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不只是 1/47 家屬 也是這刻香港的見證人

2021/3/7 — 16:57

【 文:1/47 家屬  】

47 不是一個數字,它意味著其中的每一個人、他們的家庭和好友。

自 3 月 1 日起,我成為 1/47 的家屬,整整一星期坐在西九龍法院2號庭內聽著聆訊。

廣告

每一天,上了屯門西鐵,從車廂外望是 一大片元朗平原。這時候,木棉已盛放。列車飛快,火紅的花掩映在迷霧中,仍很奪目。

南昌站下車後,快步走向法院大樓,旁邊的一棵堅挺高大的木棉樹成了路標,指引我的方向。畢竟,這地方對我實在太陌生了!

廣告

兒子從小到大,我為他跑過不少地方,辦理過不少重要的事,較深刻是:醫院求診,小學派成績表、中學派位。他曾邀請我一起去大學辦入學註冊,分享他的雀躍。之後,又數次為他補交資助、獎學金申請等文件。有次我出自好奇心,去了「未圓湖」邊詩歌音樂會 。雖曾計劃與他在畢業時繞大學山城跑一圈,卻因為近年的氣氛,未能如願!

2 號庭家屬區內的都是 47 個被告最親愛的人。開庭前後,大家互相攀談,我才知道當中有他們的男、女朋友、兄弟、姊妹、丈夫,妻子、父母親、「老死」們!

每次聽到 47 人透過律師或自己陳辭時,家屬都感動不已。這時也讓我想起一篇古文《陳情表》,有謂:讀《陳情表》而不垂淚者,實為不孝。這一刻,家屬之間的共通點被重新界定:我們都是守候「香港土生土長,又熱愛香港」的一個好人回家的一群家屬。

經過四天的奔波,終於到了裁決是否能保釋的一刻。這時候,家屬在聽候批准保釋,叫到自己所屬的號碼時有片時的興奮,最終卻掉入無望的深淵裏。「蒼蒼蒸民,誰無父母?提攜捧負,畏其不壽。誰無兄弟?如足如手。誰無夫婦?如賓如友。生也何恩?殺之何咎?」《弔古戰場文》這裏概括了我這個家屬的質問!

我不單只是 1/47 的家屬,也是見證這刻的香港的一個見證人。我見證這一代如何「不單顧自己的利益,也顧及別人的益處」;又見證身邊的律師、記者如何為守護真理而勞碌,奔走相告;見證我們所持守的「孝悌忠信」如何在 47 人及他們家人的生命中體現。

3 月 4 日晚,西九的聆訊結束了。我從 2 庭的電動樓梯離開,耳際傳來一些失望,憤怒的尖叫聲,累了,只任身心隨一層一層的電梯往下。我知道白天,透過巨大的玻璃窗所看見到,散落在南昌的木棉樹仍在,只是暫時被那一刻的漆黑所淹蓋。

兒子這次的經歷,把我帶到從未想去的地方:法院,拘留所,可我的人生體驗竟擴闊了,信仰也扎實多了。此刻,只想與兒子和他的爸爸、兩姊妹一起圍在飯桌,一邊享受美食,一邊告訴他:我們一家人的眼界因他開了,心因他親近了!

回程時,我回想這 4 天所述說的每一個在自己崗位上為家人,為香港人所貢獻的。不禁記起一張小小月曆圖畫中的小孩,她蹲下觀看一朵從樹上掉下的木棉花說:「她從高處跌倒,仍然站得漂亮」。

1/47 家屬 

7/3/2021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