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不能回復正常 因為原來的正常本來就不正常

2019/12/27 — 16:38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哲學家 Candice Delmas 在 《A Duty to Resist: Why Disobedience Should Be Uncivil》提到,有人會批評非文明(或譯不文明)抗命(uncivil disobedience)如破壞活動、暴動等等等的抗爭方式會破壞了人民之間的穩定和團結連繫,令社會分裂(用我們今日的說話)。相反,公民抗命(civil obedience)著重和平以及溝通就不會撕裂社會。

但 Delmas 提到,其實有些時候,社會的團結穩定本來就是一種假象,這些團結穩定只屬於社會的主流,而主流以外則被排斥在外(這跟人數多寡無關,黑人在外國社會不一定是少數但卻可以是被壓迫者)。每當他們發聲就會被視為「搞事」、「破壞」。所謂的和諧一早逝去,只是我們以為它還存在,壓迫已經成為理所當然,當然到我們當成正常。

Delmas 指出,以非文明抗命的方式來抗爭,反而才能迫使社會正視社群本來就不和諧的問題:其實有一群人一直受到壓迫,現在他們就要咆哮,揭穿建基於不平等的和諧假象。

廣告

香港回不去了,也許亦不必回去,因為「正常」根本不正常,我們只不過揭穿了而已,而真相總是慘不忍睹的:

政府視人民為白痴、肆虐的警暴、指鹿為馬的謊話還有強迫非我族類者下跪的紅色經濟圈等等早於二零一四或更早就存在,被壓迫的就是早已習以為常的香港人。現在我們不過是指出正常不正常而已,而對於不正常的強權這也是一種罪。若然如此,那真的寧願錯下去。

廣告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