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應否杯葛功能組別?

2020/2/21 — 11:07

立法會的傳統功能組別是畸形産物,建制派的過半數優勢來自這小圈子的傳統功能組別,傳統功能組別選民亦同時是特首選委界別的選民(特首選委另加一些特別界別),於是政府就可靠著小圈子支持而漠視民眾夾硬通過法案。

面對這不公義的政府,要達成五大訴求,尤其救手足、懲警暴,究竟應該杯葛、還是進攻功能組別呢?

1. 咪玩功能組別啦,美國寫咗2020立法會要普選喎!玩唔民主嘅選舉,叫美國點幫得你落呀?

廣告

同意應該要廢除功能組別,但不能等運到,或太依賴外國,應該同時雙線進擊。例如另一方面繼續玩國際線遊說,以及藉區議會甚至立法會提出表態式議案,促請廢除功能組別。

美國通過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時,香港民主派已經玩緊功能組別,反送中時期去美國的民主派議員亦包括功能組別,美國作為成熟的民主國家,並無因此而否決香港人權民主法。如果中共在民主派贏立法會後大規模DQ,美國會更有理由幫落去。相反,我地自己唔盡力打好選戰,憑乜要美國幫?即使希特拉橫掃歐洲,美國都會等英國自己本土先出盡力丶美國民意贊同之時才出手(當然日本偷襲珍珠港是導火線)。

廣告

2. 參與功能組別,會唔會令美國人以為我地唔鍾意直選?

只有出現以下情況,才會讓外國傳媒覺得「香港人喜歡小圈子多過民主」:功能組別的投票人數多過直選──但這是不可能發生的,因為去年功能組別登記選民數目也只係23萬,而直選則有413萬。

3. 點解仲要落力玩唔民主的選舉?

這是我自己在《答沈旭暉教授十條戰線》一文開首提出的問題。杯葛不公義的小圈子選舉,道德上沒有錯,這也是泛民左膠在97年就做的事,一直杯葛最小圈子的特首選舉直到2007年。問題是杯葛有用嗎?積極參與會否更能施壓?泛民的問題,是多年來連體制內抗爭亦未去盡,小圈子選舉玩得太hea而非太落力。

4. 立法會有咩可能奪半?

可以,只是過去泛民在功能組別並未盡力,香港人過去亦未覺醒,而且功能組別其實有很多遊戲規則可以入手(根本建制就係咁做)。簡單分析,非建制保持2016年選舉的30席,加區選大勝附上的立法會一席區議會(第一)界別,就是31席。再多4席:

當年直選有兩區竟然贏票數但議席不足半數,如協調及配票可以做得正常些,可多2席,亦即在直選取得21席,剛好是直選六成議席。詳情另文分析。功能組別的飲食界及進出口界只要現在立即行動,是趕得及,有希望多2席,見拙文《立法會奪半的最後拼圖,原來只需教中小企咁做!》。合共就是35席,未計工程界丶批發及零售界2席也有些機會。

5. 功能組別不可能過半!贏唔到分組點票有鬼用?

其實在行政主導下,分組點票贏黎都無乜大用,因為分組點票主要用於由議員主動提出的法案,而《基本法》第74條規定立法會議員不得提出涉及公共開支、政治體制、政府運作或政府政策的法案。另外,本來早一年行動功能組別就有機會過半,現在來不及,反而明年的特首選委仲有可能過半,詳見拙文《變天最關鍵的特首選委界別,唔夠四個月就靜靜輸了!》,但要今年5月2日前搞掂手續。

6. 立法會整體奪半有乜用?

如果非建制在立法會搶到半數35席,便可否決政府任何議案,包括否決財政預算案攬炒,以此迫政府讓步 (如五大訴求)。35席對35席就要抽籤選主席,搶埋主席之位等於搶到拉布權,更多手段壓迫政府,例如學特朗普周不時攞住張皇牌迫對手屈服,防止對手出爾反爾。

7. 唔可以修改議事規則,有鬼用?

現在的議事規則也可稱為「主席大晒規則」,如奪半甚至過半搶到主席之位,還需要改規則嗎?到時選擇君子之爭又得,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又得。

8. 唔怕DQ?

議員會有plan B及避免DQ,如果仍有DQ,理由必定更荒謬矚目。本來立法會輸了也不會成為國際新聞,如果立法會奪半就是國際新聞了,如果奪半後政府輸打贏要大規模DQ,就更國際矚目,外資動搖,更易觸發美國及國際制裁,加上到時正是中共瘟疫後百廢待舉之時,多謝攬炒,體制外抗爭的力量亦只會更大,更不利中共搵錢。

9. 對手又會唔識鬥動員丶新增團體票?

佢哋當然會,但會受制於一條不顯眼的選舉條款:每人最多只可以代表一個團體投票,而每個團體只可參加一個界別。如果從另一界別抽調,則有可能顧此失彼。如果大規模動員新血素人互鬥搞熱氣氛,鬥人頭,我們還怕嗎?只怕大家不知道現在是行動的關鍵時刻!

10. 咁咪益左泛民?

如果有素人落場又令大眾信得過,我也支持,但我自己就唔敢丶無本事落場參選啦。立法會半數攞得到,就無理由拱手相讓予港共,益泛民事小,益港共事大。順便一提,雖然素人參選立法會機會較微,但玩特首選委係做得到㗎,見拙文《換特首只需四萬素人新血,三個月截止》

11. 咁泛民到時又賣港?泛民過半數了就不用爭取普選啦

泛民過半數後,到時係人係鬼更易現晒形。如果有泛民或其他派別的非建制議員賣港甚或只是太過不濟,我地梗係唔俾佢再選,甚至今屆提名期之前就要施壓行動,例如message攻勢俾佢個黨知佢有幾討厭,等佢無得出選。關鍵是我們要監察丶甚至鞭策議員。民間要有say,亦可組成龐大TG配票小組,在提名期之前就聲明杯葛。

12. 五大訴求包括真普選,玩功能組別,點對得住死去的手足?

五大訴求也包括迫切的釋放義士、調查及懲罰警暴,只要立法會過半,特首選委過半,特首、立法會都係我地既人,可以完成首四大訴求。至於最後一個訴求真普選,正如沈旭暉既鴻文《淺藍戰線 光復香港 你們才是最大贏家》所言,只要民主派贏到特首選舉一次,由於行政主導丶特首權力極大,就有若干法律罅可以落實民主!明年的特首選委仲有可能過半,詳見拙文《變天最關鍵的特首選委界別,唔夠四個月就靜靜輸了!》,但要今年5月2日前搞掂手續。

結語

救手足、實現五大訴求,要麼令特首和中共屈服,要麼我們自己人做特首,而國際線的結果最後也不一定是1或0,美國也許開價雙普選,最終可能中間落墨,例如無DQ、有普選時間表、擴大民主成分……沒有人知道最後中美談判結果將會如何,但若只從1和0去想,未免太過天真。要有萬全之策,作兩手準備,力求立即普選立法會又贏,不立即普選也贏,應盡量令自己立於不敗之地,把救手足丶落實五大訴求的機率最大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