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去移民,打國際線」

2020/12/21 — 10:54

資料圖片,來源:Andrew Wulf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Andrew Wulf @ Unsplash

中產移民,本無不可,但臨走之前還自製光環,聲稱自己離開是為了「保存實力」,「期待小朋友日後回來可以替香港創造另一番將來」。稍作翻譯,就是「你們加油,將來沒事我的小朋友就會回來 free-ride」。

這些人總是有意無意混淆難民和移民。別人因為生命和不公審判,唔走唔得,叫做流亡。流亡者捨不得是人之常情,寫甚麼說甚麼都是值得體諒,因為他本身是不想走;你走,是乘著香港人道危機的大背景,獲得寬待同情,去尋求更好生活,那叫移民,卻食光了香港本土犧牲的人血饅頭。不吃白不吃,反正血已經流了,豪俾你也是時也勢也,但佔了便宜又賣乖,為甚麼還要說這些幹話,站得高高將自己的移民粉飾為政治抗爭和受難?你有受難嗎?你安全得很,不用再焦慮啊。七百萬人沒有資產資歷移民的香港人,就每一日都在受難,你說這些,are they a joke to you?你們是 political exposed person 嗎?不是 political exposed person,打甚麼國際線?《國安法》一出成班人都刪社文帳號啦,給他豹子膽也不敢打國際線。

不憑空刷點優越感,你就過不了日子?還有那班走了的海外人,一天到晚就叫人走,說香港沒救了,還作香港人盡走就可以破壞香港經濟導致中國受損的春秋大夢,戰略路徑不是比建設民主中國還要迂迴?一般人有錢嗎?適應到嗎?到時變了人球又是責任自負,這些移民 KOL 會負責嗎?

這個年代,連移民都要圍爐,好像要叫多點親朋戚友才顯得人強馬壯。好像老鼠一樣拖男帶女、公告天下,要在台灣英國之類地方搞香港城香港村,自己活著就當是續存香火。其他人不人知道危險嗎?不絕望嗎?用得著你們躲在安全地方,像倒夜香一樣重覆又重覆?人為了合理化自己的行為,真是甚麼都講得出。有人說,不走,難道在香港為極權政府貢獻 GDP?李嘉誠也沒那麼大口氣,你一年交多少稅?本來留守派已經說,移民沒問題,但某些移民人倒是造出一個理論,說留下來的人才是次等,自己離開才是大局為重。為了洗刷自己做逃兵的恥感,反而說留下來的才是壞事。

就像以前其他人幫不到忙也算了,還要造理論指責別人奮勇反擊壞了大事。「保存實力」,你的實力何時用過出來?你是保存實力,難道我們在這裡則是浪擲氣力,白費心機?天寒地凍,還有很多人在擺站講十二港人,難道他們是浪費實力?

不憑空刷點優越感,人類就過不了日子。移了民就離開熱廚房,之前越把自己看得高、越貢高我慢的人,移民之後,一切安定下來,安全了,好像成為了次等參與者的劣等感就油然而生。接著心理防衛機制開啟,反過來要說本土人是二等香港人,自己才是向外征服的前鋒,才能平復自己的心理。這些人去黃店食野打卡、買《蘋果日報》就當自己是新鮮蘿蔔皮,聽到有得移民就進化成蝗蟲。做國際人沒問題呀,之前就不要說甚麼熱愛香港擺出一個至死不渝的樣子嘛。矯情到臨行之前,也應該放下吧,點知還是堅持自己移民是「抗爭」。

然後某些人拿 BNO 又有拿 BNO 的優越感,放寬門檻是你爭取回來的嗎?是大多數根本沒有 BNO 的年輕人流血坐牢為你們爭取回來的吧?然後竟然有自命不凡的 BNO 人說,流亡的 15 歲少女因為不是 BNO 人,所以不用關注。一直都覺得 BNO 都成為一個身份認同,是一個笑話。一個身份認同要靠踐踏沒有 BNO 的人來建立,人生有多蒼白才會如此?英國有償還不完的道義責任,是他們欠了香港人,但這不代表 BNO 人就是貴族,比新一代了不起。有沒有 BNO,都是陰溝裡的乞衣,你就多一塊麵包罷了,就在旁邊的乞衣面前趾高氣揚。其實你也是乞衣,同樣逃不過陰溝上空的星星。退下來做觀眾就安份吧,仲要扮主角,配角都未輪到你啦。

不要讓我們知道五年十年之後,這些人在外國窮極無聊、沒有理想工作,又掛念絲襪奶茶和港菜蒸魚,就借啲意「回流」,到時又發一番「這裡才是我的根」的矯情。如果香港有一日在深水埗發現石油,一港元兌換七美元,他們就會回來說自己也有份抗爭吧?

你有錢,在那裡都可以行走,但認親認戚就免了。你可以在香港最危難的時候離開,是你前世修來的福氣,這個十字架你沒有份一起擔,就沒有份。沒有份不是有罪,但不是你流的血汗,別打算竊據。你們的話,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一個人把木斧頭掉到河中,就對河神謊稱,自己掉了一把金斧頭。而現在香港的版本是,很多人連斧頭都不付出就謊稱自己掉了金斧頭,故事可能叫做《醜陋的香港人》。

作者 Patreon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