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雲

朝雲

左膠

2019/12/13 - 18:42

我係區議員

作者攝

作者攝

2019-12-01 Brew Note 文化沙龍第二十三講

講者:傅佳琳、盧俊宇、仇栩欣、梁柏堅

錄音

廣告

緣於沙龍曾邀請區諾軒分享從政經驗,彼時正準備參選的傅佳琳和陳嘉陽都慕名旁聽,結果傅佳琳成功登科,而且她當選的堡壘區恰恰正是 Brew Note 所在,於是特辦一場沙龍,邀請傅佳琳等同年由聽眾轉任講者,分享參選點滴。吾人有幸見證新世代的政治新星冒起。

傅佳琳

傅佳琳自述身世,原來她是福建人的第三代,父親來自福建,母親來自上海,自小已體會何謂「撕裂」,無論是父母之間,還是父母與女兒之間,三方都因怨懟早已「disconnect」。

小學時傅曾遭父母扔走所有課本,謂女孩子毋須讀書,準備嫁人。中三起她已經出來做麥當勞、7-11、洗碗、補習等兼職,盡力升讀大學,務求自支生活。「我好需要考入大學,因為有 hall place。」

參選前她在一間外資公司上班。當時有更優渥的新工向她招手;自己亦考慮過考 EO,一心嚮往過朝九晚五、住大屋、養柴犬的安穩生活。

但她因在港大讀書而加入 FB 群組「西環變幻時」,反送中運動中有不少人徘徊於生死邊緣,傅響應群組呼籲尋人,終於在政總覓得事主。她在陰霾下看清政府本相,思忖能否為香港付出更多。

隨後網民便談到區議會多區無人競逐,建制自動當選。她決志辭職落區以小撼大。

她笑說一天落區,義工俱已告退,突然有三個穿得很土的中年男人盤桓,對其橫額指指點點。她心知不妙,立即以福建話搭腔,問他們要否量血壓。儘管三人來意不善,哪知一人不意坐下,檢查得出血壓極高。她好言相勸,三人關心則亂,都逐一量度血壓,和氣收場。

親朋都告誡她在北角勝選渺茫,她早已準備落選,但不棄不悔,只求建制當選要付出成本。詎料點票到清晨,點到最後一箱票令她以 59 票反敗為勝,「從來冇想過咁艱難都贏到。」

「所謂紅區都係咁啫!」傅喜促狹地模仿對方語氣,覆述所見所聞,聽眾連番哄笑。無論對方是多麼深紅的親共者,她都能用勇氣和善意,一一化戾氣為祥和。一些福建老人家受她感染,當眾時嘴上說「你下屆再努力」;走到她跟前則點頭打眼色,願意轉投她一票。

參選亦推動傅與父母重新聯結。儘管個人的家庭糾紛不盡是政見之爭,但她相當體會因黃藍而生的家庭裂痕。當父親以「曱甴」形容抗爭者,已然長大成熟的她娓娓解釋抗爭因由,「去到最後得出結論,係林鄭做得唔好先有今日種種,政府要負所有責任,冇必要怪示威者。」

至於母親則規勸傅別和共產黨鬥,她盡力開解,到最後選舉臨近,父母都有來幫手。現時黃藍涇渭分明,但她無分黃藍都竭力爭取,少不免有挫折,但也有意想不到的收獲。一個親中的福建商人本抱疑竇,但見證她辭職落區,自費擺設街站,終於對她說「我真係支持您。」
 

盧俊宇

盧俊宇非常敬重導師陳樹英,「係我從政最重要嘅女人。」

傘運後的 2015 年,他嘗為陳樹英助選,深感派傳單之苦,但結果未盡人意,陳樹英失去多年議席。

乃後他嘗試司法覆核西九故宮,復遭公司裁撤。他與陳樹英面談三次,終於在陳的鼓勵下加入民主黨,18 年 1 月開始落區挑戰何君堯。

陳樹英督導極嚴,要求盧每星期都要擺起碼兩次早站(6:30-8:30),兩次晚站(7:00-9:00),不論風雨寒暑,「都係操番嚟。」

盧強調落區不止參選,還要推動公民教育。不宜向街坊說什麼「黃藍黑白」等大道理,且宜因勢利導。「點解生果金咁少?點解四千蚊派得咁遲?跟住打蛇隨棍上:知唔知邊個搞成咁?佢地就會受落。」

「唔好放棄阿公阿婆,唔好覺得同佢地量完血壓就 OK。民主運動好長遠,有生之年唔知見唔見到。但今日我地要肯插秧,唔係為選舉,而係為下一代。」

盧笑稱何君堯一直為他助選,「簡直係宣傳機器,佢令我地知道良知係好重要。但條 PK 多咗六百幾票呀,依個係好嚴重嘅危機。」

福禍相依,更大的責任隨著區議會過半而至。「市民對我地期望好高;政府又會對我地玩嘢。而家我地孭哂飛,會入哂我地數。」盧相當緊張民主派有沒有表現不致辜負這場勝利。
 

仇栩欣

直到選舉當日仇栩欣都沒想過有望獲勝,甚至擔心大敗。對手人多勢眾,多到一些人居然搞不清服務對象,誤會而向她報到;另有一些人則苦大仇深,不住指罵她一行人為「曱甴」。

參選前後仇一直猶豫去向,雖已辭去舊職,但亦另覓一份新工權為保障。可是旋即因被捕而廣為人識,業已受訓的新工告吹。她秏費積蓄落區,前無定數,後無退路,雖已橫心準備搏盡,但詢問父母意見,終究因徬徨而流淚,哪知父親告訴她如需應急必為後盾。

原來仇從未主動披露志向,直到意外被捕,親戚才口耳相傳至父母。乃後她為方便落區而離家獨居,不再同住的父母非常擔心她安危。不過雙親從未怪責,反而叮嚀有加。一回她訛稱已結束街站,但母親立即揭破,一直追蹤她動態的父母看到其 FB 直播。

她擺設的街站常以反送中為題材。有街坊詢問是否要為反送中投她一票。仇直言不是,她只希望民眾清楚運動原委,投不投票給她沒所謂。她的回答觸動一位街坊,用短訊回覆說欣慰其答案,沒有利用運動來叨光。

仇嘗試聯結社區,組織活動,俾讓街坊能夠守望相助。她特別留意到有一群老人遭到忽視,他們雖住在私人屋苑,但餘下開銷捉襟見肘,子女早已別居,又無力聘請傭人照料,生活苦悶無聊,處境亟須關注。

參選後她的最大變化,就是令她走在路上會接傳單。
 

梁柏堅

梁柏堅已非首次參選,作為「灣仔廣義」的傘兵一員,他在去屆區選落敗,但一直留下跟進議題。一大原因是戴耀廷教授苦口婆心,面提耳命,不可一旦落選就放棄選區。

梁柏堅從事攝影廿年,在反送中運動獲邀加入網媒,紮職一星期便中海綿彈入院,下星期便親歷 831 太子站。

「所有人都崩潰。」他捫心自問除了記者以外還有何身份,因此最終關掉相機協助傷者,深憾在車廂中全身中椒捱棍,本屬受害者的年輕男女始終被警方拘捕。

去到選前最後衝刺,遇上周梓樂罹難,梁與助選義工有過爭論。後者建議繼續專注區選,但梁另有堅持。「要關心人嘅話,首先要關心嘅就係周同學。我性格比較硬頸。」

隨後便是中大理大兩場大戰,留在理大的梁根本無法落區拉票。他解釋留下的原因有二,一來不甘離開時要遭警察搜檢侮辱;二來圍城之初不許記者換班,一旦離開便沒有同事頂替。理大的形勢愈趨嚴峻,831 的傷痛令梁決定留下,多一個記者真相便多一份保障。

事後回望選舉結果,少不免會有戲謔。或曰梁不用現身也能獲勝;或謂梁的「競選策略」就是「我喺理大」。

但梁解釋他特地告誡義工別提此事,留在理大而放棄選舉,歸根究底是理大的人命比選舉重要。

梁自承不是傳統區議員,他期望能別樹一格,但開風氣之先。首要的倡議就是重設市政局 / 區域市政局,取回昔年區議會的實權。

✽ㅤ✽ㅤ✽

最後沙龍承諾四年後臨近下屆區選,會再邀四位議員分享從政經歷,四人勾手指尾作證。

 

原刊於 Brew Note 文化沙龍 Facebook 群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