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深明為何這些價值你們要誓死相守,皆因我見過但從未擁有

2019/11/26 — 21:52

資料圖片,來源:Joseph Chan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Joseph Chan @ Unsplash

非在港內地學生,港樂迷,時代革命堅定支持者,性少數,黨員。

這幾重身份足以讓我這幾個月的精神世界分裂無限輪迴。

作為少數從法律界靜默遊行就開始關注反修例進展、知道真相的牆內學生而言,這幾個月的憤怒、抑鬱、不忿、壓抑、悲恫、絕望、失眠,不必多說,只因你們比我更懂且更痛。活在高牆內,我懼怕發聲,但又嚮往自由。我為自己什麼都不敢做感到羞愧,我為 like 一條相關的推特或 ig 都要斟酌良久最終放棄而感到無窮無盡的悲哀。亦都在這樣懦弱和悲哀的反復中,更加堅信「教人夢想不要去談代價」是真理,更加佩服這代出生於 97 前後的青年人,他們是骨頭最硬頂天立地的香港人!

廣告

我深刻地明曉為何這些價值你們要誓死相守,皆因我見過但從未擁有。我每天都在祈禱哪怕是在最壞的時候給一線生機也好,祈禱奇跡發生。如果我真的親眼見證你們在往後的日子裡要過上我這般精神分裂的生活,而我袖手旁觀什麼都沒做,我的良知也許一輩子都會被詛咒!

是按照成績排名入黨,曾經每月一次的組織生活(洗腦)會變成最近的一週一次甚至六天三次。在會上討論盛大的閱兵如何鼓舞人心,聽同伴們說「我們敢和美國打貿易戰和抵制 NBA 是因為我們強大了有底氣了」的歪理,聽老師稱呼你們是「一小撮收了錢的暴徒廢青」時保持沉默並點頭贊同。

廣告

是微博和微信朋友圈裡鋪天蓋地顛倒黑白,吃人血饅頭的抹黑文章而不敢留言反駁怕被網警上門拜訪的恐懼;是見證昔日支持 LGBT 群體的性少數在香港問題上無腦地軋進以仇恨為支點的狹隘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的集體狂熱;是坐在囍帖街的凳子上還要應付微信群裡發的黨員「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的調查問卷,選錯選項還要擔心會否被扣上犯政治錯誤的高帽子。

沒有自由,便無法守護良知,人不可能活成人的模樣。

在這樣分裂的生活中,我又時常慶幸自己是幸運的。至少我努力過用港台 NOW 有線立場和端的新聞節目收獲了一對黃絲父母,在小心翼翼的試探中嗅到同類的氣息,在 Telegram 上陰陽怪氣地互相取暖。在一片紅到發了瘋的狂熱裡,守護我的獨家村。

最記得國慶後的一次組織生活會上,一位同學在發表國慶閱兵群情激憤大家自豪祖國強大時,發自內心脹紅了臉激動地哭泣說:「我那一刻才真的意識到,國家是真的站起來了!」隨即全場爆發雷鳴的掌聲時,我突然演技不上線,被時至今日知識份子們油然心生對老大哥的愛所震撼地原地愕然。真的,他們是真的相信,他們已經不是我小時候那些飯桌上的親戚,一邊感謝改革開放一邊埋怨自己被克扣的年終獎,他們是真的把集權機器作為自己的信仰,但沒有意識到鬥爭與仇恨正在替換他們鮮活的人性。若是香港徹底失守,我堅信這瘋狂恐懼的一切註定會如期上演。

香港,這個從小學就用音樂和文字陪伴我,用普世價值啟蒙我、令我反思、讓我不斷修正的美麗小島,它對我的意義絕不是紅館的幾次喝彩和一份豆腐火腩飯的浪漫可以概而論之。這地方之所以可愛,是因為大部分人願意擁抱普世價值,捍衛良知且堅守人性。現在日子一天比一天艱難,今日不知明日事,悲觀地說我看不見這場運動有溫和收場的可能性,但更重要的是,若你們都在,香港變得再千瘡百孔也仍舊是香港,若大家心中仍留有做人的溫度,即使欄杆被卸下,磚頭被揭起,香港也只是受了重傷,尚且堅強地喘著粗氣,並未成為歷史變作回憶。

在 10 月 11 日中環快閃遊行的隊伍裡,我提前許下了明年的生日願望。

真希望明年生日時這個願望可以實現啊。

 

(作者按:這是本專頁和「中流青年」聯合發起的樹洞撐香港計畫,歡迎 PM 來信聊聊內地生的心聲

內地生撐香港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