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戴上政治口罩的傳媒

2020/3/12 — 14:45

內地肺炎疫情自去年底已經出現,近日武漢市中心醫院急診科主任艾芬接受訪問時提及,她是把關於肺炎消息傳給吹哨者李文亮醫生的人,艾醫生說,她因為把化驗報告傳開,被上級嚴厲訴責。最終因肺炎死亡的李文亮,被內地官方以發布「不實言論」被訓誡,而艾芬接受訪問的文章,亦在內地被刪掉,網民不斷以各種暗號把文章在地下管道傳開去。

沙士過了17年,我們有沒有汲取教訓?當年香港因為沙士而喪失近300條人命,不只一份專家報告都指出,在處理疫症爆發時,政府與傳媒及公眾保持良好溝通十分重要,以維持公眾信心,而危機之中的良好溝通,訊息必須誠實、透明、公開。

沙士和新型肺炎,也是最初在內地出現,但因為訊息不公開,引致延誤導致疫情擴散。當年採訪過沙士的記者及傳媒學者,合寫了一本《目擊100天,沙士最前線》的書,近日我翻舊書,溫故知新,看看十多年前,內地如何讓媒體噤聲,引致疫情擴散。綜合書中紀錄如下:

廣告

早在2002年11月,沙士已在南中國出現,翌年1月底中山政府更撰寫了一份官方報告,詳述沙士傳播途徑及用藥方案,然而至2月政府仍不讓報導,直至民間搶購白醋板藍根自保,官方才擠牙膏式承認有疫情,但數字低,強調可控,批評有人造謠。整個3月,中山醫院教授劉劍倫來港參加婚宴入住京華酒店,把疫情在香港及新加坡、加拿大傳開,威爾斯醫院淪陷,百名醫護受感染。

歷史似在重覆,醫護不讓說話,說話的指斥你做謠,官方說「可防可控」。十七年來,好像沒有太大改變。

廣告

直至2003年4月,即疫情出現了近五個月,北京軍醫蔣彥永向內地傳媒及香港鳯凰衛投書不果,直接向美國時代雜誌公開疫情,內地政府撤換北京市長和衛生部長後,沙士報導才適度解禁,內地傳媒才開始報導疫症消息。

有線時任記者蘇啟智、盧敬華,當年到廣州及河源採訪,成功接觸到內地醫護人員,承認早於2月農曆年間(又是農曆年!)醫院已被疫症病人壓垮,大量醫護受感染。

兩名記者在書中寫到,當年去訪問中山一名醫生伍衛時,「當我問及為何她當時沒向傳媒透露疫情時,她的答案是:『我們不能夠去找記者,這裡是內地,是我們的規定。』」

蘇及盧形容:「聽到伍醫生這句話,我深深體會資訊自由、採訪自由的重要,特別當遇到疫症這些重大危機時尤顯重要。官方對資訊和言論自由的控制,可能可以換來短暫的社會穩定,但是沙士的經驗清楚說明,其代價是要犧牲更多寶貴生命。」

兩人更唏噓是,知道內地一些記者掌握的資料比香港記者更多,但卻沒法報出去。「沙士人命攸關,內地在起初兩、三個月,完全新聞封鎖,更令人極度感嘆。」據知,今次新型肺炎也有類似情況,有香港記者知道,內地記者掌握了更多資訊,但卻沒法披露。

浸會大學的黃煜教授在沙士書中分析,對沙士疫情,內地傳媒有這些問題:「習慣性隱暪,習慣性撒謊,不是個人很為,而是體制的政治本能。封鎖新聞、報喜不報憂和欺上瞞下是整個官僚集團的集體行為。」

黃煜指,沙士的例症,即使後來傳媒可以容許報導,也在官方掌控之中,大調為「將功補過」:「把疫情定為天災而不是人禍,統一口徑以『萬眾一心,眾志成城、堅定信心』為宣傳方針,加強宣傳『黨正確領導,英雄人物,好人好事,克服困難,勇於犧牲的正面報導』」。

現在內地明顯走向黃煜教授所提及過的方向,宣揚陽光勵志故事,不必追究責任,人定勝天。至於像艾芬專訪中,提及對自己噤聲後悔莫及,讓人讀來明白新聞及訊息自由的重要性的高質新聞報導,就致力去掩蓋。

而令人更悲憤的是,香港有些人也鼓吹香港傳媒要學習這個方向,認為傳媒應該集中宣傳正能量,強調好人好事,宣揚群眾及醫護犧牲精神,而把檢討醫護人員防護裝備是否足夠,關口檢疫是否做得完備這些重要討論淡化。

當年沙士,中宣部於2月下令報導要受規管,廣東最高當局防範傳媒甚於防病災,甚至說過:「疫情不可怕,可怕的是媒體」,黃煜形容,內地媒體自此在這種猶如「愚民」的新聞封鎖政策下,猶如戴上了「政治口罩」,自此閉嘴。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