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震宇

余震宇

「香港舊照片」負責人,中學教師。

2019/7/22 - 19:08

戒嚴在元朗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港府早前洩露分區戒嚴的構思,整個香港社會不以為然,篤定林鄭不會押上香港經濟,務求政治壓倒一切,斷送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來一個玉石俱焚。原來,有人善於推陳出新,將戒嚴定於西北,沒有動用半兵一卒,便可打擊反對勢力,整個市面籠罩著恐慌情緒。

戒嚴,是為了控制亂局。當政府無計可施的時候,便會實行戒嚴,將沸騰的亂象急凍,然後從容收拾。一九五六年雙十暴動,黑社會縱火燒車、搗亂嘉頓廠房、阻截消防救援及殺害瑞士副領事夫人等,鑑於事態嚴重,港英政府進行分區戒嚴。駐港英軍兵分三路:九龍西北、九龍西及九龍東,樞紐地帶由軍隊或警察,荷槍實彈,即或平民路過,或會遭射擊。由於戒嚴帶來極度恐慌,為免殺錯良民,香港人足不出戶,商舖落閘,經濟活動停頓,市面陷入蕭條狀態。

昨天入黑前,網上已經流傳大量元朗白衣人準備武器的圖片。晚上約九時,各大新聞平台及專頁已經拍得白衣人手執木棍及鐵枝等準備埋伏。不久,白衣人進入元朗西鐵站,無差別毒打所有市民,孕婦倒地(編按:對於網傳721元朗西鐵有孕婦受傷,醫管局指並未接收孕婦或流產個案)、記者被襲、嬰孩受驚。市民本應打九九九可以求助,卻被告知「驚就唔好出街」;港鐵職員報警求助,結果警隊施施而行、慢慢而游,三十多分鐘才抵達元朗站,白衣人又即時散去,兩者一去一來,時間天衣無縫,怎能不叫人猜疑?翌日,謠傳白衣人暴行再起。元朗商舖午後急急落閘,商場一片死寂(荃灣以至尖沙咀,亦有商舖提前休息),近十年樓價飛升的港鐵商場上蓋及周邊商場,原本人流如鯽。何君堯及其白衣朋友肆虐過後,新鴻基及旗下商場水靜鵝飛。元朗變成死城、避之則吉的一隅及無政府狀態區域。不少人忠告身邊人,切勿前往大西北,甚至勸阻其不要參加往後示威行動。事實上,這種手段與戒嚴無異。不過,執行戒嚴令的不是公僕,是立法會議員,是元朗鄉紳,是白衣黑社會。身為香港市民,難道可以放過他們嗎?

廣告

另一方面,元朗白衣人是「暴徒」,集結行為是「暴動」。破壞安寧的黑社會,絕對不可以與反修例人士同日而語?政府的譴責聲明,將上環與元朗事件相提並論,混淆視聽。對抗不公、對準政權的示威行徑,應該稱為「起義」;若政府再不聞不問,曲線推波助瀾,或許會有愈來愈多的市民支持「革命」,結果難以想像。

六月的反修例遊行,議題已由《逃犯條例》逐步轉向關注警察濫權;七月中旬,市民不僅關注警暴問題,更關注官商鄉黑合謀事件。時近八月,反政府浪潮不斷恒溫,亦必隨著元朗暴動再次升溫。面對官商鄉黑,香港人再沒有選擇,只能繼續抗爭,絕不能向惡勢力低頭,香港才能有翻身的機會。否則,香港只會成為黑管及城管統治的地方。

 

作者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