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戲子無義、奴才有價,授勳嘉獎只是一台「神功戲」!

2020/10/3 — 21:48

陳百祥

陳百祥

「做戲演劇」雖然「裝模作樣」,本質上可算是一種「表演藝術(performing arts)」形式,可是「政治秀(political show)」卻只不過是有所圖謀和別具用心的一場「政治性表演」,因為那些政治戲子只在扮演角色,奴才本性才是真身本相,一切都是為了取悅幕後主子,以及麻醉一下台下的愚昧觀眾。

早前香港市政府上演連場「好戲」:首先黨中央習核心御准檢疫人員支援特區進行「全民免費檢測計劃」,可惜劇本極差和戲場太爛,票房「強差人意」,香港人並不「領情欣賞」;第二輪推出的溫情戲由駱黨委書記粉墨登場家訪劏房漢,可是那位牛高馬大的配角甩轆,一面紅旗佈景穿崩,竟然成了一齣鬧劇;日前敲鑼打鼓的公布頒授勳章、榮譽獎章和服務獎狀的大典名單,獲受勳得獎者共達六百餘人,未算絕後也是空前,筆者視之為一台「神功戲」。

「神功戲」本來泛指那些關乎廟宇開光、鬼節打醮、酬神祈福之類的戲棚慶祝演出活動。如今授勳嘉獎名單已由特區刊憲公布,稍後將會在禮賓府正式上演一場「論功行賞」式的「政治酬庸」大龍鳳,由林鄭市長擔綱,一眾奴才戲子同台合演,筆者以「神功戲」作為比喻,相信雖不中也不遠矣。且聽聽林鄭市長清楚表示「衷心感謝所有得獎人士對香港作出的貢獻」,就是有意借助一枚勳章或者一紙獎狀,用來彰顯和表揚該等人士「所作所為」的厚意,好讓他們有點體面的留下幾許風光!

廣告

明確一點說,對於因參與社會公益活動或服務而獲頒的人士,筆者並無特別意見,拙文筆下所指述的是那些一直配合特區施政為害的建制派政棍、幫閒、走狗,以及執行所謂「止暴制亂」的警務人員。正如文首開宗明義所說,筆者認為授勳嘉獎是「政治秀」的一台戲,那些政棍、幫閒、走狗和警察便是登台演出的政治奴才戲子,趁機亮相,把閃爍勳章掛在頸上,或者捧著耀目獎狀擱在胸前,拍照留念,好不威風。不過,俗語有謂「婊子無情、戲子無義」,筆者當然不敢非議性工作者的甚麼感情事故,可是,對於那些政治奴才戲子,卻不得不指出他們「不義失德」的醜態惡行。

那些政棍曾經為中央保駕護航,那些幫閒和走狗為特區獻過身賣過命,也就是「助紂為虐」,所以,無論選戰時是否墮馬脫腳、甩拖躀低,或者過從中豬隊友出過洋相,總之有過搖旗吶喊和推波助瀾的勞苦,也便一概獲得封賞。對於執行「鎮壓工作」的警務人員,當局更是庇護有加,重重獎賞,已有近百人得到嘉許,而且當局亦確認那些撐警人士的盲動莽撞行徑,無論如何也必須「投桃報李」,予以充分肯定。說白一點,當前政治舞台上必須不停演出不同形式和內容的宣傳劇目、推銷戲橋和脫口秀,那些甘願聽命做政治戲子的人,當局無任歡迎,也必定報之豐厚酬勞獎勵,總之就是奴才必然有價!

廣告

主子拋下幾塊黏附有肉屑的骨頭,便會引來一大群狗隻搖起尾巴來,爭相高高興興的銜在嘴裡。且看那個「荷蘭叻」只是「業餘」等閒角色,只曉得「乜都唔知道、乜都睇唔到、乜都聽唔到、乜都唔記得」,一味死命挺警;那個教育界功能組別選舉的另類敗犬,以國立臺灣大學培養得來的歷史專業招搖,「棄明投暗」做了左派側翼的頭目,不時跳出來為當局說項撐場。為此,兩人同樣分別撈到一枚銅紫荊星章,可見特區政府「知人善任」的盤算!  

如今這個年代荒誕異常,人們再不必訕笑戲子無義,只須有人甘心當上政治奴才,總有待價而沽的機會,那麼,授勳嘉獎這麼一回事,說到底不過是一台「神功戲」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