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戲子的逝世

2020/12/16 — 19:18

在政壇打滾數年,依我觀察,保皇黨政治人物大概可以分為三類。

第一類是機會主義者,可以是藍血精英、也可以是草根莽夫,加入建制純粹是為了錢財和機遇,是風向和大環境使然;

第二類是既得利益者,不論是心腸惡毒的新界鄉黑、還是透過官商勾結獨攬大財的商界人大,都是存於與共產黨相連的結構中,透過作惡囤富;

廣告

第三類是真心親共者,認為共產黨的領導真心帶領中國人民走向幸福,典型例子有在七八十年代減薪為左派學校教書的政治人物。

剛剛逝世的李小姐,大概是屬於第一類,總是自視優越卻無法出頭,認為一切失敗都因為未遇上伯樂、無人賞識;但當「藍絲陣營」有爛仔打手吸引鏡頭的空缺(和一些低廉的掌聲)時,李小姐便扶搖直上,成為第二類、第三類保皇黨的遮醜布。

廣告

他在當中獲得自豪、優越,即使那些哄抬的人是多麼的愚昧和惹人討厭。嚴格而言,他並不是在整個結構中最壞的人,但就是吸引最多炮火、注視的,目的是為了轉移大家對真正操盤的惡勢力的仇恨。這些人即使在過世之後,仍會化作符號,繼續被用作惡毒藍絲的護身符。

換過頭來看,他的一生,也許是在可恨和可憐之間兜轉。但我的同情心,只會用在被欺凌打壓的香港人身上。對待這些人最好的處理方法,是遺忘、無視;戲子的逝世,就讓他的故事與生命一同落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