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21/2/9 - 22:41

戰狼培訓十二年

國家安全教育「有聲故事繪本」截圖

國家安全教育「有聲故事繪本」截圖

如果你還有朋友忐忑應否斷捨離,要不要帶同在學年幼子女投奔西方,很簡單,請他看看教育局製作的國家安全教育「有聲故事繪本」吧。

只需看幾十秒,你會毛管豎起,感到教育局那款綿密濕潤的愛,撫摸着孩童的心;繪本中兩位稚嫩小孩,可愛天真的聲線,向貓頭鷹叔叔討教國家安全,叔叔循循善誘,說話句句啱聽,偉大光明百分百正確,如「其他國家都有國安法」、「自由並非毫無限制」、孩子問我們年紀小,「如何為社會和國家作出貢獻?」答案是「守法守規」。這個「有聲故事繪本」,輕鬆說教,步步攻心,其實沒有什麼故事,但確實「有聲」,每位家長內心,必有澎湃回響。

教育局公布了國安教育課程框架,初小學生就要開始灌輸國家觀念,從認識長城與大熊貓開始,文件開宗明義,認識萬里長城是為了「明白保障國家安全是國家應有責任」,又用大熊貓統戰你的心,初小就要認識國家象徵,我開始為自己兒時喜愛大熊貓但缺乏大局觀而汗顏,也明白了海洋公園為何不能倒。

廣告

愛國者的培育策略經過長年磨練,步伐由淺入深,也是精心部署,初小學生一嚿飯,學習什麼國家安全呢,故複雜的就暫且放下,但無論如何要認識港版國安法四大罪行的名號,即是說要好好背誦,琅琅上口,不要問,只要信。愚見以為,初小才學習,略嫌太遲,香港幼稚園學生學英文,早已是 “A for Astronaut”,又何妨把國安教育伸延至所有幼稚園,齊來學習顛覆 “S for Subversion” 與恐怖主義 “T for Terrorism”,早著先機,腦袋發育更完美。

不少香港人對國安教育滲入幾近所有科目感到訝異,又是對國情無知的表現。讀讀內地國家安全法,國安事宜遍及十三領域,除了國防,也包含政治安、網絡安全、經濟安全、生態安全、國土安全,甚至文化安全,所以生物課要講國家安全、地理科也講國家安全,課堂內外、古往今來、宇宙洪荒,普天之下,莫非國家安全。

港版國安法,主要講四宗罪,沒有內地國家安全的「泛化」觀念,為何把十三個領域全部變成課程一部分?外交部戰狼常謂美國「泛化」國家安全觀念,即濫用國家安全為所欲為制裁中國企業。看着國安教育框架,你就明白什麼是「泛化」國家安全的全球先鋒。

黨官一直謂「政治不入學校」,國家安全的十三個領域排第一位的,正是「政治安全」;這種政治安全,滲入幾乎每一個科目,打著政治反政治,黨國的政治宣傳不是政治,師生表個態就是政治,也是中國邏輯的真諦。

各科目眾多課題,現在統統加上國家安全角度,例如地理科,同學本來要學習環境保護、自然災害、地球資源、糧食供應等;生物科,教師本來就會教傳染病、基因改造、全球暖化,現在統統舉起國家安全大旗。基因改造、糧食供應同國家安全有什麼關係?那是「生物安全」、「資源安全」,都是國安範疇呀。

這種積極有為、無所不包的國家安全觀,放到香港,令人終於明白,戰狼是如何鍊成的。

再次聲明,舉國戰狼,當然是可喜現象,一如外交部戰狼華春瑩所言:為了維護中國的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就做戰狼又何妨?

引伸下來,中小學生全部化作戰狼,根本就是國策。這種包羅萬有的國安觀念,令人從小時候開始,孩子們就被灌輸以「國家安全」框架看待所有事物,事事以「國家安全」為出發點,無論是你吃的一口飯、家庭和睦安穩、你用的互聯網、天地萬物一草一木,都戴上國家安全的濾鏡來看。

效果就是,事事都要嚴格考慮「國家安全」,愛國小粉紅從小思慮國安,前提必然是有無處不在的黨國敵人,潛伏滲透在我們的生活細節,亡我之心不死;加上愛國教育以「百年屈辱」為出發點,舊恨新仇,國安教育令人假想敵鬼影幢幢,才能培育舉國戰狼,高呼犯我中華,雖遠必誅。這種毒針的效果,除了放大國家的重量,更製造對外來事物的猜忌、反感,以為全世界針對你,自詡強大,卻製造脆弱玻璃心。

從初小培育小粉紅,長大後就是出色的戰狼,國安教育落實,全港中小學變成長達十二年的戰狼訓練營。政府更以國安之名,直接規管教師操守,管束師生行為,限制社會參與,損折公民權利;每間學校規定成立國安工作小組,定期巨細無遺匯報灌輸進展。教育局聲言「政治不入校園」,它卻親手把政治帶入校園,滲透每一科。這不是教育,這是百分百的政治;這個不是教育局,這叫政治宣傳局。

香港與祖國深度交融,新時代的偉大篇章正式啟動。

 

相關文章:
戰狼自摑:「泛化國家安全」
一朝回到殖民地 

(本文文字刊於《蘋果日報》論壇版《明報》專欄〈2047 夜〉,此為合併加長更新版)

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