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的問題出在總公司

2019/11/20 — 20:44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卻像有無數說話,可惜我聽不懂。」—《李香蘭》歌詞

美國政府在前晚呼籲香港政府在處理理大圍城事件中不要使用具殺傷力武器,林鄭月娥在昨早的記者會就說會以人道方法處理事件。這不就是中共口中的向美國屈服?

林鄭那有這個本事裏通外國,它分明是來自中央指示。後來發生的「救人不分左右中」,做好做醜的,解決得七七八八,留下的理大廢墟,只是一個殼,等待上頭吩咐,是否獻世過了今個星期天,讓每晚救仔,順道取消區議會選舉?

廣告

我們再看看美國兩院通過《香港民主與人權法案》,法案只是一隻棋子,方便特朗普玩嘢。香港示威者如獲至寶,就算它止得咳,也只是一時,甘願當別人棋子的人,就要有被別人用完即棄的心理準備。不過它很可能觸動香港神經,影響局勢發展。

另一件值得討論的事是高院裁定「蒙面法」違憲,人大法工委立即表示高院無權作出裁決。本來,它應等待港府上訴至終審,若終審法院不醒爬才進行釋法。現在,它表示正收集人大意見,意即準備釋法,這做法迫使前終審法官李國能發聲反對。蒙面法本來沒有實際意義,今趟上訴是一敗筆。

廣告

所有這些,都顯示香港處於僵局,是因為香港的總公司 — 中共,將香港視作一隻棋子,利用它在國際舞台上玩嘢。

香港現時的局面,只有林鄭立即下台和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才可以平息民憤,拯救黎民。這樣容易的事為什麼中共不做?中央有膽直接繞過基本法機制進行釋法,它一樣可以直接下令設立調查委員會,差佬敢托槍上街遊行嗎?

所有問題膠著,是因為中共出賣港人、出賣林鄭、出賣警隊,只從自身政治利益著眼,不理香港死活。

回頭看香港,所謂十萬和理非分成五大人鏈上街救仔,與真正的救仔無關。曾鈺成救出的仔,比他們救出的為多。有事還是找民建聯!

蒙面黑衣人的手法已經無法改變,這好比 Iron Man,每集都是 Iron Man,改了就沒收視率。

我在英國曾遇到一位意大利的中產精英,他不熱衷政治。他同情法輪功,但認為法輪功不了解中國國情。他說,民主必然要爭取,全世界如是,不爭取就永遠沒有民主。他也說,很明白香港青年人的做法,因為不如此就完結。

雖然街頭暴力越演越烈,這只會招來殺身之禍,必然會遭到全面鎮壓,包括實彈開槍射殺造成人命傷亡。若香港警察實彈鎮壓不能弭平動亂,就由解放軍出手,說什麼香港是中共的外匯集散地不敢出兵是笑話,中共永遠是政治高於一切。

如我之前文章所問,你們黑衣蒙面人不同意這說法的,請告訴我,你們有什麼解決方法?

雖然運動形式似乎沒有改變,它還是有兩個內在改變的。第一,在訴求上由要求民主改為反對警暴;第二,在宣傳上由鼓動爭取轉為救救我們的孩子。這是從第一層面轉移到次要層面。

理大危機本來已經解決,今天出了個中學復課,特衰政府的人頭豬腦班子不知道黑衣衝擊運動內,醞釀著另一場中學生運動。兩者有本質不同,教育局本應鼓勵學校直接與學生對話,支持通識老師與學生溝通。可是它受了香港殖民地教育教出的淺見精英所害,斷了這分洪閘。中學生無辜地被利用,最壞的情況就是港產六四。中學生們應盡快獨立起來,穿上校服,拒絕蒙面,也拒絕蒙面黑衣人混入其中,向警方申請舉辦全港最大規模的中學生集會。這會制約中共屠城,改變歷史。但他們必須明確地拒絕任何形式的暴力。

這幾天內唯一可做的事情,是中學停課至下周,否則區選註定無望。取消區選的後果可以十分嚴重。

現在沒有人知道明天太陽是否從東方升起,未發生的事情永遠是未知,可能習近平也不敢肯定。

後記:

林鄭和新任警務處處長鄧炳強必須與暴力切割。在視頻看到的黑警害群之馬,用軍靴蹋在已被另一個警員制服,已捆綁的被捕人士的後頸。這種殘暴行為可以致命,人神共憤。若政府對這些行為視而不見,繼續縱容警察濫暴,他們何顏召開記者會,面對巿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