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哋係咪應該用中國武術去改變外國人對我哋嘅偏見」

2019/12/25 — 10:59

知道了,葉問最後死了嘛。很多人以劇透《葉問 4》,作為抵制中國國家資本的方法。但我很懷疑成效,因為葉偉信的葉問從來就不是賣劇情深度或神展開的,劇透又如何?就算葉問中間飛上宇宙打白兵,但最後還是會回到地球,留下那段打木樁的影片然後病死。

而且葉偉信和甄子丹的葉問,知道劇情也不影響觀賞價值,就像你知道日本 AV 的劇情也沒問題,最緊要是過程和畫面。夫目前你知道會有女人、老公和入侵者,劇情是萬變不離其宗。甄子丹的葉問,就是給中國愛國主義打飛機的。這部片的廣告劈頭第一句就是甄子丹說:「我地係咪應該用中國武術去改變外國人對我地既偏見」,2019 年了還搞這些。

我時常覺得無法接受自己已經是強國的恰恰是中國人自己,當中國已經強大如此,他們還是要一次又一次回到二戰玩手撕日本鬼子、回到「外國人看不起我們中國人」,那痛楚究竟對中國人來說是惡夢還是美夢?太弱的時候,接受不了天朝崩潰,是 Existential Crisis;到你強了,卻不知如何適應新的身位,也是 Existential Crisis。

廣告

習近平去澳門,那些澳門小朋友面聖後接受訪問,說習迎平叫他們好好讀書,「國家以前有很不好的歷史」。就像一個因為被拋棄而痛楚的女人,之後的人生變得乖張,最會一遍一遍對人說自己有多慘,表示自己不想再痛苦下去。但她其實也需要那痛苦,因為沒有了那痛苦,她就不認得自己,人生就沒有了權界。那麼中國人的意識,其實也離不開日本、美國、八國聯軍、鴉片戰爭。「中國」是沒有那麼源遠流長的,它就只是那句「外國人對我地有偏見」。

甄子丹這樣套套都做愛國主義代言人,作為一個演員其實不是太妙,不知道他是未能察覺還是純粹搵錢。除了四套葉問,還有重製李小龍作品的《精武風雲》,我是在 Netflix 上看的,真是一套十足十的爛片。但爛片有時也會令人深思無限。「甄子丹作品」一貫問題,是拳腳無限,思想倒退。有時被批評為體操雜耍而多於真功夫的李連杰,就有很多以前出品但境界稍高的作品。

廣告

黃飛鴻已經不排外的了,反而是說盲目排外的義和團裝神弄鬼,潛在的國粹主義候選人黃飛鴻,在上世紀 90 年代已經滲出某些後來《一代宗師》的寬廣主義;後來做《霍元甲》的主旋律都是「中國人要自強」,但片中將最後對決的日本武者描寫得很正面,兩個武術家惺惺相惜的純真,淡化了中國人打柒全世界的民族復仇心。但 2010 年中國國力強大了,故而就有了甄子丹的葉問,打日本人、打美國人、打黑人,外傳《張天志》則繼續數臭英治,視野完全是服務中國人「內地人」,越來越平面而不是越來越複雜和曖昧。

戲劇品味反映政治,那種忠奸中外的分明屬性,只是反映「中國意識」越來越堅壁清野。要講武術,就很難講那種「我們中國人」,因為給中國人打飛機的銀幕始祖李小龍,講究超越套路和門派,只講求實效,用最短和最清脆的動作打倒敵人。「我地係咪應該用中國武術去改變外國人對我地既偏見」,如果李小龍聽到應該會露出那充滿自信而嘲笑的招牌笑容。甚麼中不中國呀,能打嗎?能打管它是不是中國的?

Be Water 是人類主義的,很難講「中國本土主義」,在傳說中天下武功出少林,而達摩禪師如果有鐵拳無敵,也就是中國武功很大部份脫胎自印度,很可能還跟雅利安人有關,一點也不本土。

用武術來呼喚愛國,重點一定要放在代表某個國族的武者的勝負,而不可探索武術本身。因為武術本身是中性,誰人都可以學,誰人都可以貢獻,來去自如。所以中國人喜歡的是陳真,而不是李小龍。在新中國越來越講「夷夏之防」的時候,真李小龍是政治不正確兼歷史虛無主義。

當然真葉問也有些不能講,例如他四處打人,但因為和國民黨的關係,打不過共產黨,要跑路到香港低調生活。如果真寫真葉問,他的獨白將是「我發現我打得贏所有人,卻打不贏政治」;但詠春之後在中國火了,成為打柒外國人的民族復仇心之寄托,這也是中國的常態。等於「義勇軍進行曲」是「國歌」,但作者死得很慘。國歌火了,掩埋作者;葉問火了,但甄子丹和歷史中的葉問也被掩埋。

(原刊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