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有幸,親睹「歷史」如何被生成

2020/8/9 — 10:28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引頸以待的美國制裁名單昨晚終於出爐,難得有一晚好覺瞓。

經歷一年多抗爭運動,香港人除了變得更有韌力和更關懷國際時事,對何謂「歷史」也有了極其深刻切身的體會。其中一個深刻體會必然是:

歷史並不是客觀的。

廣告

因為,歷史是由勝利者/當權者書寫的。

魯迅很厲害,對此早有領悟。上世紀二十年代他在廣州演講時說道:某朝的年代長一點,其中必定好人多,某朝的年代短一點,差不多没好人;因為年代長了,做史的是本朝人,當然恭維本朝人,年代短了,做史的是别朝人,會自由地貶斥前朝人。(引自〈魏晉風度及文章與藥及酒之關係〉)

廣告

正史由朝廷史官撰寫,所以有「寫臭舊朝」傾向,影響後世人對一朝的觀感。中共也把蔣氏中華民國寫得極臭。來到廿一世紀的fb/twitter時代,人人可在網絡寫下歷史見證,應該沒以前那麼「一言堂」了?

然而,當權者仍然擁有左右「歷史生成」的大權。

因為政權總是擁有最多資源。它的嘴巴最大,且擁有殺滅對手聲音的權力,所以它必然能留下最多「歷史文獻」。(在香港公共圖書館裡,我們將找不著持平或同情抗爭者的書,只會見到大公文滙《哭泣的城市》、屈小姐《一場集體催眠》之類歪曲狗屁;運動的重要「文獻」連儂牆,曾是城市裡一道風景,現在運動都未完,便只剩下刮不走的膠水痕跡。)

因為政權留下的「文獻」多,被未來的歷史學家看見和採用的機率相對較大。(五十年後的歷史學家,仍知道連儂牆存在過嗎?)而時日越久,歷史學家便越難考證官方說法的真偽,因為很多事情的脈絡,已被刻意毁去。

在這場抗爭運動裡,我們尤其能明白這種「歷史」的「局限」。「歷史」要靠「歷史文獻」來重組,而「歷史文獻」卻被當權一方把持了99.9%。這一年多,我們便親眼目睹邪惡政權如何動用手上所有宣傳機器,一步步地顛倒黑白,把fake news變成「文獻」。

我們明明身在其中,知道由頭至尾,這都是一場人民自發的抗爭,但中共國及其傀儡卻不斷spin,變成有「外國勢力」在背後指使、以「近乎恐怖主義行徑」危害國家安全的違法活動。

今年4月,林鄭在「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用影片致辭時,便採用了這種說法:「反修例」引發大量暴力事件,挑戰香港法治,更出現了極端化、近乎恐怖主義行為,包括自製炸彈、藏槍、襲警(按:其實這些案件有無作大成份,不少人仍心裡存疑)……這些違法活動若未能有效遏制,將有可能提升到危害國家安全的層面。政權對人民訴求的置若罔聞,警察濫暴激起的火山級民憤,被徹底刪除。

這樣的官方文獻層層堆疊,很可能就成了「歷史」的雛型。

歷史罪人林鄭月娥不過這場運動的「官方版本」尚未定案。就像一團泥膠般,它仍可供政權任意捏塑,變成最利於鞏固政權的形狀。

官方最新捏出的「版本」,在2020年8月8日這天出爐:反送中是一場「反政府動亂」。

8月8日,港府發英文新聞稿回應美國昨夜對十一人的SDN級制裁,指對方「卑劣」「無恥」;兩個多小時後再發中文新聞稿,以「反政府動亂」(anti-government riots in Hong Kong since June last year)稱呼這場運動。

還記得,我們最初曾為林鄭將6.12定性為「暴動」而憤憤不平,「五大訴求」其中一項就是「撤回暴動定性」嗎?現在,「暴動」都唔夠,要上升至「反政府」和「動亂」層次。

這是國家級的「夾口供」行為。

定性為「反政府」,代表這是一場「顛覆政權」運動,代表參加者都犯了「國安法」,代表政權之前的一切濫捕濫暴沒有做錯,代表美國政府是「蠻横霸道」,擁有「不願别人安裝防盗門」的陰暗心理。

主子不斷改換版本,令政權的卑劣行為看來合情合理,但長遠來說,卻令反送中的「歷史文獻」裡,又多出一些虛構成份。

到底最後我們這場運動會被spin成什麼模樣?看看「鴉片戰爭」這例子,大概可猜到幾成。

鴉片戰爭,今天被中共國捏塑成「百年恥辱的開端」:大英帝國老謀深算,用鴉片毒害清朝老百姓然後發動侵略,林則徐則是頂瓜瓜的禁煙民族英雄(其實起初最想發動戰爭的並非英政府,而是在廣州鴉片走私商渣甸等;林則徐雖清廉,在禁煙一事上卻操之過急,令兩國關係急轉直下,英雄與否真是見仁見智);中國人百年來被列強欺壓,直至共產黨上場,才圓了大國崛起的中國夢。共產黨萬歲!

這個官方版本,絕不容推翻;說穿了,是中共國想藉民族主義教育,生產更多仇外自大的「小粉紅」,簡稱洗腦……

觀乎今天全球的反中共格局,我猜在五十年後,「反送中運動」極有可能被捏塑成「中國以文攻武略反抗列強凌辱的導火線」?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