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戴耀廷心太大,港大廟太小

2020/7/30 — 17:51

戴耀廷

戴耀廷

建制派把持的香港大學,無視大學教職員工的意願,運用行政手段辭退了戴耀廷教授。

一間享譽盛名的著名學府,原本應體現香港悠久的人文傳統和歷史積澱,居然成為專制政權的附庸,被一小撮建制親信把持而助紂為虐,作出背離廣大市民意志﹑取悅獨裁統治者的行政決定,這是港大有史以來最不得人心的拙劣表現,也是港大不可洗刷的歷史污點。

港大背棄知識重鎮的社會責任,已不自今日始,董建華時代就有校長鄭耀宗打壓鍾庭耀的民調而鬧出大風波,那個年代特區政府還不敢公然對抗社會道義呼聲,鄭耀宗被迫辭去校長職務。

廣告

近期,在武漢病毒知情者閆麗夢女士出走事件上,港大也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先是否認閆女士親身經歷的事實,事後更刪除有關閆女士的一切資料。不管閆麗夢的出走是否正當,她曾經在港大工作是不爭的事實,港大作為學術重鎮,連基本事實都肆意妄顧,真是有辱斯文,有意無意地,盡得中共篡改歷史的真傳。

民國初年,北京大學校長蔡元培,曾挺身保護參與反抗運動的學生,這是一個大學校長為維護學術和思想自由不可推卸的責任。國學大師陳寅恪提倡的「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是中國知識分子共同服膺的信條。香港大學之所以享有國際知名學府的聲譽,正是建基百年的獨立精神和自由思想,現在終於在戴耀廷事件上一舖清袋。

廣告

戴耀廷教授是佔中運動發起人之一,他如果不是對香港有高度責任感,如果不是不忍見基本法被中共上下其手玩弄再三,他在香港大學安放一張平靜的書桌,豈不快活得多?為了佔中運動,為了去年以來的反送中運動,戴教授以先知先覺的政治慧見,以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犧牲精神,為香港人揹十字架。在他身上,恰恰體現了香港人永不屈服的精神,體現了我們追求普世價值的決心。

作為佔中運動首議者之一,戴耀廷從頭到尾身體力行,因此惹了官非;去年反送中運動,也時常見到他的身影;早前他以官司上訴之身,又參與策劃了民主派初選,他一直和香港人風雨同行,不離不棄,他不但是一個學者,還是一個鬥士,一個先行者。

一個如此正直﹑無私﹑激情﹑勇毅的知識分子,香港大學居然容不下,那不是戴教授有負於港大,是港大有負於戴耀廷,是港大有負於香港。戴耀廷的理想太大了,港大這個廟太小,港大容不下戴耀廷,是港大的損失,戴耀廷脫離了港大,有更廣闊的天地任其馳騁。

既來之則安之,戴教授準備上訴,這是他的正當權利,上訴有沒有機會得直,是考驗香港社會體制的公正性是否還存在的象徵,且讓我們拭目以待。戴教授被迫離開港大,他有自己新的人生規劃,筆者相信他將繼續與香港人同行,百拆不撓。

除了他已有的生涯規劃之外,筆者盼望戴教授花一點時間,好好總結一下自佔中和反送中運動以來,香港人抗爭的歷史經驗。從佔中的大台政治,到反送中的無大台 be water,其間有什麼值得記取的經驗與教訓;在什麼時間節點上,什麼事具有現實政治意義,什麼事導致不必要的損失;作為一場聲勢浩大的群眾運動,在新的形勢下面臨什麼新的難題,這些難題有什麼應對之策;因應國內外形勢急劇變化,香港人應如何自處,如何在夾縫中求生,如此等等。

一場規模浩大的群眾運動,除了身體力行的參與,還需要有相當的理論建設,需要從千頭萬緒中理出清晰的方向,需要更多共識,更沉著而長遠的政治智慧。

苦難是人民英雄的宿命,堅忍是時代鬥士的本色,戴教授離開港大,將演變成一個國際性的事件,引起西方各國的高度關注。它也會導致各國對港大這一幫雞鳴狗盜之輩的制裁,香港人會記得他們的醜惡嘴臉,等到乾坤澄清﹑正義完勝之日,我們會慢慢和他們清算,一個都不放過。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