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應該在區選中投票嗎?

2019/11/23 — 15:24

區選選舉將於週日舉行。想不到除了政府和 689 外,還有一些人不想香港人投票。我留意到,一些似曾相識的自命不凡,一些似曾相識的攻擊,還有一些對最近事件的扭曲和渲染,開始在網上流傳。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因為這些看似洞察世情的宣傳而不投票,或至少對應否投票感到猶疑。但如果你因此而動搖,容我對你說幾句話。

說好的「核爆都唔割蓆」呢?

廣告

反送中抗爭運動以來,除了「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之外,其中一句流傳最廣的口號就是所謂的和理非和勇武對彼此的肯定:「核爆都唔割蓆」。「核爆都唔割蓆」,並非因為雙方對彼此的見解和行動完全認同,相反,那是一種對彼此不同的尊重和體諒:本來,和理非本身未必會認同使用暴力,同樣,勇武亦會對和理非一些自設的道德界限感到困惑,但面對強權,儘管雙方沒有放下彼此的分歧,但仍願意放下彼此分歧帶來的對抗,盡量和對方合作。這大概是因為彼此都意識到對方在整個運動中「互為矛盾」(互為攻守)的重要性,和力分則弱的道理。

除此以外,「核爆都唔割蓆」還會出現在對行動的事後檢討上。這時候大家都明白,在電光火石間前線勇武要下不少的決定,就算這些決定在事後看起來有多不足,或我們有多不同意,但我們也應接受這些決定,因為他們的出發點和大方向是正確的。我們相信前線勇武已經盡了他們最大的努力。

廣告

對我來說,「核爆都唔割蓆」是反送中抗爭運動中對過去抗爭其中一個最重要的進化:我們不再糾纏於不同方法和抗爭哲學的互相攻訐,不再糾纏實際行動中一些行動細節是否對錯的論辯,而做到真正的「兄弟爬山,各自努力」。其效果我相信有目共睹。

這邏輯是否在面對選舉時就自動失效呢?無可否認的是,不少民主派的議員和政客的言論和行徑有太多強差人意之處:他們往往對議會或法庭抗爭有一種異常的執著,他們往往未能緊跟民意,也往往固步自封和墨守成規,某些議員甚至在自己動議的議案時「關鍵缺席」。

但這是否我們割蓆的理由呢?某些網上言論指相對極權政府,泛民是「更大的惡」(greater evil)。但倘若路線不同,或某些言論行為不盡如我們的意思就代表他們是「更大的惡」,那麼我們大概沒有分清楚他們和政府之間,其實有著性質上的根本分別。而倘若他們是「更大的惡」,大概和理非和勇武也能以同樣的論調炮轟對方。說不定還能說得更冠冕堂皇和振振有詞一些。某些人或許從不能從抗爭運動中學習,但我們大概沒有必要陪他們原地踏步。

「揀選了世上愚笨的,使那些有智慧的羞愧」

其中一樣我留意到的,就是這些呼籲大家不投票的論調的人,大多都以一種自命不凡和鄙夷的態度,鞭撻有意投票的人。他們以一副「世事都被我看透.jpg」的態度,掩飾他們論調背後跳躍甚至缺乏的邏輯,令人覺得自己看不明白,只是因為自己不如這些「高人」的智慧。

但若反送中抗爭運動教導我們另一件事,那就是那些看起來高瞻遠矚卻置身事外的犬儒,往往無助於抗爭。

試想:在多年的遊行都被忽略後,一百萬、二百萬人再走出來又有何用呢?難道政府不會如常地對民意置若罔聞嗎?還有,所謂的勇武抗爭,如何是擁有精良裝備的警方的對手?難道幾個口罩和頭盔就能對抗自動步槍和催淚彈嗎?

幸好香港人沒有被這些質疑動搖。五個月下來的抗爭,靠的是真正的熱血和帶點天真的「愚笨」,是不少抗爭者不計後果甚至不計生死的行動,才令我們走到今天這一步。自命不凡的犬儒(cynicism)背後包裝著的偽裝熱血,在抗爭中從沒位置。若愚的有時才是大智。

但同樣的質疑,包裝成一堆「投票無用論」,是否就能令我們動搖呢?他們說,投票無用,因為區議會只是諮詢架構,沒有左右政策的能力,更遑論撼動整個政局的能量。先不論他們似乎忘記了選舉委員會有 117 席是區議員互選產生,也似乎忘記了「區議會(第一)」功能組別是什麼,甚至忘記了一大堆「蛇齋餅糉」和「成功爭取」甚至天價涼亭或長椅的背後的資金的來源,這些「投票無用論」最大的問題,在於它們將一個個行動和細節割裂處理:他們集中討論個別的區議員或區議會的力量有多微小,但卻忽略這些議席或議會聚沙成塔後對大局有何影響,更遑論區選結果的象徵意義。如此論政,我們大概也能推論說,既然一張選票力量很微小,那麼所有人都不必投票了。如此水平的邏輯,恐怕還未有論政的資格。

所謂的「投票無用論」,背後隱藏的,是一種自以為能看穿一切的自大:他們認為自己能看穿一切,所以能斬釘截鐵地斷言什麼是有用或無用。但真正有智慧和洞察力的人都有一種自知之明,就是他們並不真的能看透未來。世事變幻才是永恆,那些斬釘截鐵地自認能預言未來之輩,儘管自稱或被吹捧為什麼「國師」或其他什麼尊稱,到底是否真的高瞻遠矚,相信已不言而喻。

結語:我應該在區選投票嗎?

執筆時我有點不能相信我竟然要寫一篇文章來答這樣一個看似理所當然的問題。但無奈,亂世中還是有人喜歡扮高瞻遠矚去混淆視聽。那麼,我們惟有像面對極權的謊言一樣,以真理和常識還擊。

其實若我們沒有失憶的話,類似的攻擊和割蓆在以往的大小選舉前都會出現,牽涉的甚至不只向來被攻擊的民主派:一些曾經同路的本土派,也曾在威脅到某些人的議席時被瘋狂攻擊。

但今天已非 2016 年的香港了。在經過過去有血有(催)淚的五個月後,香港人都成長了。願我們不要忘記這次波瀾壯闊的抗爭運動中學到的功課:核爆都不割蓆,和若愚一般的大智。

最後,別說那麼多,記得,香港人,星期日,投票。

(歡迎網上廣傳)

 

作者 Facebook /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