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阿爸好黃

2020/6/22 — 11:07

認真,我阿爸好黃。

和家人關係沒有很親密,因為在工餘時間,我基本都很安靜。

長年獨居也讓我不懂與家人相處,肉麻的話也說不出口。

廣告

爸媽自小給我的家教,就是貧窮。並非貶義的,單純沒錢而已。

爸爸是工程師,中學時跟他去理工大學拿產品證書,一位教授跟我說,欸你爸智商很高啊,可惜當時沒錢讀上去。

廣告

我不知爸爸聰明與否,他是理科人,我全然不懂他的專業。但半世紀前,他並非無法負擔學費,只是選擇了供養兩個弟弟。

最後,我兩位叔叔都發了財,把我家看扁。

爸爸是舊年代,很典型的匠人。把一門手藝做到最好,客戶都講明根本不需要,價錢減減就好了。

他還是鑽研那些沒市場的技術。

我家沒錢,很長年月都住在工廠,洗澡要拿着大膠桶去公廁取水,後來買了英泥,就一家幾口砌個浴室。

賣紙皮、執傢俬,沒錢買肉,一蚊一斤蔥豉油撈飯就捱了一個星期。

如此長大,我埋怨過很多,為什麼從小要送貨,為什麼幾年沒新衣。

到踏入社會,才在乾涸的荷包,發現養活自己已是這樣難。那麼,養活一家大抵已好巴閉。

從此就沒再談錢,專心做好工作,升職加薪,統統留作家用。我窮大,沒什麼使費。

爸爸半生在工程,很少接觸人。所以應否派利是給態度勁差的保安,讓他糾結了許多年。

如今已七十,某夜吃中菜,他的聲量大到讓其他食客側目。我有點尷尬,爸爸低頭致歉,原來這已經有點撞聾,耳朵聽不清楚。

運動爆發,一整年生意都很差。從來冇聽他埋怨過一句,通話群組只是不斷傳來警暴片段。

帶他去商場唱榮光,教他叫口號。爸爸卻高呼「美國快啲制裁班貪官」,結果無人識應,佢好尷尬就收咗皮。

今年收入大減,總計全家至少掉了一半。生意淡,於是把時間騰出來造麵包,免費派給同區的老人家。

對於我的立場,還有失去的際遇,他也只是淡淡地繼續畫設計圖。

在新年向客戶傳短訊,祝賀今年要光復香港,令公司收入雪上加霜。

貧窮是我家重要的一課,未餓死,生活就繼續過。

21號,父親節應該都不會快樂。但認真,我阿爸好黃。

因為,我小學就摷到佢啲鹹片。

圖中右手邊條友嘅Patreon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