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雖勢弱言輕,決不虛作無聲

2020/5/13 — 11:43

5.10 被警帶走13歲記者

5.10 被警帶走13歲記者

就近日社會再次激烈討論未成年記者採訪的正當性(雖然引發點是一名 13 歲學生記者,然而現時學生記者採訪現象頻常,我將統稱他們作未成年或學生記者)。

當中最大的質疑無非是年紀太少以至專業能力成疑。這其實是個偽命題。剛巧是中大保衛戰半週年,就用此作例子。在一個民主地方,大學本來不應是個戰場,學生亦無責任要以武力守衛校園。導致要一大班學生走上前線的,是港共政府,是警方。

同樣,逼使眾多年青人走上街頭,令超過一千名未成年人士被捕(佔所有被捕人士近五分一)的,都是港共政府。

廣告

根本的原因是政權在我們的家製造如此危險的境況,是政權令原本安全、學習的地方變成戰場。假設恐怖分子攻擊你的家,我們又會否批評你為何身處如此危險的地方?不會,因為那是你的家。

與其質疑為何未成年人士會走到如此危險的地方,我們更應批評政府何以令年青一代身處戰亂般的環境。

廣告

社會將焦點放在年齡,情況就好比成人會批評學生不應接觸政治,因對方年齡而小看對方。但過去一年我們都看到,年少不代表無知。「我雖勢弱言輕,決不虛作無聲。」年紀少,但至少比很多成年、高學歷的專業人士有良心,看看現在的政府就知道。

若談原則性有兩點。首先,在真正新聞自由的地方,任何人都能當記者,甚至每人開辦報管及自己前往採訪都並無不妥。《本地報刊註冊條例》說明,開辦報刊不需經過政府批准和領取牌照。而《基本法》第三章第二十七條清楚點明,凡屬香港居民即擁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事實上香港法律無規定未成年記都不準採訪,勞工法例只適用於限制未成年工作賺取利潤,若未成年記者工作為義務,則沒有違法。社會能籍此事件批評法律漏洞,但若賦予新聞自由的法律一旦被修改,新聞自由將不復存在。

其次,關於記者必須具備記協發的記者証才能採訪一說,實屬荒謬。他人是否接受訪問,不在乎記者能否出示記者證,有別於警察執法必須出示委任証。沿用多年的《警察通例》只提及,警方在新聞現場如需識別記者身份,是根據新聞機構發出的證件、「記協」和攝影記者協會發出的會員證,但未有規定必須持有記者證。不持記協記者證不等於失去採訪自由的公民權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