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為甚麼在今年的財政預算案投反對票

2020/5/14 — 13:33

我代表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教協)參選教育界議席,遇有重大而具爭議的議案,基本上我都會諮詢會員的意見,參考會員的取態。今年的預算案也極具爭議,除了比較受歡迎的向成年人派發一萬元外,而令市民感到十分不滿的,相信是大大增加警隊編制和裝備。因此,我在預算案發表後的一個星期,向不同的教協會員進行為期長達一個月的語音調查,詢問他們對預算案的意見,受訪的包括校長、老師和退休會員,人數多達 3,400 位,是一項極具代表性的調查。

首先,我詢問會員是否滿意政府在預算案的紓困措施,包括派發一萬元現金及免稅等項目。結果顯示,接近一半的會員感到滿意或非常滿意,表示會員在這些項目的感覺算是不錯。

接著,當問及政府打算大幅增加警隊開支至 258 億元,並且增聘警隊職位及加強武器裝備時,表示反對的高達 8 成,無論是教師、校長以及退休會員,選擇非常不同意都超過一半,這說明會員對增加警力和編制有非常強烈的反對意見。

廣告

最後,問及會員對這份財政預算案的整體意見,是否應該贊成。結果顯示,認為唔贊成或非常唔贊成的高達 67%,即是每 3 個會員便有 2 個不贊成這份預算案,結果非常清晰,會員取態十分明確。

教師人數多,其取態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市民的整體態度,說明市民對政府用武力解決政治問題絕不認同。

廣告

除了會員的表態之外,我還要表達我不支持這份預算案的原因,先講教育方面。相信無人會反對,優秀人才是社會持續發展的重要元素,一個成熟的民主社會亦必需要有高質的公民教育。要有優秀人才和成熟的民主社會,教育就是關鍵,亦是我們社會需要長期做好的工作。當中,要做好長遠規劃,持續投資教育是不可少的。因此,議員對一些牽涉教育開支的議案,例如增加教師編制、改善校舍工程以及支援學生措施等,只要開支確是用得其所,大家都會表態支持,甚至還怕投放的資源不夠多。

那究竟現時的教育施政出了甚麼問題?

正如我在立法會二讀財政預算案辯論發言時曾指出,教育界對這份預算案中的教育部分感到非常失望:政策乏善足陳、開支明顯倒退。不過,我留意到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在答辯時反駁說:有議員就預算案發言時指稱教育開支有「倒退」情況,這既與事實不符,亦罔顧這屆政府上任 3 年內,在教育方面的經常開支增加了 24%,即 194 億元的承擔。

不過,再認真想想,陳茂波的回應全面嗎?不!他的回應並不全面,因為他說的是 3 年的教育開支,而我指出的是今年的教育開支。我同意,相比於上屆政府,本屆政府較重視教育,對教育投放更多資源,尤其是經常開支,雖然不及回歸時期的政府,但已經有點「追落後」的改善。不過,在進入第 3 年,即今年教育總開支竟然出現 -13.2% 的負增長,與政府整體 15.4% 的增幅比較,差距高達 28.6%。而教育開支總額佔政府開支總額的比例,也由去年約兩成跌至不足一成半,這不是倒退還是甚麼?

我們明白政府有需要因應經濟下行的風險而作出資源分配的調整,但為何削減的是培育優秀人才的教育開支呢?犧牲教育,優待警隊,讓濫權濫捕的警隊在編制和裝備上如虎添翼,為甚麼在同一個政府下,資源分配要這樣厚此薄彼呢?

教育界現時還要面對不少內部問題,例如學生個別差異太大、老師難以個別照顧、幼師缺乏保障、資源分配不均等等,這些都會影響教育質素,本來極需資源妥善處理的;另外,其他地區都大力投資教育,增加資源,促進專業,此消彼長下,香港的教育更形落後,如何能在國際上競爭?因此,沒有通盤而持續的改善,沒有聆聽教育界的聲音,只是按施政者的主觀想法甚或政治的角度去制訂政策,甚至在資源分配上一曝十寒,不能持之以恆,貫徹始終,都不是促進教育的正常發展。

今年教育開支的減少相信與政治氣候有著很大的關係。本來,特首林鄭月娥上任時說過,政府做教育措施應該秉持「專業領航,直接聆聽」的原則。這裡所指的「專業領航」,我也非常認同,指的就是在處理教育專業的問題時,以專業人士、專業準則、專業方法去跟進。

可是,政府在面對問題時,往往不是正視問題,而是選擇將政治問題推卸於教育界。例如,自上年 6 月起的反修例運動,隨後引起一連串社會運動以及警民衡突,當中有不少警暴問題。建制派人士,以至政府,至今仍然將年輕人參與社會運動歸因於中學通識科,指通識科增加青年人上街的風險,或歸咎於教師、教材出問題。這些毫無證據的指控,或者將個別教師的失誤而無限放大,無法像以往以專業方法去解決,目的只是意圖撇清政府的政治責任,為自己的施政失誤尋找「代罪羔羊」,教育界成為了犧牲品。

日前,林鄭月娥在《大公報》訪問更進一步說「教育不能是『無掩雞籠』」,講到要「處理」通識科,會對大家「有個交代」、「有個說法」。用「無掩雞籠」來形容學校,形容教育,傷透了教師和校長的心。教育界處處白色恐怖,寒蟬效應下,教師連私人的發言空間也遭收緊,建制派批鬥教師,教師不受尊重,政府和建制派就是始作俑者,就算政府繼續說尊敬教師,愛護教師,也顯得無比虛偽!相反,不少警察仍然囂張跋扈,在個人社交平台大放厥辭,對年青人濫捕濫告,這樣強烈的對比,教師和市民又怎會心服口服?

另外,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近日就在建制派議員支持下通過成立「研究幼稚園、中小學教科書及教材編製小組委員會」。要求成立委員會的容海恩議員就曾揚言要監察所有教材,包括要監察教師在課堂上經常使用的工作紙。不熟悉教育的外人聽來或會以為建議可取,但教育工作者一聽就明白這建議的荒謬,是完全無視了教師實際的教學需要,試問,難道教師要為每一課或不同學生準備的工作紙,都要逐張交予教育局審批嗎?同樣的情況,亦出現於課程檢討、教科書審批等,令人感到非常憂慮。可悲的是,這些外行人指指點點,教育局沒有大力還擊,不為教師說公道話,教育界看在眼裡,記者心裡。

總結而言,現時特區政府處理教育問題,往往會出現「將政治問題歸咎教育界」、「漠視教育專業意見」的情況,結果造成教育政策嚴重不對焦,投放的教育資源亦不到位,持續內耗、空轉,對培育人才,以至社會發展來講是百害而無一利。相反,假如特區政府能夠一改態度,以認真的態度聆聽教育專業的意見及面對民怨,施政的阻力必會減少,效度亦會事半功倍。

對於政府的勸告,我過去提出過很多,但可惜的是政府多數沒有聽取和接受。今年的預算案,在警隊不合理的高增長和高開支的情況下,教育界認為完全不能接受,因此,我會投下反對票,反對今年的財政預算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