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的思念一條條鋪在那個灰色小鎮的街頭

2020/12/3 — 14:40

2020年11月23日,林朗彥及黃之鋒步入荔枝角收押所。

2020年11月23日,林朗彥及黃之鋒步入荔枝角收押所。

【文:IVAN】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三日,夜半二時。

拿起打火機,搖一搖煙盒。

廣告

空的,怎麼辦?

我模仿沒有多餘錢買煙的老頭,在街角、地上拾起人們吃剩的半支煙,珍而重之收藏起來。

廣告

在煙灰缸上再度點起之前丟下剩餘三份一生命的煙支。

然後,死灰復燃。

 

一個中學的記憶片段衝入腦海。

我的家和學校有着不近不遠的距離。

搭巴士又覺浪費才兩個站。

只好走路回家。

慶幸地有一班好友一起走過這段日子。

路上經過一小庭園,園上有一大個石春池。我們每每便拿起小石春,一邊說着校園趣事,一邊互相踢着石頭,不經不覺便來到各自解散的目的地。

那是自由、無慾的時代。

今夜我的思念便鋪在踢着石春的街頭。

朋友們,你們好嗎?

 

手提電話無序的播着歌,把我重新帶回這世界。

「手裏沒有煙 那就劃一根火柴吧 去抽你的無奈~」

彷彿在對照香港面對的困局。

王丹在一九八九學運時作的一首詩就在回應今天黃之鋒入獄。

不同的時代,同樣的結局。

香港,你好嗎?

 

在一連串重拳,有線大半人被炒、周,黃,林三人被判罪、通識變共識、公務員宣誓、限聚不堵源......

接二連三四五地全方位打擊着香港的核心。

 

現在這美麗的小島就是垃圾桶上被人丟棄的煙頭,滾滾的污煙飄蕩,有人(如那些老頭)竟還想拾起 —— 揸乾那最後的價值。

一般人如偉大的特首也對這行為嗤之以鼻。

你想做這種人嗎?

 

在這優秀被懲罰的年代,我們如何自處?又如何才能回去那無憂無慮,百花齊放的香港?

回不去了。

有線「一百零八綠林好漢」做了一個示範 —— 妥協最後只是條死路,團結還可能有一線生機。

——————————————————

二零二一年某月某日。

拿起打火機,搖一搖煙盒。

空的,怎麼辦?

「兄弟,吃我的吧。薄荷味啱唔啱?」

我隨手拿起一根,珍而重之點起。

在城內再度點起僅餘的人情味。

然後,重燃希望。

重回那個金黃小鎮的街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