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為何在暴大升起國旗?

2019/11/14 — 11:25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文:我係民國派】

12 日深夜,我們的手足,在戰火中的中文大學五支旗桿正中一支,升起中華民國國旗,不想引起了兩岸三地的關注,有鮮花也有雞蛋。我們民國派青年想從當事人的角度,談談想法。

由於 12 日是國父誕辰,我們原計劃當晚八時在沙田新城市廣場集會,緬懷國父革命精神,並演說我們對時代革命的主張。由於暴大情況危急,我們權衡之後認為,紀念國父不應行禮如儀,立即投入暴大保衛的戰鬥,才是對國父最好的紀念。於是我們宣佈集會延期,立即前往暴大,投入工作,直至深夜十一時,事態緩和,才退至五支旗處休息。這時有手足留意到旗桿空空,提議不如趁 12 日誕辰沒過,把國旗升上去,也算一種紀念,我們一致叫好,但找遍所有背囊,只有一支 6 號小國旗,於是便把小國旗升了上去,其他團體隨後也紛紛效仿,在其他旗桿升起「光復香港」等旗幟。

廣告

這就是事情的由來,並非如網上所傳「強佔」中間旗桿,純粹只是先到先得。如果當時中間旗桿上有其它旗幟,我們當然不會把它強行拉下來,而會直接升到旁邊旗桿去。

但似乎有人對這種「排位」不滿,揚言要將旗拉下來,把英美日龍獅什麼萬國旗升上去,頗有革命的架勢。稍微口氣輕一些的,也認為把民國旗放中間不妥,應該把「光復香港」旗或者「香港獨立」旗,總之是香港放中間,也似是當仁不讓。

廣告

我們沒有這麽大火氣,雖然志承國父,自認「暴徒」,剛才說了,如果當時中間旗桿不空,我們完全不糾結。但如果說民國旗佔據中間旗桿就是有失體統,要「革」民國旗的「命」,那我們就要講講道理了。

我們的「時代革命」,最終目的是實現香港民主,所以獨裁政權的旗幟不能掛,例如「特區區旗」,「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納粹旗」,「北朝鮮旗」等等。「中華民國國旗」是獨裁旗麽?稍有常識的人應該知道,「中華民國」現時是一個總統普選的民主化國家,所以這條不成立。

然後說說放中間的問題,放中間相當於宣示主權。有人說要把英美旗放中間,美國雖是第一大國,但幫忙效率那麽低,放中間合不合適自己想。至於前宗主國英國,歸不歸英,我們不能一廂情願,要看英國人的態度,我不知道如果當時暴大上全是英國留學生的話,下場是否會這般狼狽,英國是否會這樣沉默?如果是的話,那歸英也沒有用,英國也救不了香港,不是的話,說明英國人根本不把香港人當國民,我不知道跪求當上二等公民會不會是民主出路,至少這不是我理解的「時代革命」的意義。

至於有人說民國旗放中間是為了紀念新亞書院錢穆先生,坦白說這不是我們的本意,至少不是理直氣壯放中間的理由。我們的想法很簡單,就是宣示香港是中華民國的國土,包括大陸也是,中共整個政權都是非法的,這就是我們民國派的信念。

當然,我們民國派也是「時代革命」的一份子,本身並不反對香港本位,把「光復香港」旗放中間,但請諸位不要忘記我們的目標,是香港民主,而敵人是中國共產黨。其他一切,包括獨不獨立,歸不歸英,托不托管,都是手段,都是為了對付共產黨。

很簡單一個道理,我們舉「光復香港」旗也好,「香港獨立」旗也好,共產黨都不怕,為什麼?這相當於承認它在大陸的合法性,承認我們分裂國土,它就可以說你「港獨」,可以打你。如果舉「中華民國」旗,它能說我們「港獨」麽?反而是我們,可以名正言順起義,反咬它是非法政權!

我知道大家對「中國」懷有恐懼,大陸淪陷七十年,大家沒有信心與「中國人」共享民主。其實當年國父孫先生也遇到這個問題,而且更為嚴重,因為滿清的洗腦不比中共差,而且長達二百多年,哪個國人不剃頭?哪個國人敢反抗?那孫先生是不是應該「收皮」了?如果是這樣,那就沒有「中華民國」這個民主國家了。「納粹」治下的德國人,不也是很狂熱,現在不也民主化了麽?

OK 我說的這些太遙遠,那就問你自己,你自己出生以來,有否一刻真心覺得共產黨是好的?偉大的?誰都會有暫時被蒙蔽的時候,如果這樣就無藥可救,那今天豈不是見不到大家了。我為什麽這麽自信舉這個例子,因為我們民國派的不少手足,包括當天暴大的升旗手,都是深紅轉來!

我們不要讓恐懼造成孤立,不要低估了全球華人的力量,希望在我們手中。退一萬步,中華民國都是民主的,中華民國的香港還會是獨裁的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