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沛敏

陳沛敏

新聞工作者

2020/7/4 - 9:26

我哋真係好撚鍾意香港

公元二○二○年六月三十日,庚子鼠年五月初十,時晴時雨。全宇宙記者竟日靜候那條將徹底改變香港的法。

還有幾小時就頒佈生效,全香港的人仍然無法得知內容。林鄭政權一問三不知,稱職地扮演傀儡只懂不斷說支持支持支持。至於擔當橡皮圖章的譚耀宗之流,臉不紅耳不赤的坦承,只短暫看了文件,而且終身監禁的刑期也看漏了眼,他們的話自然作不得準。

漫長的等待間,大家在群組你一言我一語,有行家說:「今晚有點大殮前守夜的心情。」同事L曲到圓:「啋過你,國安法係穩定香港經濟發展嘅宏大基礎,而家似新郎同兄弟出發接新娘呀。」我本來想說,想起爛尾 GOT 大結局夜王率異鬼來襲前的戲碼,但看見眾人苦中作樂的吹水對話,已經笑到標眼淚。

廣告

倒是駐港日媒心水清,記得二十三年前凌晨深夜,暴雨中解放軍入城的歷史性畫面;對照今天,形容是「隱形坦克進駐」。如果說23年前的氣氛是忐忑,23年後的今日是肅殺。

條文深夜十一時許公佈並即時生效,同事立即消化寫文做表還要找相關人士分析回應。大家原本已經預計的嚴刑峻法,出來的是更嚴峻。

報紙比平日遲了出街,凌晨三點半後才送到旺角。7.1大部份中文報紙的頭版給買起,刊登「一國兩制行穩致遠  香港特區長治久安」政治廣告。《蘋果》7.1頭版據說本來也有人落反國安法廣告,但編採部決定頭版留給報道「惡法生效 兩制蓋棺」這樣重要的歷史事件。《南早》頭條大題是中性的 "A New Reality For Hong Kong"。

新的現實是,中共鐵了心要向全世界示範,一個國際金融中心、珍視自由價值的世界城市,如何可以由 Rule of Law 到 Rule by Law 到 Rule by Fear 的演化過程。人類歷史必然記住這一筆。

7.1那天,看見重裝防暴警紫旗面前,仍然揮動「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或者「香港獨立」旗幟標語的男女老幼,覺得老子好很勁,「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不正是眼前的寫照。但擊中所有人內心的,是那幅「我哋真係好撚鍾意香港」的直幡,用我們的語言,道出我們的心聲。

恐懼臨城,有專欄作者宣佈封筆,臉書不少人開始改名刪帖清朋友,但也有不少人「手動轉」學者周保松的宣言:

「我不會改自己臉書名字,這是真實的我。

我不會刪去以前的文字和相片。那是我真實的生命歷程。

我會一如以往分享報道和評論。

我不會放棄自己的觀點和立場,除非是自己反思的結果。

我不想被人審查,更不想自我審查。

並非完全不擔心,但不想過度擔心,以至令自己無時無刻活在恐懼當中。因為恐懼一旦入侵人心,我們就很難活成自己想要的樣子。」

#所以,我就係好撚鍾意香港

(原刊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