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要攬炒」推動民間外交 區議會踏進國際舞台

2020/5/12 — 8:11

資料圖片,來源:stock.tookapic.com

資料圖片,來源:stock.tookapic.com

過去跟攬炒巴合作甚多,喜見「我要攬炒」日前發表錄音,提倡以區議會的名義與其他城市締結成姊妹城市,連繫國際爭取支持。這意見極具創新。事實上,我在去年 11 月尾的香港人權和民主法案感恩節集會,亦提出相近的概念,強調加強民間外交,以香港區議會名義與其他城市交流,甚至簽約成為姊妹城市,推廣真正代表香港人的文化,同時令國際社會體察港人民意,而非偏聽政府片面之詞。感謝攬炒提出更完整的藍圖和看法帶起輿輪,有見民間近日開展討論,我亦在此拋磚引玉,希望和各位一同思考此計劃的意義和可行方案。

1. 香港雖沒有外交權,但民間外交方向值得探討

廣告

目前《基本法》列明香港沒有外交權,外交事務由中共負責。外國政府為了刺激中共,未必首肯香港人使用「香港」的名義,而是要求使用「中國香港」的名義。然而,若果按照《基本法》第 151 條所言,使用「中國香港」的名義,則名稱上亦與香港政府官方無異。那麼在 18 區區議會只控制 17 個的情況下,我們要怎樣跟其他城市合作呢?民間在展開國際游説前,必須想清楚和解決有關名稱的問題,以及政治現實上的憲制侷限,否則無法實行香港民間與外國城市的交流。

2. 要解決區議會代表問題

廣告

香港 18 區區議會獨立議政,每區設有主席和副主席,但沒有架構統合各區區議會和區議員。若民間以香港區議會的名義與其他城市合作,誰能代表區議會向外國市政府游說?是 18/17 個區議會成為一個整體,還是每個區議會獨自為政?中西區跟台北合作,然後沙田區跟波士頓合作?各區區議會又有甚麼機制協調工作?資源分配該如何協調?我們必須先解決這些實際問題才可以展開城市交流、合作。

3. 民間主導的交流比政府更本土和多元

現時香港官方海外推廣主要由經貿辦負責,委托外國公關公司舉辦展覽推廣香港,吸引外國企業投資香港;旅發局歷年亦斥資作廣告宣傳,推廣香港旅遊業。若然民間主導的城市交流與官方的主旋律無異,又怎樣能突顯本港民間的聲音?因此,我認為民間應該擺脫官方宣傳金融及旅遊業的面向,例如強調本土文化、加強藝術、康文、教育方面的交流,突破官僚體系的制肘。

民間主導的城市交流,可以從「文化外交」着手,開拓現時官式交流所忽視的生態位。文化外交並非單向的政治宣傳,而是藉由藝術與文化交流,來促進共同了解。文化外交的顯著例子,就是冷戰時美國組織爵士樂隊在世界各地演出,宣揚自由和反共思想。香港民間也可以嘗試把本地藝術輸出國際,來宣揚港中之別,培養文化實力 — 例如早前有港人笛手在巴黎聖瑪麗教堂演奏《願榮光》,在港法之間搭起了音樂之橋,透過積極的文化互動,來連繫兩地對自由、民主等價值的共鳴。過往一年,不少本地攝影師和紀錄片導演穿梭人潮,為時代革命留下歷史足跡,而國際攝影、紀錄片比賽,正正是一種文化媒介,得以真實地推廣民間所認同的價值。遍佈全港的連儂牆也是極佳極公共藝術範例,令不少市民重新認識本地創作,甚至外媒亦慕名而來,可見香港人的創意和文宣足以跨越國界,完勝政府「大外宣」式廣告工程。

文化外交要嘗試突破建制和官僚的界限,不再將文化侷限在藝術館、展覽廳內,反而應該走上街頭巷尾,與外國民間的藝術團體、商業會社合作,透過對等、多端、在地的文化交流,打開公共藝術之門,譬如和立陶宛首都維爾紐斯的「藝術共和國」締結為姊妹城市,發展超越「國家層面」的文化紐帶。長遠來說,海外港僑可以組織起來,設立香港文化會館,為文化人才提供系統化支援,振興文化事業。民間外交,就是以社會為本的國際交流;文化互動只是一例,只要香港人把抗爭的創意和膽識注入國際層面,就能拓展民間外交。

4. 加強城市交流,持續引起外國關注

姊妹城市源於二戰後歐洲各城市合作,增加各地市民對其他城市的認識。每年市政府會舉辦特定活動推廣姊妹城市的文化,加深民眾的認識。不少歐洲城市亦有設立牌匾講解姊妹城市之間的歷史淵源和友誼。此舉有助增加香港的曝光率,持續引起國際關注,要知道曝光率對國際社會支持香港抗爭很重要。加強城市間的交流,藉此連繫外國民眾,爭取更多支持。

5. 加強香港民選區議會在國際社會中的聲望

即使香港區議會尚未全面直選,仍然保留鄉事派的當然議員席位,在法律上又只是一個諮詢機構,近月更遭民政署不斷架空,區議會目前卻已經是最能代表香港市民和反映意見的機構。以區議會的名義締結國際城市不但有助香港發展,更能透過國際合作為長年在國際社會中不受關注的區議會正名,以港人民意代表的身份打開一扇對外窗口。區議會的作用在香港備受政權制肘,但在國際上仍有空間可圖,我們須跳出框框,think out of the box,力求將區議會的功用發揮到極致。

6. 建立國際黃色經濟圈

此想法看起來天馬行空,但並不是不可能。姊妹城市不單有助加強城市之間的文化交流,當中亦有增加商業上的聯繫。日本橫濱市的横濱港與姊妹城市的港口,如上海港,温哥華港有合作關係,正反映城市層面的合作所帶來的商機。黃色經濟圈並不只局限於香港本地,更有可能拓展至外國,甚至形成供應鍊,與外國廠商合作,在外地入口產品或向外國出口,創造黄色經濟圈獨有的產品,推向國際市場。黄色企業亦可優先與姊妹城市的企業合作,建立國際黄色經濟圈。

7. 支援流亡海外手足

數以百計手足在過去一年被迫流亡海外,需要在外重啟生活,仍在學的手足需要轉校,大部分則需要工作維持生計。現時他們除了各自打散工和依靠家長的捐助外,並無可靠的收入來源。雖則黄國桐律師在台灣開設餐廳「保護傘」聘請流亡手足,支援他們在台的生活,但身處其他國家的手足仍未有可靠的就業機會或收入來源。一切本港民間在姊妹城市的活動都需要人員跟進,包括舉辦展覽宣傳香港本土文化,就著香港抗爭運動發聲等,我們可以聘請流亡手足負責,既加強民間外交,又可以幫助在外手足。

8. 天下圍中:先與台灣及反共城市建交

香港可以與什麼城市締結成姊妹城市?首選必定是台灣不同綠營城市。台灣一直在國際上受到中共壓迫,香港有必要與台灣加強連繫,擴大我們在國際社會上的影響力。早在一月到訪台灣時,我曾與部分台北市議員探討加深民間交流,甚至結成合作夥伴的可行性,他們對此表示支持,希望加強兩地合作。我們亦可與綠營城市合作,建立港台黄綠經濟圈,支持本地產業和便利兩地市民。

不少歐洲國家都有表態支持香港反送中運動,同時開始警惕中國擴張,她們的主要城市亦是值得合作的對象。本年初捷克首都布拉格市長不畏中共威嚇,與台北締結姊妹城市;立陶宛亦曾批評中國遊客破壞香港手足在十字架山上的十字架為可恥的行為。早前荷蘭沒有理會中共威脅,正式將其在台辦事處正名。荷蘭對台灣有善的態度意味着香港也有可能與阿姆斯特丹、海牙等荷蘭城市加強民間交流,不讓官方專擅。香港在民間外交上有極大空間發揮,爭取更多國際支持。

以上是我對姊妹城市計劃的一些反思,希望各位能夠提供更多意見,盡快展開與其他城市的合作。區議會在國際戰線上大有可為,毋須囿於區政服務的框框。我懇請各位有興趣的區議員盡快聯絡「我要攬炒」團隊,一同探討如何協調和推動民間外交。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