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份蘋果日報,6 月 24 日 A1 版面。Fred Cheung 攝,2021.06.23,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我的《蘋果》論壇 — 以後繼續為論壇發稿

過去五年多,幾乎每個星期一(開始的時候是逢星期二)都有一篇文章刊登在《蘋果日報》的論壇版。與論壇版主事人不認識,也素未謀面,當然他寫的文章我也讀過。事實上到今天,五年多之後了,都遺憾仍然未曾和李平先生碰個頭。但五年來,每個星期日就會把寫成的文稿透過電郵發送給他。

最初找我的時候,我曾經問,有沒有什麼特定的範圍想我特別關注。原來,我想寫乜都得,沒有設定界線,沒有任何指示,就是暢所欲言。講政策、講政治、講民生、講文化,基本上講乜都可以。開始的時候,我還打算集中在我自己的本業,講社會政策相關的問題。第一篇在蘋果論壇的文章就是講土地問題。

但就在那個時候,發生了「銅鑼灣書店李波被坐大飛偷渡回大陸」的荒謬怪誕事件,「一國兩制」也開始被明目張膽肆無忌憚地大肆破壞。而且,我當時已經在另一份免費報章有一個短欄每周兩天專門講政策。於是,往後那五年每個星期刊登在蘋果論壇的文稿,大部份都變成了講時事及講政治了。

這五年多,也許就是一國兩制崩毀的關鍵時刻。作為一個從事社會科學研究工作30多年,由少年時代便關注香港社會、關心香港、熱愛這個社會半世紀的人,這段時間寫下的文章,也許一定程度上能反映自己的心路歷程與情緒變化,也記錄了自己在這個階段的各種判斷。這些判斷有些準確,有些不太準確,但都是在這五年來對每個星期內發生了而又最能觸動自己意念的種種事態所作的回應。

上星期一那篇文章刊登之後的那黃昏,有一位以前不認識的《蘋果日報》記者朋友電話聯絡我,問了幾個簡單的問題及回應,然後跟我說希望我寫一篇文章星期二晚交稿。《蘋果日報》打算在最後出版的一天,當時估計是星期五,有一版專門讓副刊專欄及其他作者講講對蘋果被迫停刊的感受。

那一刻,知道預期會來的日子終於來了,其實不感到意外。但結果,《蘋果日報》最終刊比預計還早了一天。現在對於《蘋果日報》被迫提早結業有不同的說法,我知道很難會在短期內搞清楚事實,但仍然深信,就如過去幾年發生過的很多仍未被破解的事件,事實與真相總會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無論如何荒謬,無論政府的謊言有幾可笑,今天面對暴權,香港人似乎有點無能為力。但我們仍然有權拒絕荒謬,我們有權選擇真實。有人選擇沉默,我可以理解,但無論如何沉默,也應該活在真實之中,也要期望將來會活出真實,不要被謊言麻痹,不要被強權折服,更不要順應權勢。

《蘋果日報》於2021年6月24日的最終刊中沒有說是論壇版,如果計算在內,那是我五年多來在《蘋果日報》論壇版刊登的第256篇文章,應該都有30幾萬字。相對於我其他貼於Facebook或其他報章的文章,可能只是總量的五分之一,但因為是每周一次定期對政治及社會事態的思考,算是透過《蘋果日報》的論壇為自己留下了一輯這段時間的心路及思潮記錄。

剛過去這個星期日早上,不需要思考交稿問題。有人說,也不失是好事,現在紅線處處,政權不斷搬龍門,就連建基於事實的評論都會有危險,香港的言論自由及評論自由已經岌岌可危。在這個時勢,動輒得咎,講多錯多,少說為妙。有不少人,甚至一些關注組織,都要求政府清晰說明「紅線」所在,好讓大家知道如何調節自己的行事準則。

但我認為問題根本不在所謂「紅線」。在法治社會,法律就是底線,就是唯一的「紅線」。法律應該明確、清晰,有案例可循、又有可以明確說明的理據。立法也必須經過一個有民意基礎及憲政基礎的立法機關,以符合憲政秩序的過程進行。這些在《基本法》都是寫得清清楚楚的。

今天的所謂「紅線」,根本就是「僭建法律」。跟暴權政府糾纏,想與政權搞清楚紅線何在,注定只會是徒勞。因為政權要講「紅線」之目的,就是要隨意轉移法律的邊線。跟政權作這方面的爭論,不就是確認它有這種不存在、也不符合憲政秩序的權力嗎?就算今天政權跟大家說清楚一條較明確的所謂紅線,誰能保證政權將來不會搬移這紅線,甚至會食髓知味,將來會更隨意無中生有更多紅線。

這樣的作為,根本就是不想跟大家講法律,也不是法治。這是赤裸裸的踐踏憲法,踐踏《基本法》,是要繞過《基本法》及其他法律,以致漠視各種國際性的人權公約,也不符合文明社會應有的準則,目的是要把被保證了、被承諾過的種種基本人權保障及作為公民與生俱來應有的人權與自由剝奪。

如果人人都選擇沉默,人人都只依據由權勢隨意設定的所謂紅線作準則,就無疑是放棄了自己的基本人身自由與權利。而這樣的妥協,也只會是沒完沒了,香港人也只會陷入一個不斷向下沉淪的螺旋!

香港是我們的家,我在此出生成長,在此受教育,在此生活,父母家人及絕大部份朋友都在香港。我曾經為香港社會過去的進步欣喜過,為香港的前途憂慮過,為一個被承諾過的未來盼望過。多年來,也曾經為這種欣喜、盼望與進步努力過。我曾經盼望在一個洗脫殖民地身份之後的新香港真的可以落實港人治港,一國兩制,可以為大中華的未來提供一個更光明、更文明的的可能性。因此,上面談到的那個可能不斷向下沉淪的螺旋,今天是我們每一個人都有責任要致力去避免讓它出現的。

今天的香港彌漫著悲觀情緒,香港人感到無力,這個我能理解,但我更確信沒有人能夠確知未來。這個未來,我們繼續在香港的仍然有責任去創造。縱然困難重重,荊棘滿途,但只要繼續在這裏生活,你當這裏是一貫如此的香港也好,你當今天這個香港是一個變了形的特區也好,你當香港是南深圳也好,我們對此都責無旁貸。如果我們每一個人都被恐懼支配,被暴權嚇怕,被一條兩條三條更多條不知從那裏突然出現的所謂紅線弄得我們自己動彈不得,我們就是有份塑造一個不屬於我們的未來。

有人可能會認為我食古不化,但權勢不正是希望我每個人都被恐懼支配,要識時務嗎?《蘋果日報》終於停刊了,蘋果論壇也沒有了,但我仍然想為未來的轉變及種種情況繼續留下思考及情緒的紀錄,仍然相信每一個人都可以成為歷史的見證。就算我們每人最終都難免只能成為歷史的沙沙石石,這些見證也許不能傳之久遠,但家國河山、太平山、維多利亞港、獅子山下,地貌之外的故事都是歷史沉澱,都是由如沙石的你我用我們的故事去編就的。我不敢高估自己的能力,但我希望每一個人都不要低估自己的作用。無論幾困難,繼續講真話,繼續活在真實,以身體力行活出真實。

今天這個黑雨昏天的星期一,是沒有蘋果論壇的第一個星期一,是我五年多來第一次給蘋果論壇的稿件無從投寄的第一個星期一。但我的想法,我的觀察,我的評斷,仍然真實在我。我就繼續每個星期一都在這裏貼上我的蘋果論壇文稿。目的就是希望可以提醒一些人,繼續與願意讀這些文章的讀者共勉,不要因為恐懼而任由上面說到那個不斷沉淪的螺旋無可避免地出現。只要有一隻螢火蟲繼續發光,黑暗便會被擊敗。如果有更多螢火蟲,黑暗又憑什麼繼續張狂!

 

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