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在爭取什麼?

2020/1/15 — 15:17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梁風】

我從不覺得「民主制度」有多麼遙遙無期:一人一票,政黨輪替,民選政治,本來就是大勢所趨,實現只是時間問題。中華民國台灣地區的選舉剛剛落幕,它展現出的民主政治已經相當成熟:政黨和平競選,民意充分彰顯,政權越來越成為民意的代理而非主宰。回頭望去,從 1996 年第一次直選至今,也僅僅 24 年而已。

但這能化解今日中華民國台灣地區的困局嗎?蔡的當選,能反擊共匪咄咄逼人的勢態嗎?蔡在任四年所帶來的貪腐滋生,財閥崛起等問題,台灣人有解決的方案嗎?除了投下那或韓或蔡的一票之外,台灣人為台灣,能做的,打算做的還有什麼呢?

廣告

香港也是這樣,最近我常思考一個問題:一旦民主降臨,義士全部釋放,戰犯公審完畢,可以自己作主的時候,我們會做些什麼呢?

太多數人第一反應「香港獨立」!OK 的,但 and then?「香港獨立」最多只是宣告「我成年了,要自己話事了」,但沒有講明對香港話事的任何規劃!當我在各種場合追問這個問題,多數時候收到的,是對方一段不短時間的沉默,之後才勉強頓出幾個字,例如驅逐紅色資本,等等。至於能提出深層次改革經濟、分配制度,縮減貧富差距,維護民眾切身利益等訴求的,實在寥寥,看來大多數人並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換句話講,雖然香港人口口聲聲想要「民主」,其實從來沒有想過要自己「作主」。

廣告

香港人所要的「民主」,不過是想「擇主」而非「作主」。這樣說可能得罪好多人,但諸位試想下是不是這樣。例如好多人提出的所謂「光復」:先獨立,然後恢復既有模式,港英的模式。英國文化動輒將名校、貴族掛在嘴邊,傳統香港亦然。入息卑微的你,可否有氣量和家人子女一起,欣然接受這種等級歧視?原有的制度足不足以讓努力工作的你買到樓、享受到一個富裕都市應有的福利、擁有與富人平等的尊嚴?如果不能,革命又是為了爭取什麼?當革命成功了,又為何不提出?

又例如鼓吹只要一切由「真香港人」話事,問題就會解決的。大家想想,現時壞事做盡的官員、建制、藍絲,哪個不符合你們「真香港人」的標準?他們有否因為自己是香港人而在出買市民利益時手下留情?

對民主最大的挑戰,從來不是制度,而是民主能力:簡單講,就是公民有沒有足夠的政治理性、政治能力,為自己社群「作主」。

做個會得罪好多人的比喻:香港市民在政治上只有 5 歲,共匪「後媽」不讓你做主,欺負你,你不服。經過抗爭,你終於有權作主,但 5 歲的你提出的居然是什麼呢?

「學返我親生阿媽咁就得喇!」

「但你大佬(富人)會蝦到你好慘喎,唔需要改改?」

「唔緊要,阿媽話過,係佢勤力過我啫,我再努力d都可以追上大佬㗎!」

有票,有制度,未必有民主。一個政治「小孩」,就算給你選票,又能為自身爭取到什麼呢?不過好似台灣一樣,自由地揀選領導人,但絕無法解決社羣危機,爭取自身權利,改善生活;或者好似日韓歐洲,等級森嚴,權貴勢力壟斷,民眾自覺無力遠離政治,甚至重回獨裁。

有主人翁意識,有能力為自身利益爭取謀劃,方能謂之「作主」!於個人如是,社群亦然。這需要從小長期的學習實踐,亦是政治集團最不願意培養民眾的能力。政治學並不艱深,所有政治天才都是自我神化的結果,無非是多了有意識的鍛煉,壟斷一些資源罷了。我希望香港人都能擁有這種能力。

但這談何容易!香港從沒有政治家,只有富或不富,護照多與不多,只能留低,或可以換個地方聽 order 的臣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