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贊同正名為「中共病毒」(CCP-Virus)!

2020/3/22 — 8:41

時至今天,大流行(Pandemic)已蔓延全世界各地,成為世紀大災難。此瘟疫的病毒自爆發以來一直有不同的名稱,筆者從較普遍的總結為五個,計為:初期常用的「新冠狀病毒(New Coronavirus)」和「武漢病毒(Wuhan Virus)」、世衛組織最近公告的「2019 年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美國總統特朗普使用的「中國病毒(Chinese Virus)」,以及《華盛頓郵報》專欄建議的「中國共產黨病毒(Chinese Communist Party Virus),簡稱為「中共病毒(CCP-Virus)」。筆者贊同將此瘟疫的病毒正名為「中共病毒(CCP-Virus)」!

首先在瘟疫初期,由於當時沒有官方的正式名稱,因此從傳染病學角度來看,這是新發現的病毒,其病源體是一種新型冠狀病毒,順理成章的採用「新冠狀病毒(New Coronavirus)」一詞當然十分客觀和合理,具一定的病理學基礎,也因此廣泛的被採用。此外,人們借用疫病爆發地「武漢市」而引申「武漢病毒(Wuhan Virus)」為名,看來也是「人之常情」的手到拿來「自然反應」,原本並不存在甚麼「歧視性質」的心態或意圖,正如過去那些與「疾病爆發地」有關的「德國麻疹」、「西班牙流感」、「日本腦炎」和「伊波拉病毒」等名稱一樣。而且,有如龍振邦、袁國勇兩位教授早前在聯名文章中表示:「市民日常溝通及媒體用語,則可以『武漢冠狀病毒』或『武漢肺病』稱之,通俗易明,方便溝通」。不過,對於在黨國意識影響下的「極端政治敏感」內地人民,「武漢病毒(Wuhan Virus)」一詞卻極具「冒犯性」,以至「挑釁性」,甚至被視為對泱泱大國「強國人」的「奇恥大辱」!  

另一方面,世衛組織最早於 2019 年 12 月 31 日才獲通報有關該病毒的爆發,直至 2020 年 2 月 21 日於日內瓦由譚德塞總幹事向媒體正式宣布該病毒正名為:「2019 年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並說明 CO 即 Corona,代表「冠狀」、VI 即 Virus,代表病毒、D 即 Disease,代表疾病,以避免對特定群體或者國家「污名化」云云。不過,眾所周知,世衛組織這些年來的「公信力」已成疑,尤其是疫情發展以來一直砌詞「維護」著中國政府,甚至對於其「掩蓋隱瞞」的行徑也沒有示警而及早引起國際上的關注。事實上,譚德塞對習近平的「卑躬屈膝」態度已成為國際笑柄,看來世衛組織已淪為中國政權轄下的一個「官方衛生部門」,而譚德塞更被戲謔稱之為「譚書記」。再者,若以排除所謂「污名化」名稱為「冠冕堂皇」的理由,世衛組織應該貫徹始終,全面檢視「德國麻疹」、「西班牙流感」、「日本腦炎」和「伊波拉病毒」等涉及「歧視性」的名稱,一併「撥亂反正」才具有說服力,否則其傾向性居心令人質疑。

廣告

至於美國官方,特別是特朗普總統,每每在記者招待上針對性的採用「中國病毒(Chinese Virus)」一詞,當然有其前因後果,主要由於中國政府試圖將「病毒源頭」諉過於美國,借此「漂白」,具體說就是美國政府因而必須回擊中國外交部官員多次公開指稱病毒源自美國,以及由「美軍播毒」的抹黑意圖。筆者以為,這樣的赤裸裸式針鋒相對,正是特朗普風格的「禮尚往來」招數!「中國病毒(Chinese Virus)」一詞當然更直接傷透內地小粉紅和五毛的「玻璃心」,更加激發起他們的仇恨怨憤,不過也同時可能損害了「大中華膠」的「自尊心」,以至觸發一些外國種族主義者對落籍的「海外華人」,以及華籍遊客作出有傷害性的「歧視行為」!雖然嚴格來說,這是當前中國政府「咎由自取」,在外交上的「甩鍋」行動禍延中國人民受害,無論如何都不是筆者所樂見的,因此「中國病毒(Chinese Virus)」一詞還是不用為宜!  

縱觀上述四個名稱,筆者認為總有若干缺失而並不足取,便傾向於使用「中共病毒(CCP Virus)」! 事緣《華盛頓郵報》專欄作者喬治.羅金(Josh Rogin)在 2020 年 3 月 19 日發表文章表示要把中國人民和中國共產黨執政的政權有所區分,而中國人民是在中共治下和當前抗疫災難中的受害者,建議採用「中國共產黨病毒(Chinese Communist Party Virus),簡稱為「中共病毒(CCP Virus)」一詞。事實上,就算筆者暫時擱置所謂「疫病最早爆發地點不等如是疫毒源頭地點」的爭議,必須有待更嚴謹和更具說服力的科學證據作最終結論,但是,中共一直以來對疫情的掩飾謊報淡化、對「發哨人」、「吹哨人」和公民記者的噤聲鎮壓、對訊息流傳的封鎖等等,都直接影響著疫病的擴散和招致抗疫的失誤。因此,無論從任何角度論斷,執政的中國產黨與這個病毒有著不可切割的關係,更應對內地人民負上不能推卸的責任。筆者當然曉得,「中共病毒(CCP Virus)」一詞必然惹怒九千萬共產黨黨員和上億的小粉紅和五毛追隨者,但是對於其他並不認同共產黨政權的人民來說,這是「冤有頭債有主」的名稱,應該更能聚焦和準確的直指病毒與共產黨的關係,令人有所警惕和省悟! 

廣告

總的的說,筆者完全贊同將此病毒稱為「中共病毒(CCP-Virus)」,日後撰文也必定用上此名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