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究竟是否真的擁抱「攬炒」?

2020/10/22 — 19:15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首先,大批手足面臨失業之際,對其落井下石者,甚至辱之為「飛雞」之人士,固然是百份百的柒頭。但此論點已在抗爭圈子廣範流傳,不重複。

但,面對這些論者讓我更為納悶的一個問題是:

究竟這個共同體有多擁抱攬炒這概念?「攬炒」是否同樣被視為了 condom?

廣告

去年,我們開口埋口把「攬炒」掛在口邊,if we burn, you burn with us 被視為運動的核心精神之一。

攬炒最基本的概念是,要是你要如此大規模地傷害、消滅我們,那麼我們定必要你們負上代價,絕不會默默受辱。

廣告

這些極權的爪牙以至中共政權,多年來把香港當作中共的「白手套」、權貴的後花園,把「自由」、「民主」、「法治」包裝這個城市繼而以此獲利。「攬炒」,就是唔好又食又拎,你要撕破面具,我們就把面具撕破到底,明知會自傷也要為你帶來傷害。這個運動目標的前題是,香港 has something to lose,但我們願意犧牲、自傷,也定必要藉此傷害極權的利益和根基。

事實上,攬炒的過程必然會傷害到自己,或者手足。

國際不再視香港擁有一國兩制,大家拍手;

國際不再視香港為跟中國不一樣的城市,大家拍手:運動里程又達成多一個;

國際對香港實施金融制裁,大家拍案叫絕、全城歡呼:「今次你班仆街仲唔攬住一鑊熟?」

國際制裁、香港不再享有任何特別地位,當然是會希望看見效果:外國撒資、經濟受創,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不再。不然制裁條鐵?沒有效果的制裁只是冠冕堂皇的便宜說話而已。

但這些隨之而來的後果,必然是會傷及自己手足。

經濟下行,外資逃離、企業倒閉或「重整業務」,一定會令手足被炒、一定令手足搵唔到工,一定令手足會面臨好嚴峻的經濟困難。

企業相繼執笠、越來越多人失業,這個是追求「攬炒」必然會經歷的過程。

也是攬炒的「基本」。

倘若在往後的日子,我們仍然對這些事件幸災樂禍、落井下石甚至嘲辱為「飛雞」,恐怕沒有人會再真心繼續追求「攬炒」。所謂「不怕攬炒」,最簡單的精神力量就是來自對手足的信任,相信自己有事會有人出嚟「救手足」。

「救手足」這三字絕不止於街頭,攪炒來臨時,經濟層面上「救手足」絕對同樣能應用,尤其是攬炒來臨時更見關鍵。

黃色經濟圈之所以重要,絕對不是甚麼在抗爭止息之時讓大家有個心靈慰籍而已,而是要做到自己強大:自己要強大得令敵人不能消滅,才能在情況越來越差之際保護手足、「救手足」。

自己的力量徜若不夠強大,真正攪炒來臨時就不會夠多人一起堅持下去。

如何在黃色經濟圈中救有案在身的手足、救服刑完畢的手足、救因追求攬炒而失業的手足,絕對是運動會不會潰敗的關鍵。

國泰裁員、攬炒來臨,我們要的不是落井下石,而是有救手足、跟手足同舟共濟的決心、意志和能耐。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