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今年六月還可以上街遊行嗎?

2020/4/12 — 19:44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還有兩個月便是「6.12」的一週年,昨晚接受了一個西班牙記者訪問,談談香港的疫情和醫護近況。他告訴我他幾個月前來了香港一陣子,採訪了一些示威和拍了一套紀錄片。他很想再來香港,還問我六月大家會再次上街遊行嗎?我苦笑道:「我真的不知道,現在一切看似平靜,但大家心中仍然充滿憤怒,很想反抗,社會撕裂並沒有修復。我想政府不會那麼容易收回限聚令,相信六月時會以疫情為名禁止所有遊行活動。」

新冠狀病毒肺炎第二波才稍為緩和一㸃,每天確診數字由幾十個下調到不出十個,但這只反映那些在外地工作和留學的港人都差不多回來了,並不是病毒暫停在社區散播。本地小型社區爆發,如同屬一間公司的酒吧群組,發生至今已差不多一個月,第三代傳播個案仍然發生,社區也偶爾出現沒有明顯源頭的零星個案。另一方面,現時仍有 616 人留在公立醫院接受治療,當中 13 人情況危殆及需要留在深切治療部,這才是考驗我們醫療體系的時候。上星期有報導指本港醫院的深切治療服務不足和分配不均;擁有多達百五張隔離病床的九龍東聯網,卻只有四張符合資格的負壓深切治療病床,而現時接收了近八十多名確診病人的聯合醫院有可能用盡了手上兩張的負壓深切治療病床。隨著本地感染個案數字和感染者年齡慢慢上升,出現危重病情和需要進入深切治療部的病人必然會增加,除了病床的數目不足,有效治療危重病情的藥物供應也不樂觀。醫管局表示曾替危重病人試用效果較為顯著的瑞德西韋,更在記者會上向外界公布反應理想,可惜他們沒有向公眾說明只有小數在兩間大學醫院和瑪嘉烈醫院留醫的病人才有此機會。

政府這邊廂認真地把公園、運動場、籃球架和龍門綁上重重膠帶,慎防年輕人有舒展身心的機會;那邊廂卻任由市民在這幾天假期湧到離島、西貢、旺角和深水埗等街頭,不作任何人群控制和勸喻。有些市民的邏輯很奇怪,他們不容家居隔離、戴著顏色手帶的人士上街購物,卻接受自己冒險上街,與一個又一個袁國勇教授提到的隱形帶菌者接踵摩肩,我覺得「不見棺材不落淚」的不單止是對疫情樂觀的官員,有些市民亦然。新冠狀病毒的傳染性甚高,病徴變化多端,無病徴者可帶大量病毒,它亦可在肺部大量繁殖,引致肺功能衰竭。如果大家在社交隔離上鬆懈,疫情必然會纏繞多時,屆時政府便有藉口再次延長限聚令。第 599 章《預防及控制疾病條例》賦予食物及衞生局局長,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可為防止、應付或紓緩該公共衞生緊急事態的影響,及為保障公眾健康,訂立規例。它亦給執法人員很大的權力,讓他們在沒有搜查領下進入私人場所執法。如果政府和警方別有用心地,把這條例的權力用到控制疾病以外的目的上,如警員在三月三十一日晚聲言要票控五位在太子地鐵站附近被搜身而互不相識的人干犯限聚令,市民的人身自由必受剝削,後果不堪設想。

廣告

控制疾病傳播和保障人權自由的確有互相抵觸之時,問題癥結在於政府如何取得平衡,實施的時間長度亦要合理。講求自律的公民社會較少依賴法律來解決公共衛生問題,亦避免給予當權者藉口。我希望市民明白上街有時,娛樂有時,在今天這人治重於法治的環境下,香港人僅有的人權卻一去不復返。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