謊任意上門拘捕市民,以酷刑向被捕人士迫供同夾口供;恐嚇會對事主嘅親人、朋友不利,再用迫供而得嘅證供上庭去控告被捕人士,甚至有兩名家中被捕者因為骨折需留醫而未能出庭。「屈打成招」再唔係宮廷劇、《包青天》嘅情節,而日日發生喺香港嘅事實。

廣告

喺庭上提出呢啲控訴又如何?個官話唔關我事,唔係我嘅責任去處理呢啲投訴,甚至指出「法庭唔係追求公義嘅地方」。警方連同律政司帶上嚟嘅證供就照信無誤,拒絕保釋,有控訴就用「現時行之有效嘅機制」去處理,即係警察內部嘅警察投訴科。證據?點會有,差館入面無閉路電視,就算有都唔會俾你,各執一詞,最終「無足夠證據去繼續調查」。被捕者永遠都係不可信、蓄意抹黑,相反警謊就係法庭上誠實可靠嘅證人。再講,就算嘗試循司法途徑追究,拍哂片喺光天化日下被警謊以槍擊射盲眼嘅印尼女記者,證據確鑿,但係半年嚟喺警謊系統性地包庇之下,至今都未知兇手係邊個仲要推說無證據顯示佢隻眼係由警方嘅槍擊引致

呢個就係所謂公平公正處理投訴嘅程序。法官們選擇唔理,因為係佢哋責任之外,一貫視而不見,聽而不聞。所謂嘅「公平審訊」係香港就係一回咁嘅事,呢啲就係《基本法》下嘅保障。

廣告

香港政研會結隊上門玻壞嘅區議員辦事處,最終被捕嘅反而係議員辦事處嘅助理被控傷人,原告變被告,香港嘅荒唐又揭新一頁。戚家十三口滅門慘案,戚秦氏被姦反被告謀殺咁荒謬絕倫之事,其實離香港不遠。

港共軍政府一邊肆意破壞法治、破壞人權保障,一邊向國際社會宣揚香港市民享有人權自由,更要求所有官員、議員、公務員宣誓擁護《基本法》。事實上對於中共港共,《基本法》嘅本質得一條,就係第一條。只要擁護第一條,其他嗰啲條文只係道具、遮醜布,需要嘅時候啱用就拎嚟做下大話空話,唔啱用或者阻住哂嘅時候就直接摒棄,又憑乜嘢要港人擁護《基本法》呢?了解、認識《基本法》並唔係要永續其壽命,反而透過認識、實踐方可彰顯暴政的虛妄同法治已死的真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