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名理大校友:校園燒了重建就是 但香港法治良知能重建起來嗎?

2019/11/18 — 9:13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梁知】

昨晚和妳商討後,決定由我出去支援母校的學生,其實我知道,這是一個很傻的決定,就如當年你決定嫁給我一樣傻,我也知道,其實妳也很想去的,但是總要有個人留下來,照顧老父和兩個毛孩,所以妳留下來照顧他們,我反而會更安心,我知道妳會擔心我,但我更擔心在場的學生。

昨晚的情況,和我十二歲那年,在電視上看到在北京天安門的沒兩樣,軍警開著裝甲車衝向留守的示威者,視人命如草芥。有人說,學生也在擲汽油彈啊! 可是,如果不是學生擲汽油彈,擋住了裝甲車,昨晚前線不知有多少學生被裝甲車活活撞死了。

廣告

然後有人會說,學生為何要堅持留守,撤退了就沒事。 說出這種話的人,就是典型的賣港賊,對學生來說,大學就是他們的家,有强盜要佔據你的家,你不留下來保衛家園,貪生怕死的溜走,還質疑學生為何要死守,卻從來不問强盜為何要强攻一個校園,背後目的為何。

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平民百姓,昨晚能做的,就是聯絡一些政治理念相同的司機,接載想離開的學生,堅持留守下來的,我們就透過一些學生領袖,分發一些物資給他們,主要是基本食物,食水,醫療用品。

廣告

看到我熟悉的校園,烽煙四起,我難過的不是被焚燒的校園,那只是死物,燒了,重建就是了。

但被烈火燒毁了文明的香港社會,法治,道德,良知,可能永遠都不會再重建起來。

政權無日無之冷血和涼薄的歪理言論,每天花費公帑,在電視上播放廣告,叫你「珍惜這個家」,卻每天放任警察濫用暴力,他們仿彿是活在另一個平行宇宙,與市民所認知當前的社會局勢完全脫節,又或者根本是戀棧權位,利益,把做人的良知通通抹走了。

警察用武力拘捕記者,阻礙記者拍攝,目的很明顯就是想進行一些不見得光的事,封鎖線越封越遠,記者能拍到的,市民能知道的,越來越少。 政府放任解放軍到街上「自發」清理路障,明顯視駐軍法如無物,當然,港共政權,連屁也不敢放一個。

醜惡的港共政權,仍有很多詭計在籌劃和進行中,作為香港人,能夠做的,就是團結,不分化,不割蓆,暴力是不對的,但當你和平遊行,表達訴求,政府充耳不聞,軍警向你使用暴力,你以為只是投訴,譴責,對方就會停止嗎? 別這麼天真了,他們已經殺紅了眼,為了向中共邀功,扣扳機 (粵語稱作「掹雞」)時絕對不會手軟,也不要奢望他們會有一絲憐憫的心。

終於天亮了,這一夜特別長,是疲累的一夜,也是傷痛的一夜,我一邊在協助疏散,一邊在派送補給品,也看到有學生,記者被捕,臉上的已分不清是汗水,還是淚水。只是覺得眼睛很乾澀,皮膚很不舒服,我想就是那些大陸催淚瓦斯做的好事吧。

我向老闆請了假,他叫我別擔心,先回家休息,今天辦公室會休息一天,因為他昨晚也出去了,我還逗他一下,說你這個廢老,不怕老闆娘罵? 他說,罵就罵吧,我趁她睡了就偷偷溜出來,我的老闆就是這種人,平常都總是把錢掛在嘴邊,但在大是大非前,他這個滿身銅臭的人,還是會選擇站在公義那邊,當然,他今早回家後,應該要為他的勇武,付出代價。

我只想回家,洗個熱水澡,好好睡一會,但閉起眼睛,淚水還是不停的流。

這刻的心情,我只想用文字記錄下來,百無一用是書生,我能為你們做的,除了流淚,就只有這些了。

我很少流淚,但寫完這篇,自己校對一遍時,連我自己也感動得流淚了。

學弟妹們,記者們,我為你們而感動,記住,保住性命,盡量避免受傷,留著有用之身,抗爭的路還有很長 。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題為「我叫梁知,一個普通平民百性,理大校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