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勸她退下來 她只道,再退就沒有人了

2019/12/27 — 18:12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來說一點可以說的事。

這半年發生了什麼?

有些仔女,消失了。聯絡不上,聽聞也沒有被捕。唯有,寄望你們平安。

廣告

也有幾位女孩,全隊人,剩下一半。全數有心理問題,壓力創傷後遺症,長期失眠,心理以外,還有一身傷。

又認識一個男孩,早期執彈隊。沒有準備,只是幾次都剛好在落彈處。慢慢找到隊友,執到九月,手腳潰爛,難以入眠。

廣告

一位女生,喜歡王貽興,所以也想讀中大。為了守護偶像的母校,她上山抗暴。有CU人摸摸她的頭,祝願,DSE要努力,一齊讀暴大。

也有人,被藍絲父母逐出家門,中催淚水那夜,獨自在後樓梯瞓地下。全身剌痛,氣溫低,心更寒。

七月,我問一個仔女,何以要走到這麼前?

她說,想香港有未來。

理大屠城,她報平安。

「爸爸,我好想返去。我想救人。」

十二月,她身心問題俱重。我勸她退下來,她只道,再退就沒有人了。

這半年發生了什麼?

我不知道,因為有太多事件,我們都不想知道。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