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不要苟且偷生,我們要好好生存

2021/3/7 — 12:19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文:戰術研究學會】

近呢一兩星期,我地喺唾罵同慨嘆之外,見得最多嘅相信就係寄語身邊人「好好生存」、「香港人不死」之類嘅說話。

其實自從 2019 年開始,「留有用之軀」、「唔好死」呢啲寄語同路人要喺呢個腐敗不堪嘅世界中生存下去嘅說話,我地都聽唔少。

廣告

可能你地會認為呢啲說話其實同「好人一生平安」、「天佑義民」呢啲祈求個世界賞善罰惡嘅說話差唔多,都只係窮極則呼天,講出嚟令自己喺呢個崩壞世界好過啲嘅口號。實際上呢啲說話最終能唔能夠落實,大家都好清楚其實並唔係我地可以決定。

但係我並唔同意「好好生存」只係呢種口號或者慰藉心靈嘅說話,而我相信身陷險境仍對大家如此寄語嘅手足都係咁諗。我亦都唔希望之後會有人以此作為歎住冷氣指責他人「唔好好生存,剩係識送頭」嘅教條。

廣告

喺 47 名政治犯還押前,佢地大部分喺最後都對公眾寄語類似嘅嘢,可以話我地而家係延續並幫佢地傳播呢種思想。

但係呢種「好好生存」嘅思想到底係為乜?

如果大家仲記得,早幾日瘋傳過何桂藍係庭上自辯嘅一段話。大意就係:「XXX XXX XXX*」

可能大家會覺得其實都預左唔會放佢出黎,佢講唔講都係唔影響結果。但係大家有冇思考過,既然佢講唔講都冇影響,點解佢都仲係要咁講?更何況最終結果係爆冷地有人被放出黎。

如果佢當日跪地求饒,會唔會佢今日可以出返黎,「好好生存」多一段時間呢?當然有可能。但係,即使佢真係可以出返嚟,佢又係咪真係能夠「好好生存」呢?

其實何桂藍正正就係以身作則,示範左佢係還押前寄語各位「覓得心安之途」咁活下去到底係咩一回事。我地從瘋傳嘅短短幾句話,都唔難睇到佢其實都好想出返去「好好生存」,所以佢願意接受任何條件,但係佢依然係講多左一句對佢返出去冇幫助嘅說話,甚至係將佢最後一絲出返黎嘅可能都抹殺埋既說話。係呢點上嚟講,其實就係大家好鍾意講嘅「送頭」。

明明話「好好生存」,點解又要「送頭」?

因為好好生存嘅條件已經超越咗佢嘅底線,若果佢為咗生存而放下呢條底線,佢最終只能「生存」而唔會係「好好生存」,因為咁做係違背良心,並非「心安之途」,佢不能安心咁生存下去。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此消彼長之下,所有人遲早都需要面對抉擇,到底係要卑躬屈膝苟且偷生咁生存下去,定係堅守自己嘅底線,安心咁死去。

所謂「香港人不死」,並唔係因為香港人仲未生物意義上死亡,而係香港人仍然能夠堅守自己嘅底線。假如尚存嘅香港人全部都仲存活,但係佢地之所以能夠「生存」係因為佢地甘願違背良心去換取政權嘅「不殺之恩」,香港人其實已經死去。

一定會有人將以上嘅說話扭曲成「邊個跪邊個就係鬼」,但係我希望大家諗清楚嘅係:你條底線喺邊?如果真係到咗生死關頭,你又願唔願意繼續堅守呢條底線?

「唔好死」、「留有用之軀」、「好好活著好好生存」通通都係叫人留返條命。我係非常同意,亦都非常體諒有人會逼不得已配合政權以換取自己一絲生存空間。只不過今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終有一日會觸碰到每個人嘅底線。到咗呢個時候,呢啲話語先會真正發揮作用,每個人都要面對嘅最大考驗並唔係「點先可以留返條命」,而係:

呢條命,到底係留嚟認命,定係留嚟革命?

身陷牢獄,甚至已經離開咗呢個世界嘅手足,已經用自己嘅生命回答咗呢條問題。

 

(*由於《刑事訴訟條例》9P 條限制報道保釋事宜,本文經編輯略作刪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