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21/2/2 - 15:37

戰狼自摑:「泛化國家安全」

最近常聽到一個詞「泛化」,外交部戰狼愛用,例句:「美方泛化國家安全。」

「泛化」二字,偶然會在一些較學術或愛故弄玄虛的文章中讀到,大概是英文 generalization 的翻譯,但近來外交部把這字詞發揚光大、登堂入室。出自戰狼口中的字詞總會多了點貶意,「泛化」在此語境,就是「濫用」、「亂講」、「砌詞」之類意思,指美國濫用「國家安全」概念,砌詞遏阻中國企業海外發展。

其實,普天之下,企業有黨委,黨國又同體,舉國體制下的大企業投資外國,無不是專制政府手臂的延伸,這是百分百正解,外國勢力擔心國家安全有理,現在如夢初醒實在後知後覺。

廣告

再觀香港,選舉想贏就被指控顛覆國家,喊句口號就危害國家安全,這才是「泛化國家安全」的活生生例證。

還記得,2003 年董建華政府想為二十三條立法,說要維護國家安全,當年中央與香港人關係尚算融洽,不過主事的官員一直未能說服香港人一件事:一個體制上沒有制衡,掌控絕對權力的政府,怎能給它多一把尚方寶劍;你如何保證國家巨獸克制自己,不濫用權力?

我相信大部分香港人不會反對維護國家安全,但香港人一直以來看得通透,完全明白這個嗜權的體制,一朝利劍在手,必然會把國家安全「泛化」。

短短半年,事實證明,國安法是一條沒有邊界的法律,奪權者不會吝嗇,沒有準備約束自己,全方位「泛化」。

一聲國家安全,公務員每人一個緊箍咒,或簽字或宣誓,不簽賣身契者會被調查被解職,行為霸凌,公務員沒有選擇,抗辯亦徒具形式。

一聲國家安全,辦初選是罪,選舉想贏是奪權,想逼特首聽民意是顛覆。

一聲國家安全,警察上門,可以破你門、隨便拿走你的電腦、破解你電話、移去整個民意調查所的伺服器、逼令傳媒交資料。

一聲國家安全,可以逼令銀行凍結戶口,株連家人,搶錢無限期,申辯等待無限長。

一聲國家安全,可以要求網絡供應商封鎖載有起底資料的網站,起底跟國家安全有什麼關係?不知道,但「國安」律令一出,供應商誰敢逆意。

又是一聲國家安全,打破一切規矩,政法部門隨便拉人要你即時坐監不准保釋;政府可繞過既定程序,不需法庭核准,監聽任何目標,甚至是律師與客戶之間的溝通。

國安法下,老師人人自危,教材動輒得咎;出版社自我審查,傳媒緊跟主旋律,中產人士雞飛狗走,還算敢言的變成麻瘋病人,識事務者避之則吉。

正如戰狼隔兩天就說的話,以上一切,都是「泛化國家安全」、「濫用國家力量」、「實屬霸凌行徑」、「吃相十分難看」、「拿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顛倒黑白的強盜邏輯」、「唯我獨尊的霸權思維」。

 

相關文章:
一朝回到殖民地
新時代不平等條約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 夜〉,此乃合併加長版)
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