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哋終將改變呢座城市嘅價值 — 回應〈不要再說「少年人這年紀應該吃喝玩樂」〉

2020/8/13 — 10:36

衝突現場中的年輕示威者(資料圖片)

衝突現場中的年輕示威者(資料圖片)

【文:一個暴大學生】

「如果唔係 XXXX,後生仔本身可以開開心心吃喝玩樂」

呢句真係講緊事實咩?

廣告

小朋友第一個接觸嘅社會制度係填鴨式教育,將一個個人掟落監倉一樣嘅課室,唔准亂郁,一唔小心就俾校規罰,成套制度一直用賞罰灌輸一個價值:「乖乖地」讀好書做個好學生,你只可以行呢一條路。

反叛呢套制度嘅學生,佢哋都可以追求自己嘅小小快樂,代價係受到制度懲罰。比起其他接受制度馴化嘅人,佢哋注定身處劣勢。

廣告

呢座食人嘅城市,向錢看,向效率看,向成功看,將人自由發揮、追逐個性嘅空間一一扼殺。成長起嚟嘅年輕人,讀完書就要面對呢種社會現實。

就算冇咩惡法壓境,香港人自由冇受威脅,呢個社會每分每秒都喺度食緊人。你哋以為香港人快樂指數低係近年嘅事?呢套社會文化不嬲都應該要改變。

唔好意思,就算冇政治檢控冇抗爭,後生仔都唔一定可以開開心心吃喝玩樂。


生命嘅追求,唔只係物質生活。講呢句嘅時候,唔代表我就要放棄生活享受。我依然可以鍾意歎咖啡,鍾意同 friend 食好嘢,鍾意去旅行。但對我嚟講,公共行動,開啟咗生命中一個前所未有嘅領域。佢有危險,有代價,但都因此為人生帶嚟更大意義。

好多人覺得,最好政治就唔好搞到佢,我關心政治純粹因為依家政治殺到埋身。呢種諗法錯唔哂,但佢忽略咗政治行動嘅一個重要層面:只有喺政治行動當中,我哋先可以遇到私人領域唔會遇到嘅人,同佢哋一齊去闖。然後我哋先有機會開創出自己冇想像過嘅可能,我哋先至有可能開創出屬於自己嘅世界。如果始終停留喺自己嘅小圈子,我哋就永遠都俾世界主宰。

點解要付出咁多抗爭?每一個人嘅原因都真係唔同。但好坦白講,就算國安立法又點?你都可以立刻變身港豬,對政治一言不發,唔好有異議,就可以快樂生活。點解要咁蠢,付上失去自由嘅代價,都要抗爭到底?我相信做得行動者,就冇可能只係關心自己,而係會對成個社會、成個香港抱有一份期盼:就算個城市未可以變得更好,最少,都唔好變得更差。

為咗個整體而抗爭,呢樣情操唔係純粹留意住自己私人嘅生活享受就有。世界嘅價值,最光輝閃耀嘅地方,始終在於公共領域。私密空間嘅嘢畢竟係好幽暗,好瑣碎。只有企出嚟,同世界上嘅其他人相見相談,行動同衝撞,我哋先有機會喺世界留低屬於自己嘅痕跡,有機會徹底改變自己嘅生命,改變自己以外嘅嘢 — 那怕風險都同時存在。

有人話,呢個地方唔值得年輕人犧牲。但講完句晦氣說話,到最後佢哋都係會好似飛蛾撲火噉,危難當前,迎難而上。為嘅係一套佢哋相信嘅價值,一個佢哋成長嘅地方,一班並肩作戰嘅手足。佢哋嚟自唔同年齡層,唔同職業同背景,但只有佢哋有同一個抗爭嘅心,佢哋就甘願付上代價去捍衛呢一切。生活中只有走精面嘅人係唔會明。

就算他日香港擁有真正嘅民主,都仍然需要公民積極去參與政治,推動社會改革。社會嘅問題唔會完,獨裁係嚟自於大多數人放棄參與公共事務。

我哋唔要苟且偷生,我哋要奪回屬於自己嘅時代。十年,廿年,喺有生之年,我哋終將如此。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